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才皇后 [目录] > 第10章: 迷失自己

《天才皇后》

第10章 迷失自己

幻月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傲龙堡?怎么会这样?”我虽然知道他迟早是要攻打傲龙堡的,但也想不到竟然会这么快,真的是因为我吗?怎么可能,我不过就是他报复的对象罢了。想到这里,我摇摇头,可不知为什么?我竟这样不想看到他们决斗。

“玉儿,沐尘楼就交给你打理了,我去趟傲龙堡”回过头,我对着玉儿道

“放心吧!小姐”。此时此刻,只有玉儿最懂我的心境了。

到达傲龙堡就是乘坐马车也得要2天的路程,星曜又没有比马车更快的交通工具了,我肯定是赶不上了,怎么办?能来的及阻止他们吗?那就骑马吧!也许会快点。

一路匍伏在马背上,颠的甚是厉害,这古代的马就是与现代的不一样,都比较高大强壮,我大气不敢出,生怕从马背上摔下来,脚已经渐渐麻木了,眼睛也渐渐模糊,看不见前方的路,可也不敢有丝毫的停歇,希望能赶的上吧!

鞋子是早就断掉了,现代的鞋子的确不适合骑马,经过一天夜的赶程,总算在第二天下午赶到了。

“到了,到了,终于赶到了”。我爬下马背,根本管不了自己的衣服脏乱不堪,脚踝也是赤luo着。远远的就看见两人在空中争个你死我活。

空中发出乒乒乓乓的刀剑打斗声,两人的局势各不相让,龙傲天抓住机会,对准莫齐枫一剑刺了过去,莫齐枫一个巧妙的后空翻,用剑挡了回去,两人纷纷落下地来,可是,一段时间下来,莫齐枫渐渐的败下阵来,龙傲天将剑狠狠的刺了过去。

“不要”此时的我离他们的距离不算远,龙傲天有点迟疑,但立刻,那把剑就又朝莫齐枫刺了过去,鲜血流了出来。

“疼”我晕了过去。

“蕊儿,蕊儿,你醒醒,醒醒啊!龙傲天,我要你血债血偿”。莫齐枫发疯似的乱嚷乱叫,“蕊儿,朕是天子,朕命令你快点醒过来。”

龙傲天却失神的看着还插在我胸口的剑,“血,蕊儿的血,我杀了她?”说完踉跄的后退两步,抱紧脑袋,无助的蹲了下来,嘴里还不停念叨着,“我杀了蕊儿,杀了我她,我杀了她,是我杀了她?”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替莫齐枫挡那一剑,只是下意识的,下意识的,就冲了过去,好疼,哥哥,是你来接沐儿了吗?

“皇上,皇上,”老丞相试探着叫着在魂游太空的莫齐枫,打从娘娘替他受了那一剑那刻开始,皇上的眼睛就开始变的空洞,脑袋也迷糊着,只知道抱着怀里的人儿摇啊摇,而离这不远处的,竟是武林盟主,他此刻也是抱着头,谁也不理,痛苦的神情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真看不出此刻伤心欲绝的人竟是当今拥有最高权势的两个男人,刚刚皇上就不让别人插手,要自己一个人对付龙傲天,说不想让沐儿觉得自己是在以多欺少。他早知道这姑娘不简单了,只是没想到居然会令两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如此悲伤欲绝。

周围的士兵与武林人士都楞了,他们今天都准备好好干一场的,看来是不用了。

“皇上,蕊妃娘娘还有气,说不定还能救”。老丞相说着,就去拉皇帝他真不敢想象皇帝一旦失去这个女人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听到这句话,莫齐枫才缓过神来,他像抓住根救命稻草似的抓住丞相的手,道“真的?只要能救回蕊儿,朕再所不惜。”

“皇上,请把娘娘放下,待老臣看一下,再做决定”。

“不,我要抱着她,直到她清醒为止,”莫齐枫盯着面如白纸的我,丝毫不在意那已经被鲜血染红的龙袍。

“陛下,”老丞相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这里有些丹药,请先让娘娘服下”。说着从衣襟处掏出一颗药粒。

“好痛”我清醒过来,望着耷拉着头的莫齐枫狂喊道,“我拜托你们不要再打,不要再打了”。

莫齐枫惊讶的看着我,忙呼喊旁边的丞相,“她醒了,她醒了”龙傲天也发疯的围了过来,刚刚还面如死灰的脸闪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彩,他慌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你醒了,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等知道是你,已经来不急了”。

“我没有怪你的,你们别打了”我只朝他说了一句。

“不打了,再也不打了”他握着我的手往他脸上噌,低声说道,莫齐枫死命的盯着他,却再也没有任何举动。

“那就好了”我大声喘着粗气。

“娘娘莫动,带老臣拔出刀片”老丞相做了个莫动的手势。我这才发现,那把剑还深深的嵌在我的胸口。

“皇上,请按住娘娘的头部,”又对着我道“疼是肯定有的,但娘娘要忍住,这快参片,请娘娘含在嘴里”。

我点了点头,却苦笑不已,现在又不能叫他给我打麻醉针,哎!怕怕!

只见他挽起袖口,双手沉稳的握住剑尖,剑,蓦地拔了出来。

“啊”我的叫声响澈天地,参片早就含不住了,拼命咬住了莫齐枫的胳膊。,而他却没有叫喊。

“终于拔出来了,娘娘脱离危险了,陛下”。老丞相看着莫齐枫胳膊上的牙齿印,道

我却又晕了过去。

太医们又忙手忙脚的给我止血,宫女也给我换上了新的衣服,这场闹剧也结束了。

太医们都说我不宜长途跋涉,怕牵扯到伤口,这几天,我就住在了龙傲山庄,莫齐枫几乎形影不离的跟着我,龙傲天也是,只要处理完了山庄的事物,准会过来陪我,这种感觉另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心里明明爱着的是哥哥,却又害怕伤害到他们。

伤口渐渐也恢复了,我越发觉得自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说实话,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我很感动他们能这样对我,可我,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那边还有我的哥哥,亲人朋友,我不可能为了他们留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我怕,我怕我对他们的感情会变质,因为我现在一直把他们当做是朋友,也许不是?我也不清楚,但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们是真的爱上我了,而我,好象也开始……,哎!说不清楚了。

或许,我是该离开,回沐尘楼,玉儿跟小逸还等着我呢!是啊!再呆在这里,我会迷失我自己。

推开窗,望见漫天飞舞的白雪,煞是漂亮,原来,秋天一旦过去,冬天就会到来,回想起来到星曜皇朝的点点滴滴,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谁能想到身毓氏集团大小姐的我会经历这样的事情呢?

心里不禁苦涩不已,哥哥,也许我是该忘了你,我已经回不去了不是吗?苦笑,回去又能怎样?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你还会记得吗?去年的这个时候,是你陪在我的身边,带我到我们曾经一起度过童年的校园,我们看着天空中的鸟儿,是那么的自在,当时的我们不是也很希望变成鸟儿自由自在的飞翔吗?为何现在,一切都变了。哥,小沐真的好想你。而你是否也在想小沐,那首歌,你还会记得吗?是你教我的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

大声喊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

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

你说要一直爱一直好

就这样永远不分开

我们都是好孩子

异想天开的孩子

相信爱可以永远啊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善良的孩子

怀念着伤害我们的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天真的孩子

灿烂的孤单的变遥远的啊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可爱的孩子

在一起为幸福落泪啊

我还在这里干什么?不是说好要走的吗?昂起头,眨巴着眼,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流下来,看看这个已经住了半个月之久的房间,说不出的感觉。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他们对我的好,我记下了,还是老话,能回去的话,我会争取回去,即使不能回,这里也不属于我。

门吱嘎一声开了,“沐儿,你没有睡么?”进来的是龙傲天。

“呃,睡不着,龙大哥你今天过来的好早,不用处理山庄的事情吗?”我企图掩饰刚刚还挺伤感的情绪。

也许是我掩饰的极不自然吧,只见他干笑两声,“处理完了”。

我看见了他的失神,是望着我的,我总感觉至那次以后,他面对我,总是不大自然。

“蕊儿,”他唤了声。

“呃”我回头,不理解他今天的表情怎么这么的怪异。

“你的伤,好点了没?”

“早就好了,不用担心的”。我瘪瘪嘴,他除了这个就没话说了吗?这几天天天都问呢?你不烦,我都烦,可转念一想,莫不是他太担心了吧!“不信,你看”。

“那就好,很闷吧?我今天来是要带你出去的”他拉着我的手,往门外跑去。

“龙大哥,我……”,我僵住了,因为怕跟他们说了,他们不同意,本来准备留封信给他们就走的,看现在这情况,哎!

“怎么啦?”他回过头。

“我,我……”我正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见莫齐枫也进来了,顺口说道“皇上也来了”。

“你来了?”龙傲天不咸不淡的向他打了个招呼。

“你也来了?”莫齐枫也瞟了他一眼,道:我晕了,这两人,还真是,“哎!”我垂下了头。

“怎么啦?”他们两个齐声望向我。

“没事,没事,”我像摇波浪鼓似的摇头。

“那我们出去吧,你肯定闷坏了”。龙傲天点了下我的鼻头。

“你”莫齐枫恨声说道“蕊儿,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拉着我的手也要往门外走。

“我不去”。这两人,把我当什么呀?你说去哪,就去哪,本小姐还不去了呢!我的倔脾气上来了,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过激了。

“为什么?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朕的妃子,你就得听朕的”。莫齐枫邪邪的靠近我的脸。他的气息均匀的吐在我的脸上,热热的。死莫齐枫,就知道你前几天是装出来的,你哪会真的对我那么好?

“你这个王八蛋”。龙傲天朝莫齐枫一拳挥了过去,“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她,她才替你挡下一剑,我真替她不值”。

“她是朕的妃子,朕有这个权利,”他对着龙傲天说着,接着又转而逼近我的脸“是吗?蕊儿”。

“跟我走,这种人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龙傲天拉起我的手。

“不能走,蕊儿,你别忘了,你的家人可还都在朕的手上呢!”莫齐枫也拉住我的手。

“都给我放手,”我怒了,这个人怎么可以用人的生命威胁我?“你们错了,你们都错了,我并不是你们所说的那个蕊儿,我叫毓小沐,也许你们不相信,但确实是真的,我跟你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时空的,我只是不想看见真正的蕊儿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代替她进宫的,所以,我不是你的妃”,我对着莫齐枫道“我也不想管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说完,甩下他们,我一个人跑了出去。早知道这样,就不要那么好心,让你们自己打死算了。

“沐儿,”龙傲天追了出来,“我知道了,是我不对,”

“你不对什么?你没有不对,不对的是他,自以为是的家伙,皇帝了不起啊?”虽然皇帝真的很了不起,但我现在也这样说了。

“沐儿,”莫齐枫也走了出来,“不管你是叫沐儿,还是叫蕊儿,我只知道,我爱的那个人就是你,”他肯定的说,“我承认我刚刚不该那么说你,那是因为我以为你不肯跟我走,你喜欢的是他”。

我木然,真不敢相信,作为帝王的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本来,我以为你会替我挡那一刀是因为爱我,可是这么多天下来,我又不敢肯定了,因为你对他也是一样的好,我很痛苦,你知道吗?”他伤感的说着

我真想告诉他我喜欢的是哥哥,可看到他伤感的表情,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而且,心里隐隐约约的觉得,不告诉他或许会更好。

既然这样,我想我还是离开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王爷是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