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才皇后 [目录] > 第17章: 被逼入宫

《天才皇后》

第17章 被逼入宫

幻月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排演进行的还算顺利,没多久,演员们就可以正式登场了,我不由得佩服起古人的适应能力,因为这样的余兴节目,就算给二十一实际的普通人演,也得好半天才能适应过来呢!

第一场,我排演的首场是《白蛇传》里面的许仙与白素贞的西湖断桥相会的一段,节目一开演,后续情节一连演了七天,观众热情高得让我出乎医疗意料。由蕊儿扮演的白娘子在人群中已有了一定的支持率,而玉儿扮演的许仙也极手观众欢迎。其中一场,白素贞被关进雷峰塔,引得观众落泪连连。整场排完之后,许仙与白娘子人妖相恋且为爱痴狂的情节、青蛇的姐妹情深、还有法海的恶毒形象都深入人心,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论焦点。沐尘楼自然也因此名声大燥。

而我,也算了了一桩心事了,只是,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想起哥哥,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是否以为你们的女儿已经死了呢?想起和我一起被送到星曜皇朝的房子,也有三个多月没去看看了,能让我回味回味也好。不禁眼泪涟涟。原来,天才,终究也是凡人。

沐尘楼也上了轨道了,我也很放心将它交给蕊儿和玉儿打点,便交代了几句,一个人上路了。回到那里,也许能找到回家的路吧。

一路上,快马加鞭,不敢有丝毫的停歇,我是太想念他们了吧!客厅的茶几上,还有我们一家人的合影,这就是我在那个世界的唯一留念了吧!好想好想你们,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应该已经跟安琪姐结婚了吧,

到了,到了,不远了,我终于可以回家了吗?有时候人啊!在距离目的地很远的时候,会一个劲的往前冲,往前赶,不敢有一丝懈怠,可一旦距离目的地不是太远的时候,又开始松懈下来,连赶了两天两夜的路,我也是累了,随便找了个客栈,就住了下来,等休息一晚再说吧!

要了个房间,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睡了,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一张花雕大床上,腿脚还被捆绑着,我环顾一下四周,好熟的房间,莫非这里是……,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可怕的身影,清怡院。我蒙了,我怎么会在这?

正当我怎么也想不通之时,柳妈妈摇曳着她那把红的似火般的葵扇走了进来,一股低俗的脂粉味也扑鼻而来,我皱了下鼻头,她已经坐到了床边。

“哎哟!沐儿,别发火嘛!妈妈这也是为你好”。她献媚地说,脸上的肥肉抖动得厉害。我看罢,直摇头,她这副皮相也太……

“柳妈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悠然张眼,自顾着盯着鞋上的绳子,质问她道

我心知她这次绑我回来定是为了什么计谋,来硬的,定是斗不过她,只好陪笑道“有什么话您不能好好说嘛!干嘛捆手又捆脚的,弄的人家多不自在”。心思寻腻,只要她放松了警惕,我就有机会逃跑了。

“瞧你说得,好似柳妈妈愿意绑你似的!”她将扇子在我面前晃悠了几下,扑面而来的浓重香味儿呛得我不得不打了个喷嚏,不由得暗自嘀咕:没事抹那么多香粉干嘛!

“来人啊!给沐儿姑娘松绑!”她张口一声令下,两个丫环马上为我解开了身上的强索。

我揉揉酸麻疼痛的手臂,怒意不减地道:“柳妈妈有事不妨直说!”

她依旧是那副奸滑的笑脸,小心看着我的脸色道:“宫里面来人说让我物色一个美人儿,我寻思着,姑娘美若天仙又气质不凡,正好合适啊!所以就叫人请了姑娘来!中间的误会还请姑娘别介意!”

误会?我斜眼看着她那付讨好又狡诈的样子,心想,哪有误会得要动用绳索来绑架的,根本就是在‘抢人’嘛!这种小人真应该被天雷给劈死!

“有这样请人的吗?”我故意把请字加上了重音。

“是柳妈妈不好”,她马上给我陪不是,我暗付,真不愧是长期在风月长场上打滚的人,做戏就是那么足,“可妈妈也是万不得以啊!”

我也不跟她多辩,只道“妈妈觉得沐儿合适?”

“那是自然的了,”她依然是陪着笑脸,“谁能有沐儿这般倾城的容颜”。

“妈妈就直说吧,进宫为的什么事,沐儿心里也好有个准备”。我暗付,若平常,她是定不会对像我这样的角色放在眼里,今日这一直陪着笑脸,定是有事了。

“听说皇上最近脾气暴躁的很,皇后娘娘苦思对策,终于决定在民间物色一美女,好伺候皇上,”

好阴险的人啊!为了达到目的,竟要将自己的夫君拱手相让,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说白了,就是要另一个女人替她抓住皇帝的心,好巩固自己的权势。

“皇上的脾气怎么会变那么暴躁?出什么事了”。听玉儿说,莫齐枫这个皇帝做的不错啊!什么朝政,国家大事,他都能处理的很好,又爱民如子。我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神色,莫齐枫,我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关心你了?

“这你不知道?都是因为蕊妃娘娘啦,皇上不知被他灌了什么迷魂药,竟那样心心念念的想着她,定是个狐媚人的东西”。

我很狐媚吗?没有啊!怎么这会竟被人说成狐媚东西啦?等会,这不是我现在该想的事,照她这么说,我岂不是又要被送进皇宫,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沐儿姑娘,你进宫后呢!就好好伺候皇上,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柳妈妈,啊!”

暂且顺她的意吧,否则,更难逃跑了。

这几天一直呆在这间房里,哪儿也去不了,柳妈妈算是没有明目张胆的派人来监督我,实质,暗地里,还是加派了不少人手的,我思付她一个青楼的老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势力,就是皇后的人也不至于能有这么大的能力啊!莫非她还有别的什么背景?

“柳妈妈,沐儿想出去置备些医务,都是些女儿家的,别人去也不方便”我想说明了理由她该不会阻止了吧,毕竟不会直接的推辞啊!这样,我就有机会了。

“沐儿还想置备些什么呀?跟妈妈说说,这外面多危险啊!妈妈怎能放心呢?”她倒也说的条条在理,我也实在想不出要置备什么东西不能让人知道的,只好算了,以后另寻机会吧!

我心另生一主意,她这里不是青楼吗?人多眼杂的,又都是些想偷腥的主儿,我若歌两曲,想必你们这些人也未听过,新鲜的很,若上来个有兴致的,闹起来要见我,她不也不好推搪吗?即使不能逃跑,我也给你闹点事出来,看你怎么收场?嘴角扬起邪邪的笑。

古人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淑女可是有定义的,所谓清扬婉约,气质非凡,才华横溢,我就来首苏轼大诗人的诗句吧!《水调歌头》。

我沐儿,毓氏集团的大小姐,从小就继承了来自母亲的高贵,尤其是声线,特别的清丽,手抚上琴弦,细细唱来: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声音清扬婉约,飘进哪个人的耳朵里,相信都是一种享受,词曲又是他们没有听过的,结局果真不出我所料,一曲才毕,就有人闹着要上来见我,出多少钱都愿意。

柳妈妈急了,她不可能拿着大把的银票不要,又不能违背皇后的旨意,让我出来抛头露面,可显然,她也算是个厉害的角色,叫了清怡院里的头牌香竹前去冒充我,又来到我的房间好言相劝,叫我不再唱了。

我也自知再唱已是无趣,以柳妈妈的精明,若是我再唱,她定要将我送往别处去了,只好随了她,心里却在想着,难道人群里面没有一个发现香竹姑娘与我有什么不同?都是些凡夫俗子罢了。

“沐儿,明天就要进宫了,可准备好了?”晚上,柳妈妈来到我的房间,说道

明天?好快,看来我得准备一翻了,真被送进那个牢笼,也许就再也出不来了,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竟有一丝想要进皇宫。为的是他吗?莫齐枫?听到他变暴躁了,我竟会有一丝的不安与惶恐。

不,不是的,我爱的是哥哥,永远永远也只可能是哥哥,那个皇宫,不是我要呆的地方,沐儿,不要想了,要逃出去,逃出皇宫就对了。我压下要进皇宫的念头,一心只想逃跑的事,来缓和自己不安的心灵。

……本章完结,下一章“ 辛者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