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才皇后 [目录] > 第28章: 爱了 乱了

《天才皇后》

第28章 爱了 乱了

幻月公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公主,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可急死我了”梨儿一大清早就在我的床边唧唧喳喳。然后又可怜兮兮的硬挤出几滴眼泪,“您要再不回来,梨儿的小命就没了。”

“发生什么事了?”我扭过头,看了她一眼,这小丫头最喜欢逗我了,可不能听她的。

“公主您出嫁的日期已经定下来了,就在明天,今天晚上,皇上在景和宫为您准备了宴会。”

“这么快?”我还以为会缓点的,看来莫齐枫是迫不及待的想把我嫁出去了。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这就是他所谓的明白了吗?

“公主打算怎么办?”梨儿在一旁焦急的道

还能怎么办,那就参加呗,逃也逃不了,想起昨天晚上我跟云凌商量好的,先回宫跟太后道个别,就跟他走。看来也不那么容易了,今天的我,恐怕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想逃也难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莫齐枫会这么急着送我走,哎!既然逃不了,我就要你好看,等着瞧吧,今晚的宴会,会是个很好的机会。

“梨儿,那我们就参加吧,还要盛装出宴”我邪笑着,想让我乖乖的嫁人,恐怕没那么简单吧!也许拓轩是个不错的选择,要在昨天,我恐怕就会如他所愿,嫁过去,可今天……,我叹了口气,为时已晚矣!

“公主”。梨儿担心的叫了我一声。

“哦,没事”我冲她笑了笑,又在她耳边如此这般说了几句。

“好,公主,梨儿这就去办”。

我担忧的是,此时此刻,云凌应该是知道消息了,但愿他不要做出什么事情才好。

其实我没有叫梨儿办什么‘特殊’的事情,只是叫她帮我找些质量上乘的丝绸,今天晚上,我要盛装出席,让所有人眼前一亮,刮目相看,更让莫齐枫知道,他的决定,他所谓的明白,是犯了个多么大的错误,不要怪我心狠,只是,我生性倔强,是不可能让别人安排我的人生的。

“公主,你……”夕儿跟梨儿惊诧的望着我,脸中满是不相信的神色.

“怎么啦”我看向镜中的自己,一身纯白色的搭配,特别的调和,白色的蛋糕裙,一层层的,象海水的波纹,显得特别的美,下摆是斜折的,更显腿部的修长,脚上的高跟鞋精致小巧,更显高贵大方,肩部以上的地方是裸露的,灯光的照耀下,皮肤更显白皙,收腰的设计让整个人看起来小巧迷人.

梨儿赶快拿来披风为我围上,“公主,您怎么穿成这样,这让皇上看到……”她没敢再说下去。

我自然是知道她的意思,在她看来,我是穿着太爆露了,手臂和小腿完全luǒ露在外不说,就连肩部也完全luǒ露在外。我解下披风,对她俩道“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公主”她俩齐声叫道,可我全当没听见,反道“过来帮我绾发”。

装扮完自己,我看向镜中,镜中的人儿一脸的颓废,即使看起来有惊艳的感觉,两缕弯曲的秀发分别飘于耳际,其他的头发均已绾起来,发前戴着水晶皇冠,露出修长的颈项,一身白色的穿戴,看起来清纯秀丽。

“公主”梨儿担忧的看着我,“您真的决定了吗?”

低头深思,怎么?到了真正要实行的时候,我又开始踌躇,看了看身后的梨儿,“我决定了”。

“沐儿公主驾到”站在门外的太监看到我,先是一楞,然后尖声尖气的朝里面叫道。

我阑珊而进,身后跟着夕儿与梨儿,殿内传来抽气声,气氛一时凝结,我行至殿前,盈盈下拜“参见皇上,恭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我转向皇后,说道

丝竹之声,琴瑟合鸣,歌女载歌载舞,我却无心欣赏,看向莫齐枫,却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他的左右,是当前最得宠的蜜妃和皇后,我偏头,却看到旁边的拓轩,他正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见我看他,他有一瞬间的失神,我不再多说,转过头望向天花板,是啊!他理应坐在我旁边,因为,我们,才是今晚的主角呀!我们,何时,这个词用在了我跟他身上。

我知道云凌也在场,不知道他看到我今晚的装扮,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这个宴会,我不想再呆下去,好想逃,是,逃,我有必要为这个样的宴会圆场吗?

“众卿家自行欣赏歌舞吧,朕还有事,就先行离去了”。正当我准备离场时,莫齐枫双袖一摆,已经从龙椅上离去了。

也好,我也走吧,唤了身后的梨儿与夕儿,在众多官员的注视下,我款款走下。

行至倚梅阁,忽听前面树林有一阵没一阵的锤击声,我的心顿时沉了下来,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是他吧?他是知道我明天要走的消息才来的吧?可是,这个时候,他在这里,也太危险了。

遣退梨儿和夕儿,我朝树林深处走去,“是你吗?”

声音停止了,只有飒飒的轻风吹过,树叶随风摇摆,沙沙作响。

“是沐儿吗?”声音传来。

这个声音是?我楞住,不是他,是皇上?

“恩”(这里,请做第四音读)我点了点头。

身体猛的被人抱住,我能感觉,那人正在微微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你?”

心抽dong了一下,是他吗?

“沐儿,你是在报复朕吗?报复朕要把你另嫁他人”

我低头,真的很想说,我是在报复你,可看到他这个样子,心有点不忍,“没有”

“那你是在诱惑朕”?

“诱惑?”我笑“我还能诱惑到你吗?如果能,你为什么要把我另嫁他人?”我怎么觉得自己这句话透出点点酸意。

肩被什么打湿,点点凉意溶进心里,是他的眼泪吗?

“相信朕,朕是破不得已”肩被搂紧,有点透不过气。

是破不得已吗?“你是君王,怎么会有破不得已”。月曜国的实力也只是与星曜不相上下啊?

“恩”他的头深深的埋进我的肩,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反抗。

……本章完结,下一章“ 爱了 乱了(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