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10章:韩雪当兵始末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10章韩雪当兵始末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虽说都在训练基地,但由于不在一个大院里训练,开训动员后,韩雪和程阳再未碰过面,一直到元旦晚会。元旦晚会,程阳风头出尽,既是主持人,又是表演者。他表演的小提琴独奏《梁祝》引来官兵如潮的掌声,把新兵元旦晚会推向了高[chao]。对韩雪来说,与别的新兵并无不同,不过是一名观众而已,依然与程阳隔着一段可望而不可及的距离。

是什么原因让程阳离开北大这个令多少学子梦寐以求的知识殿堂选择军旅,是因为自己还是另有隐情,还是像自己一样迫不得已?韩雪不能见到程阳,曾几次提笔想问个究竟,可一次次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好颓然搁笔。她想,只要你不说,我就不问。如果真是因自己,她该如何担当?还是不知道为好,省得自己多一份心理负担。军营有句俗语:“老兵病多,新兵信多。”这话一点不假,韩雪几乎每天能收到信,朋友的、同学的、父母的,有时候一天能收到好几封,有时候她也想希望能收到一封来自程阳的信,能给她解释点什么,她实在好奇的厉害,可程阳一直没寄来片言只语。

说起来实在惭愧,韩雪并不是怀着报效祖国的宏伟壮志更不是从小就羡慕绿军装才走进军营的。穿上绿军装纯属是为了逃避。说到逃避,也就自然牵扯到写作。

小时候,韩雪写作的天分并不是很高,总是为应付每天的日记发愁。经常是今天写“星期天我帮妈妈干活,妈妈夸我是乖孩子”,明天写“上学的路上,我帮盲人叔叔过马路,叔叔说我是懂事的孩子”,后天又是“我在校园里捡到一只笔交给老师,老师夸我是好学生”之类。记得小学三年级,老师让同学们写一篇有关秋天的文章,并把他们带出校园,到大自然中去观察。归来后,韩雪写了句“啊,秋天”却再不如何下笔。直到上了高一,遇到实习老师蔡岳,韩雪的写作天份才开始显山露水。

蔡岳是那种既帅气又有亲和力的老师,虽然还有一点校园学子的青涩,但同学们都很喜欢他,尤其是女同学,争奇斗艳想引起他的注意。韩雪不是那种容貌出众的女孩,韩雪就把别人花在穿着打扮上的时间全部用在作文上,希望能以此引起蔡岳老师对自己的注意。

这一招果然奏效。蔡岳老师用他那充满磁性和激情的嗓音朗诵韩雪的作文,几乎成了写作课上的固定内容。

半年后,蔡老师实习期满走了。分别时,同学们难过极了,女同学一个个哭得唏里哗啦,送别时一个劲地对蔡老师喊:“小蔡老师,不要忘了我们啊!”

韩雪没喊也没掉眼泪。

蔡老师走后,韩雪的写作热情非但没减退,反而与日俱增。韩雪开始背着老师同学偷偷地投稿。韩雪相信只要蔡老师能经常读到自己的文章,就一定不会忘了她。

于是,每晚九点至十一点,呷着浓茶爬格子,成了韩雪夜生活的主要内容。后来,开始有作品频频亮相于报刊。慢慢地,写作的初衷日渐淡忘,对文学的热爱,却盘根错节留存于心中,无法拔出。

随着发表作品数量的增多,韩雪的名声也逾来逾响,韩雪的照片被登在各种刊物上并授予“未来作家”、“明日之星”之类的头衔。顶着璀璨夺目的光环行走在校园里,还没清醒过来高考就呼啸而至。伧促上阵的她败得一塌糊涂。

从云端惨跌下来,韩雪躲在屋里整整两天没吃没喝。

第三天韩雪走出屋子,一看到老爸身上的军装就说:“老爸,我要当兵。”

老爸没有惊奇也没问为什么,而是像抓了根救命稻草似的一个劲点头许诺:“行,行,只要你高兴,干什么都行。”

其实,在走出房门之前,连韩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当兵。听见韩雪说想当兵,老爸像抓了根救命稻草,韩雪自己也何尝不是如此。

对于过去,韩雪一点都不后悔,一点都不。那么充实快乐的每一天,即便有谁拿一张北大的录取通知书与她兑换,韩雪相信自己一定不肯。她敢打睹,同样是用功熬夜,没有谁能与自己沉浸其中的快乐相比。

只是,一贯骄傲的她还真的不习惯于坦然面对失败面对左邻右舍老师同学堆满同情的表情。让韩雪去复读,对她无异于剥光了示众。

韩雪走出房间只是不想让守候在屋外的父母过于担心。走出屋子看到老爸的军装,就看到了一条逃避难堪、逃避尴尬的出路。

父亲是穿军装的。绿军装给家里带来荣耀的同时,亦带来许多苦涩和沉重。对于这一点,韩雪从小就深有体会。

小时候,父母长年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有时几年也难得相聚一次,韩雪也经常闹整天念叨爸爸见了爸爸却躲在妈妈身后叫叔叔的笑话。她也记得妈妈时常一个人半天呆呆地盯着父亲的照片看,看着看着就把相框扣在桌面上,把头埋在臂弯里,让韩雪看不到她的表情。有时候韩雪也想,母亲的表情之所以缺少阳光,跟父母长期两地分居不无关系。一个年轻女人,带着年幼的孩子独自撑家的艰辛,只有母亲自己知道。直到小学毕业韩雪和母亲随军后,才结束了父母分居的历史。

可韩雪不计较什么路了,只要能够让她逃避。

父亲在部队官至副师级,女儿要穿军装,还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姚远的包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