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16章:姚远定岗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16章姚远定岗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新兵下连当天,队长文凯就急不可待地探家“播种”去了。

新训队这段日子,于他来说太漫长了。因为宋小雅一直在跟自己打冷战,信也不回,电话也不接,要不是新训任务紧张,他真想插翅飞到她身边。

宋小雅一直使用着漂亮女人的两件法宝:要么撒娇,要么撒泼。这两件法宝也曾屡试不爽,可一旦自己与部队的工作任务比起来,不论撒娇还是撒泼,对文凯来说同样百毒不浸。宋小雅并不是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可在生孩子这件事上,她期侍那么久,可文凯总是以部队工作为重,她不相信部队离了你文凯会没法转了?因此伤心至极,变得心灰意冷,不撒骄了也不撒泼了,这让文凯慌了神。

文凯也知道,只要他一回去,一切就会烟消云散,因为他清楚宋小雅有多爱他,爱到可以包容他的一切错误。

文凯归心似箭,早在下队之前,就请好了探亲假,一回到中队,他把工作给指导员简单进行交接,就回家去了。

当晚,中队举办了一场“迎新兵”文艺晚会。晚会一开始,指导员那双小眼睛就雷达似的在刚分来的十几个新兵脸上瞄来扫去。

没等晚会结束,指导员走到姚远面前,像猎人捕到猎物似的双眼放光,抓住他的双臂一边用力摇晃,一边迭声地说:“就你了,就你了!”说得姚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看姚远发愣,他收敛了一下兴奋地有点变形的表情,满怀期待地对他说:“中队准备让你到‘水线’去,怎么样?”

姚远想,指导员怎么就慧眼识“珠”瞄准了他?他一直是那种默默无闻被人忽视的主,直到新训结束新兵连的许多干部依然未能记住他的名字。可今天是怎么啦?他有点受宠若惊。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可以换人。”看姚远没急于回答,指导员又补充道。

“啊,不。我愿意,我当然愿意。”生怕别人抢去似的,姚远头点得像捣蒜似的应诺。

听了姚远的回答,笑容以紧急集合的速度向指导员的脸上聚拢,他的表情再次像花一样绽放、舒展。“好样的!”他很赏识似的又重重拍了一下姚远的肩,让姚远再一次不知云里雾里。

其实,在新训队姚远就听说水线既荒凉又艰苦,可这又怎么样,“士为知己者死”,指导员从十多名新兵中挑中了他,这是多大的荣幸。

夜里,姚远辗转难眠,有点期待,有点忐忑。但他十分清楚,去“水线”于他是无法更改的选择。他不想一到部队就给领导一个怕苦怕累的印象。同时,他也期待着有这样的一个机会。

会是什么样的呢?第三班哨兵起床上哨后,姚远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西出阳关,西出春风不度的玉门关,再向西,在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的交汇处,有一片广袤的、阒寂的、人迹罕至的大戈壁。辽阔无垠的戈壁,只有一粒沙紧跟着一粒沙、一颗石紧跟着一颗石铺向天边,连最耐旱的沙生植物梭梭、芨芨草都望而却步,除了零零星星的骆驼刺,整个视野很难看到生命的迹象,给人一种远古洪荒的感觉。

然而,再往戈壁的深处走,会出奇迹般出现一条河。有了河一切就不同了,死寂空旷的戈壁便有了灵气和生机。一些旱了千年的沙生植物奔涌而来,在沿岸渐次蓬勃。甚至还能零星地看到红柳、沙枣树。

这条鲜为人知的河是通往西北某基地唯一的水源,本名昌马河,是当年基地第一批军民顶风沙,斗严寒,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从祁连山脚下坚硬的岩石层中,一镐一锹,钎凿锤打开掘出来的。有人说她托起两弹一星,也有人说她是中国核工业的血脉。基地居民习惯把这条曲折蜿蜒的河流称作“水线”。

自从有了这条河,就有了日夜守卫她的哨兵。昌马河没有黄河长江的盛名亦无气吞山河雷霆万钧的气势,她一如大漠深处的士兵一如铺向天边的骆驼刺,默默无闻,除了赖以她生存的基地居民,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姚远要去的“水线”,就是这条名不见经传却又功绩卓著的小河——昌马河。

……本章完结,下一章“初到“水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