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17章:初到“水线”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17章初到“水线”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下连的第二天,一吃过早饭,队干部生怕姚远变卦似的,到支队找了辆吉普车,就心急火燎地把他往“水线”执勤点送。走时,还装了不少新鲜蔬菜。

出了基地,满眼是无尽的沙丘、戈壁。透过车窗向外望去,浩瀚的沙海中,黄沙如浪一般远远地袭来,打在车窗玻璃上啪啪作响。吉普车犹如一叶小舟,在峰尖浪谷间颠簸爬行。车厢内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土腥味。

春夏之交是河西走廊风沙最为猖獗季节。望着窗外蔚为壮观的景象,“轮台九月夜风吼,一川碎石大如斗”、“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等一些描写风沙的诗句便涌现在脑海里。千百年来,外界沧海桑田,而这里,风沙依然是不变的主宰。姚远不知道自己将要驻守的地方该是怎样一种景象,内心一片茫然。

车子在茫茫沙海里颠颠簸簸跑了好半天,执勤点的营房才孤零零地出现在视野,同时隐隐约约望见两个小黑点。司机说,那是点上唯一的两名战士——士官赵大年和上等兵刘金柱。

车刚一停稳,车门就被打开,一个铁塔一般的黑脸士兵矗在面前,咧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

姚远刚钻出车,黑大个就上前钢钳般攥住他的手热情地说:“欢迎,欢——”

还没等第二个“迎”字出口,猛然袭来的漠风也来了个见面礼,恶作剧般叼走姚远的帽子一路狂奔。

姚远还没反应过来,大个子身后倏地闪出个小个子,兔子般撒腿朝帽子翻滚的方向追去。他的确跑得比兔子还快,不到两分钟就从风口中夺下姚远的帽子,气喘吁吁地跑来把帽子递给姚远,不吭声,只是笑,憨态可掬。

姚远这才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他戴上等兵衔,看来是刘金柱无疑了。他与士官赵大年真是绝配搭挡——一高一矮,一壮一瘦,只是同样脸黑牙白。性格看来也差不离,憨直木讷。

姚远嘛,高矮胖瘦,正好介于他俩之间。性格也是寡言少语。这么想的时候,姚远一下地喜欢上了这个三角组合。

司机小王卸下蔬菜,进屋喝了杯水后,就开车回去了。他一走,莫大的天地间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姚远的到来让他俩兴奋莫名,一下午围着他问长问短。他们还主动拿出自己的影集给姚远看,边看边给他讲。他俩入伍前的照片,皮肤白晰,英俊帅气,但经过大漠风沙的“整容,让他们俩面目全非,判若两人。与原入伍前相比,他们满脸沧桑,看上去至少老了十岁。

晚饭是饺子,是他们俩专为迎接姚远包的。士官赵大年告诉姚远,这是定心饭,也是开心饭,希望姚远在这里能安心快乐。

吃过晚饭,他俩就张罗着为姚远开欢迎晚会。看着他俩忙活,姚远诚惶诚恐:“二位班长,真的不要专门为我费心了,我已经够感动了。你们这样,我真消受不起。”

“你、你就不要再说了,这是咱们点上的传统,每年新兵来都要这么搞。”刘金柱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

姚远不好扫他们的兴,就和他们一起干。在黑板上写完“欢迎新战士姚远专场文艺晚会”几个大字,画了两个气球后,他们的晚会就正式开始了。

晚会由赵大年主持。他用报纸卷当麦克风。

“首先,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姚远。他一加入,我们的哨所就有三个人了,就更热闹了。”他话语迟钝,却透着热忱。刘金柱在下面既是拍手又是跺脚地应和着。

他们俩的确不是能歌善舞者,但表演非常卖力,而且很全面,一会儿小品一会儿相声。为了迎接姚的到来,看来他俩的确下了不少功夫。姚远同样五音不全,缺乏艺术细胞,但受他俩的感染,在他们的一再求下,毫不扭捏地唱了一曲秦腔。他清楚自己唱得不好,可赵大年和刘金柱却差点把手掌拍烂了。姚远感动的几乎掉下泪来,没想到他也这么受人欢迎。

晚会最精彩的节目,要算他俩拿着吉他自弹自唱的那首《我守卫的地方》——

我守卫的地方

花儿开得很迟

我守卫的地方

草儿黄得很早

我守卫的地方

人烟稀少

我并不觉得寂寞

我守卫的地方

苦寒苍凉

我并不觉得飘渺

我心明白

我的岗位连着遥远的北京

我心知道

我的脚下就是祖国的前哨

……

姚远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他忘了拍手。歌声结束了,但大家还沉浸在某种情绪里,一时难以自拔。

许久,赵大年突然记起了似的从凳子上跃起继续主持他的节目。他说:“下面,大家都坐到桌子跟前,开始我们最最激动人心的压轴节目。”

所谓“压轴节目”,就是大家各自谈自己的恋爱史。

他俩相互熟悉了,所以便一个劲地怂恿姚远讲。充满期待的眼睛犹如亮起的灯泡。

可无论他俩怎么起劲,姚远就是开不了口。

赵大年说:“柱子,你带个头,新同志嘛,有点害羞。”“那我先讲。”刘金柱并不害羞,张口就讲。姚远发现他讲自己的恋爱史时,话语流畅了许多。

故事不浪漫也不生动,但讲的人有板有眼非常认真。

“下面轮到你了。”刘金柱一讲完,就迫不及待地对姚远说。四只眼睛再次放起光来。

“对不起班长,我真的没谈过对象,真的没有。”这是也算实话,姚远真的没谈过对象。

“不要谦虚嘛,都是自己人,有什么难为情的。”赵大年说。

“不是,我真没有。”

“你不好意思,那我先讲。”赵大年接着说。

赵大年的故事同样不怎么精彩,无非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单相思而已。但聊胜于无,这时候姚远真的很羡慕他们。

“现在该你了,不要再推脱了。”他俩眼里的光再度燃起。

“不好意思,班长,我真的没有。”

“准备睡觉!”赵大年起身,意兴阑珊地说。同时,姚远看到他俩眼里的亮光迅速熄灭。

躺在床上,姚远心里非常难过,两位老兵失望的眼神在眼前交替闪现,让他久久不能入睡。

姚远想,他应该给他们讲讲玲子的故事。可他真的不知怎么开口,玲子,是他内心的一道伤口。

……本章完结,下一章“姚远的高中岁月(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