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3章:步入军旅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3章步入军旅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列满载着新兵、满载着五彩斑斓的梦想的军列,在茫茫的戈壁腹地穿梭。

一路走来,满车厢的新兵如同刚出笼的小鸟,叽叽喳喳兴奋不已,唯有姚远双唇紧闭一言不发。从穿上军装跨出家门的那一刻起,他整个人就像喝醉了一般始终处在一种麻木迟钝的状态当中。

黄昏时分,姚远从假寐中醒来,扭头向车窗外望去,他像被人点穴了一般呆住了。

辽阔戈壁,苍茫远山,如血残阳,如同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在车窗外铺开。姚远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停止了。这是一种怎样的美丽啊?灿烂的云霞,硕大无朋的落日,为白雪皑皑的祁连山峰镀上了一层金光,昏黄的大漠在落日的照耀下出现一种橙色的光芒,形态万千的石头泛着青光在铁路两旁蔓延开去,与天边的晚霞交相辉映。

姚远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他知道,他们乘坐的这列火车正穿梭在古丝绸之路。这条古道,出使西域的张骞走过,西天取经的唐玄奘走过,牧羊的苏武走过……披着历史的风尘,看着车窗外寸草不生的戈壁和大大小小的黑石头,他想,走在这条路上的旅人,是否都有着“西出阳无故人”的悲凉和茫然?

坐在车窗前的程阳正扭头看着窗外,毫无疑问,他也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地吸引住了。看到程阳坚定的表情,姚远内心刚冒出的疑问转瞬动摇了。他想,至少眼前的这个人心里不会有什么悲凉和茫然。

他算猜对了,程阳的心情与他截然相反。其实,整列火车上的新兵,虽然穿上了一样的橄榄绿,但一样的绿军装包裹的心境却不尽相同。有的从小渴望当兵如今如愿以偿,自是欣喜若狂;有的考学落榜想在部队上考个学学个技术实现跳出“农”门的梦想,能否如愿心怀忐忑;有的在家中打架斗殴惹事生非,父母着了急托关系走后门让其入伍,心想着到了部队如何能再打出一片天地;像姚远,如同遭猎犬追捕的兔子,被命运迫逼得慌不择路跳上了这趟列车,他不敢想他跳上这趟车是否正确,也不知道它会在哪里停下会把他送到什么地方;然而,程阳是清楚的,他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要干什么。

姚远就在这一刻认认真真注意到程阳的,更确切地说,是被程阳笃定的目光所吸引,这一点是他所没有的,他眼睛里盛满忧郁和茫然。

程阳长着一张让姚远都有些不敢正视的帅气脸孔。他心里反复嘀咕,一个男人的面孔,怎么可以如此俊美?他修长的手指和身边的小提琴,更衬托出他的艺术气质。还有他身上的这身军装,是那么合体贴身,不像姚远他们,身上的军装要么显得有些宽大,要么有些短小,举手投足看上去感觉怪怪的。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军装是这个世界上最欺生的服装。等有一天你的生命与它融为一体,怎么穿怎么贴身,即便再怎么其貌不扬,它都会让你英气逼人。就算年过花甲,一身军装会让你显得年轻有为;即便稚气未脱,穿上军装能让你显得稳重成熟。但不论高矮胖瘦,第一次穿上军装都会有种说不出的别扭。穿军装讲究站有站相,坐有坐相,穿便装时的潇洒举止,比如不好好站扭个跨什么的,换上军装再如此,会变得不堪入目洋相尽出。所以,军装,只有通过军训真正达到“坐如钟站如松走如风”,即便不穿军装也能看出是一个军人的时候,才能穿出军装真正的感觉和味道。都是初穿军服,可程阳已与军装合而为一,之间没有生疏和距离。还有他脸上笃定的表情,与大多数初次离家满脸茫然的新兵相比,更显与众不同,这多少让姚远有些羡慕和妒忌。

夜色渐暗,新月初上。不知谁触景生情,随口吟道:“月儿弯弯照九洲,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妻同罗帐,几家飘零在外头。”周围的几个新兵听了,哄然而笑,血气方刚的他们,受到“夫妻同罗账”一句的撩拔,一时想入非非。

程阳听了后,也不禁有些感慨,同一轮弯月下,有多少出离合聚散正在上演?没人能说得清。这时他又想起了韩雪,想到他们的即将相见,幸福就像一粒石子扔进他的心湖,喜悦之情便像层层涟漪在脸上荡漾开来,藏都藏不住。姚远一瞬间想到怀抱婴儿孤灯独对的母亲,眼泪“涮”地流了下来。为怕泄露,他俩不约而同假装扭头看窗外。这时车厢里的灯亮了,车窗外已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

……本章完结,下一章“戈壁明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