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34章:小村最后的岁月之再见铃子( 2)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34章小村最后的岁月之再见铃子( 2)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铃子话还未说完,就被姚远打断:“那只是过去。况且,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为什么没用?如果你珍惜这段感情,就不要放弃。我希望你去补习,明年我在大学校园里等你。”铃子说。

“你是不会等到的!让你失望了,我不想去补习,我现在一心一意只想当个农民。”

“姚远,我了解你,这不是你的真实想法,你不会甘心一辈子呆在这穷山沟的,你就不要自己骗自己了。”

“又让你失望了,我心甘情愿。”

“你要真想在这里当一个农民,那也没关系,我毕业后就来到这里当一名小学老师。姚远,难道你不明白,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难道你不相信我,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

“不是不想和你在一起,而是不可能。”

“为什么?”

“告诉你。我已经结婚了。我已是孩子他爹了。”说这些话的时候,姚远说得咬牙切齿。

“你是不是觉得你这样对我你很快乐?”

“你不信可以进那个屋里去看,我对你说得是不是实情。”姚远指着山杏坐月子的屋子说道。

铃子从屋里出来,脸色都变了,可她还是不能相信这一切,她对姚远说:“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也用不着这么费尽心机。”她虽不明白,但她坚信这是不可能的,姚远离开学校才两个月,这怎么可能?

为让铃子对自己死心,也为斩断自己的痴心妄想,晚上休息,姚远当着铃子的面早早地钻进了山杏的屋子。

看到姚远真的进了那间屋子,铃子的心都碎了,可她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一切太突然了,让她如何接受?她无心去睡,就站在廊檐上望着姚远进去的那间屋子发呆,她坚信自己可以识破姚远的把戏。

姚远进了屋,也只是摸黑在地上静静地站着,他只想让铃子相信,对自己死心。他们已经不是一个航向上的人了。过了许久,他猜铃子可能休息了,便悄悄地开门走出来,一抬头便看到铃子正盯着自己。

看到姚远出来,铃子什么话也没说,就转身进了屋。这一刻,她终于明白,这段感情已是覆水难收。不是因为她相信姚远真的结了婚,而是她意识到,她和姚远,真的是不可能了。

第二天一早,铃子不顾姚远及母亲的阻拦,连早饭也没有吃就离开了。铃子走时,姚远便跟在后面送她,铃子也没反对,她想,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一起走了,只是那种令人心动的默契,一去不复返了。

姚远跟在后面,帮铃子提包,两人一路无语。到了公路没多久,班车就来了,上车前,铃子从姚远手里接过包时,姚远没有说一句告别的话,只是用力握住提手,久久不愿松开,隐藏在心底爱意,还是在这一刻通过这一个细小的动作泄露出来,传给了铃子,她感觉到了,但她还是头也不回地上了车,连个手势也未给姚远。姚远知道,这一次,他对铃子伤得太深了。他自己,也何偿不是遍体鳞伤。但他确实是迫不得已。

班车绝尘而去,姚远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家乡重重叠叠的山恋,姚远问自己:你真的甘心一辈子就窝在这个穷山沟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许穷其一生连火车都无缘亲眼目睹?他不能回答自己。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永远。姚远和铃子就这样擦肩而过,从此音讯断绝。

姚远见到山杏的女儿,大约是她出生四十天后,有天母亲把她抱来给姚远看:“家齐,你看看,这孩子长得多漂亮!”

孩子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张粉嘟嘟的脸。

母亲抱着孩子边摇边逗:“乖乖,叫奶奶。”一脸的幸福。

姚远凑上去看,孩子突然对自己笑了一下。千真万确,她确实对姚远笑了一下。那么纯真的笑容,刹那间,姚远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化了。他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自从铃子走后,慢慢的,姚远的心也死了。他对自己说,认命吧,事已至此,还有什么理由挑三拣四?他慢慢地试着理解母亲,也试着说服自己。

……本章完结,下一章“山杏失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