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37章:黑石山哨所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37章黑石山哨所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果说昌马河是中国核工业的“血脉”,那么,黑石山隧道就是连结外界与基地的“动脉”。

黑石山因山体由黑褐色岩石构成而得名。狭窄的视野里,千篇一律是黑褐色的绵延不绝的荒山秃岭。除了偶尔疾驰而过的列车,连只鸟儿也从不光顾。

与昌马河哨所一样,寂寞孤独,是哨所官兵面临的主要课题。同为单独执勤点,不一样的是,黑石山隧道因执勤任务重,由一个班的兵力驻守,而且点上常年还有一名驻点干部。

程阳到哨所的时候,驻点干部是副中队长林岩,一个蜜月还没度完的新郎倌。

林岩长相英俊,但与文凯全然不同,带着明显的书卷气,不像文凯那样显得孔武有力,个头也没有文凯高,一米七八的样子。

程阳很快得知,林岩是个正经八百的大学生军官。从小热衷军营的他,高考时不顾父母的反对,报考了武警技术学院。在校是高才生的他,毕业时却被分到了这个偏远的戈壁滩。

也许是因为新婚不久,还处在幸福甜蜜当中,整天乐呵呵的,和战士们泡在一起,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

如果没有林岩,这个偏远的执勤小点肯定是另外一番情景。林岩能歌善舞,而且还是个吉它高手。看他用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听他用充满磁性的嗓音唱歌,真是一种享受。

一个班的兵力,分在东西两个洞口执勤,每天除了哨兵,正常工作训练也只有三个人。在林岩带动和指导下,点上战士唱歌、弹吉它,大多都会两招。为趋赶寂寞,林岩经常组织仅有的几个战士开“袖珍晚会”。因为演员少观众少,有时甚至只有演员没有观众,所以他们就把自己的晚会美其名曰“袖珍晚会”。

黑石山隧道长约5公里,是国内较长的隧道,在洞内步行大约需要一个小多时,依山而行,得两个半小时。只有林岩一个干部,他经常是在东口执勤点住一周,西口住一周,经常这么来回跑。为节省时间,林岩总是打着手电在隧道内穿行,好在这条铁道火车极少,而且几时几分经过,官兵们一清二楚。

林岩一去西口,东口执勤点的战士便度日如年;他一到东口,西口的战士便又望眼欲穿。他每离开一个点,战士们便依依不舍,这让他很自豪也很难过,有时真恨不能分身有术。

程阳的到来,让黑石山隧道执勤点的官兵,确实高兴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程阳小提琴拉的真棒,他和林岩的吉它,很快被黑石山哨所的兵们喻为“黑石山”双绝。

程阳很快替林岩分忧解难,同林岩一样,成了黑石山哨所的快乐使者。林岩到了西口,他就让程阳到东口,代替他组织大家搞好点上的娱乐活动。

起被程阳很高兴也很激动,但是慢慢的,他有些厌倦了。尤其是当他独自一人背着小提琴,走在幽暗静寂的隧道,就像跌入时光黑洞,漫长的总感觉走不到头,内心还会无端地生出恐慌和凄凉,让他不能自己,有许多次,眼泪不知不觉湿了脸颊。

在这里,就这样,真能脱胎换骨,蜕变成一个让韩雪刮目相看的真正意义上的军人,他对韩雪的话充满了怀疑。他想,女人真是太奇怪了,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日复一日呆在这世隔绝的鬼地方,能不变傻就算万幸了。

有时他想,副队长一个人走在这条隧道上的时候,是否有过和他一个的想法?可一想到副队长那副幸福的无忧无虑的表情,他马上否定了。同时,对韩雪的话又开始半信半疑,他不知道,在这个隧道走多少个来回,才会有副队长那样的表情,他不得而知。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