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44章:纸上谈“情”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44章纸上谈“情”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来信可以看出,沈初的确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而且,姚远真的非常非常渴望有一段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不可否认,他同样喜欢上了这个不曾谋面的女孩。她的多愁善感以及弥漫在字里行间那份淡淡的忧伤,总是拨动他的心弦,让他心里充满怜惜。姚远想,自己真的应该像柱子说的“求之不得”才对。可他清楚自己,他极容易感情用事,一旦深陷其中很难自拔。他还没能被爱情冲昏头脑,很清楚这段感情的差距和两人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爱情,不仅仅只是强烈的感情啊!

可要拒绝真的很难了!姚远内心充满彷徨。他常常一个人来到河边,呆坐很久。姚远进退两难,不知道如何提笔如何取舍?问河水,河水无言;问大地,大地不语。

思虑再三,姚远还是坦白告诉沈初,他们真的有太多的不可能。她生在四季如春的江南水乡,他居在不毛之地的大漠戈壁;她是前程似锦的大学生,而他?不过是一个前途未卜的义务兵。

知道姚远再次提笔拒绝,柱子骂姚远是铁石心肠冷血动物,好几天都对姚远爱理不理。

沈初的感情没有因姚远再次拒绝而熄灭,她依然不屈不挠:“迢迢银河,隔不断牛郎织女两颗相恋的心。甘肃,不是天之涯;南京,也不是地之角。爱情面前人人平等,没有身份的差别没有地域界限。”

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中有这样一句话:“有的人在生命的某一时刻是一定要跳进水里去的,这跟他会不会游泳没有关系,反正他非跳不可,哪怕跳下去淹死。”

到这份上姚远觉得他现在非跳进水里不可了,这跟他会不会游泳没有关系。他明明知道他们俩之间确确实实有着太多的不可能,可最后还是答应和她交往。

其实,要是不经过努力,从开始就这么轻而易举拱手让出这段感情,姚远坚信自己一定也会遗憾终生。

他宁愿心碎神伤也不要抱憾终身!

他在心里说,那么,来吧!所有的眼泪欢笑所有的风霜雨雪。

当姚远在河边最终作出决定时突然感到如释重负,他也终于明白,为了真爱,让他承受任何苦难悲伤也是一种幸福。

他给沈初的回信中写道:“那么,来吧,我们一起上路。我们不要急于定位,先从朋友开始,能走多远能走多久,一切让爱做主!”

一旦投入进去,他们很快就陷入这种文饰的浪漫中迷途难返。他们约好了似的互不寄照片。不存在以貌取人不因利益相关,只因性格相投心灵相吸。这种至纯至真的爱情真的让他们很放松很忘情很投入。

从此,白天黑夜,总有人把他牵念;羁旅晨昏,他都会时时把她想起。到后来,看电视天气预报,只要一看到“南京”两个字姚远都会禁不住眼热心跳,那个陌生城市的冷暖阴晴,开始时时牵动他的神经。他们狂热地爱上了这个不曾谋面的女孩,不至一次地对自己说:“如果有机会,不论这女孩是聋是哑是瘸是跛我都会义无反顾地娶她为妻。”

他俩最爱说的一句话是:“事虽然难,做则成;路虽远,行则至。”最爱的一首词是李之仪的《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

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

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相思意。

……本章完结,下一章“苏萌的前男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