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49章:纸上谈“情”(2)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49章纸上谈“情”(2)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陪姚远一步一步步陷入爱情深处的,还有与他朝夕相处的大年和柱子。

从一开始沈初的来信他们就共同品读,包括确立恋爱关系后也未能幸免。好在姚远和沈初都还年轻,不习惯于说一些过分肉麻的话。他俩的每一封信,都可以大大方方地端在大家面前。在看沈初的来信上,赵大年和柱子充分发挥老同志的特权,首读权总是他们。如果信写三页,那么读第一页的当仁不让是赵大年,读第二页的,就是柱子,姚远嘛,只好先从第三页读起。如果信只有两页或一页,那就惨了,没姚远的份,他火烧火燎可怜兮兮挤上去想瞧上一言半句,还往往被他们不耐烦地推到一边。

“别打搅,先到一边稍息。”真是可恨,他们总这么说。连姚远有时候也糊涂到底是谁的情书。可他怎么也恨不起来,满脸放光心里涨满自豪和快乐。

要是有一周收不到沈初的来信,他们似乎比姚远还着急,嘴里一个劲地念叨:“咱们家初怎么还不来信?不会有什么事吧?”

开始谈情说爱后,沈初就让姚远叫她“小初”,这是她在家的小名。她说这样叫她会觉得更加亲切。后来大家就索性叫她“初”,觉得她就是昌马河哨所兵们梦里最美丽的风景。姚远这么叫她,这两个厚颜无耻的家伙也理直气壮地跟着叫,作为新兵蛋子,姚远也只能听之任之。

有时候他们会突然把目光对准姚远,恶恨恨地问:“姚远,你是不是把我们家初得罪了,又写让她不开心的话?”

“没有啊,我真的没有啊。”每次姚远都满脸无辜地回答。

“要是你小子敢再惹她不开心,我们拿你是问!”他们总这样威胁姚远。

点上的大小事务几乎被赵大年和柱子包揽了,就连叠被子这样的事有时也被柱子代劳。只要姚远拿起扫帚,他们就会冲上来抢走:“去去去,有空给初写信去。记住,不要惹她不高兴啊。”每次都不忘这么叮嘱。

“这是我们昌马河哨所的爱情,所以,你小子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你写的每一句话都要对我们昌马河哨所负责。”赵大年不只一次地这么吓唬姚远。

于是,每天给沈初写信成了姚远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内容。有时是一句话:“不管我的身影在何处流浪,我的心守你直到白发如霜。”有时是摘抄来的一节诗:“何必在意那余年还有几许?何必在意前路上有着什么样的安排?只要我们能两厢厮守一起老去......”有时是一段歌词:“这样的心情,这样的路,我们一起走过,我愿爱你到地老到天荒,希望你能陪我到海角到天涯......”

更多的时候,是向沈初倾诉心中的爱恋或分享这份恋情带来的内心体验——

天涯相恋,相逢又不知在何时。我们的爱恋,注定一开始便页页写满相思,篇篇叫人断肠。

你是望断天涯路的女子,注定要经历千帆过尽皆不是的煎熬;我便是万里征人,只能‘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纵使我们的相思凄美动人,纵使我们的日子页页写满情言蜜语,我依然渴望能拥你入怀,哪怕无言,哪怕一刻。

当你在黄昏里独自踟蹰时,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你身旁徐徐的晚风;月照无眠,我又是多么嫉妒你床头的月光。

……本章完结,下一章“苏萌的蜜月旅行(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