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53章:老兵退伍前夕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53章老兵退伍前夕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小雅即将临产,文凯心急如焚,但他必须要等到送走老兵,才能赶回去。

这些正值青春的小伙子,当他们的同龄人徜徉在校园,还享受着家人恩宠的时候,他们却远离家乡,远离繁华,为报效祖,为实现自己的梦想,来到这偏远荒凉的大漠戈壁,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部队。在与他们的朝夕相处中,官兵们结下了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战友情谊。在这节骨眼上,无论如何,文凯一定要亲自送他们踏上返乡的列车。如果不能,不要说战士们不答应,连他自己也不能答应。

男儿有泪不轻弹。对军营男子汉来说,更是如此,即便流血也绝不流泪。但是,在老兵即将离别部队的日子,整个军营,都似乎浸泡在泪水和忧伤中。一句句赠别的话,说了又说;一首首离别的歌,唱了又唱。一句话就是一声掏心掏肺的祝福,一首歌就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

一有空闲,大家就围坐在一起,一遍遍地唱——

还记得那年报名参军吗

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吗

还记得营房前的那棵树吗

还记得爱训人的排长吗

还记得我们一起巡逻吗

还记得那一次抗洪抢险吗

还记得炊事班的饭菜香吗

还记得庆功会的锣鼓吗

我们曾经一起训练也曾经一起摸爬滚打

我们一起翻山越岭也曾经一夜行军百里

我们曾经一起喝醉也曾经一起谈天说地

我们曾经梦想当将军也曾经宣誓向雷锋学习

战友啊战友战友啊战友

还记得我们最爱唱的那支歌吗

今天啊再让我们一起高声唱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预备起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到最后日子,《驼铃》悲怆的旋律,在警营此起彼伏——

送战友,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雾茫茫。

革命生涯常分手,

一样分别两样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当心夜半北风寒,

一路多保重。

送战友,踏征程。

任重道远多艰辛,

洒下一路驼铃声。

山叠嶂,水纵横。

顶风逆水雄心在,

不负人民养育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待到春风传佳讯,

我们再相逢。

再相逢。

这样的日子里,听这样的歌,每一个即将离开军营的老兵,无不肝肠寸断。真正要离开爱过也恨过的军营,离开吵过也闹过的战友,离开部队这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他们内心的不舍与酸楚,只有当过兵的人才能体会。

为让退伍的老兵走好今后的路,在人生的“第二战场”一样创造辉煌,文凯抽空给每个退伍老兵写赠言。赠言中除了祝福的话,主要是针对每个战士自身的特点,一一指出他们努力的方向和改进的地方。同时,他通过与地方用人单位联系、写推荐函,帮退伍老兵联系出路,每天忙得团团转。

宋小雅的电话也总会见缝插针对打进来,她一张口不是问:“老公,你什么时候回啊?”就是说:“老公,你快回来吧!”每一个电话无非是催文凯快些回去。

文凯只好劝她再耐心等等,说过两天老兵前脚一走,后脚他马上往回赶,假他都已经请好了!

每次宋小雅总想在电话中多跟文凯聊两句,每次都被文凯说一句“宝贝,听话!”就急急地挂断。

不是文凯不近人情,而是他实在太忙了。用他自己的话说,都忙得脚炒菜了。

与老兵一一谈心,听听他们还有什么心愿,对中队还有什么意见建议,做好一人一事的思想工作,帮他们核实退伍费、补助金,联系行李拖运、与退伍老兵合影留念,一切的一切,都要张罗,他恨不能把一分钟当两分钟用。

……本章完结,下一章“冰河排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