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59章:柱子的葬礼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59章柱子的葬礼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家里接二连三来了几封加急电报,催文凯回家,指导员蔡俊峰也劝文凯赶快回去。他说,我们常年在外,欠妻子的太多了,你这个关键时候不能赶回去,那么,你欠妻子的,将一辈子无法弥补。

“指导员,你别说了,这个我懂。可在这节骨眼上,作为一队之长,我怎能撒手不管。”文凯把电报揣进口袋,断续为柱子的事跑前跑后。

按照柱子的遗愿,柱子的父母把柱子的骨灰分成两半,一半由他们带回故里,一半葬在昌马河畔。相信这也是柱子最满意的,一边是他最牵挂的,一边是他最不舍的,如今两全了。

中队领导想把姚远和大年的岗位调整到中队,由另外两名战士顶替他们上水线,征求他俩的意见,他们没有答应,抱着柱子的骨灰回到了“水线”。

姚远和大年在河畔他们最爱坐的地方为柱子修建了坟墓,立了墓碑。

当他俩把柱子的骨灰放进坟墓的时候,姚远再次记起柱子那天哭着说:“可我真的想留下来啊,不管用什么方式,我都想留下来啊!”泪水再次奔涌而出。他在心里说,兄弟,我的好兄弟,你如愿了,你用自己的方式把自己留在了这里,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沈初来了好几封信,姚远一封也没有看,全部在柱子的坟前点燃。姚远边哭边对柱子说:“刘班长,初又来信了,还是你先看,我不跟你抢。”透过火光,姚远再一次看到柱子跟他抢信的情景,再一次记起他嘴一张一合说的最后一句话:今天支队来人,可能带初的信来。

在整理柱子的遗物时,从柱子的日记中得知,柱子之前并没有恋爱过。他在日记中写道,自己之所以杜撰一个爱情故事,是因为他确实不忍心看老兵失望的眼神。他说起初瞎编恋爱史时,还做贼心虚般脸红心跳。可讲着讲着,他就觉得他的确和这么一个叫小翠的女孩恋爱过。

看到这些,姚远的心都碎了。他在心里说:“可怜的柱子,你还没来得及品尝爱情的滋味,就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但他很快又否认了,他在心里又说:“哦,不,柱子,你恋爱过,你和我,我们三人一道,一起爱着那个叫初的女孩。正如大年说的,那是我们昌马河哨所的爱情,是我们大家的爱情,是我们一道倾心尽力培育起来的爱情。我一定记着你的话,如果有可能,我会一生一世好好把握和珍惜这份感情。”

过了几天,沈初又有信来,和往日一样,姚远和大年来到柱子的坟前,给他读沈初的来信。读完信,他俩便在柱子的坟前面对昌马河静静地坐着,大年突然对姚远说:“姚远,接下来好好复习准备明年考学吧。”

原来,大年他自始至终明白姚远担心什么。

即便考上军校,就可以缩小我和初之间的差距?姚远想。

可他还是答应努力争取考上军校,不全是因为爱情,更是希望这身军装能因此穿得长久些。

……本章完结,下一章“致命打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