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63章:“喜迎”春节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63章“喜迎”春节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元旦过后,春节接踵而至。大年一封接一封收到家里来信,他那张黑脸没有因新春佳节来临增添些许喜色,反而多了几份掩饰不住的愁苦,一有闲暇就独自到河边遛达。问他有什么事,他反问:“我能有什么事?”

姚远了解他,他不想说的事,你就是拿钢钳撬他的嘴他也不会吐一个字。

“班长,要过年了。”姚远终于按捺不住提醒他。心想这人是不是在这远离人烟的地方过糊涂了,还不知道新年临近。这是姚远在点上过的第一个春节,他不想太马虎。

“知道。”听了姚远的提醒,赵大年若无其事地回答。

“咱得张罗张罗,总不能就这么过年吧?”

“你看着办吧!”

姚远想,看来靠赵大年是没指望了。

姚远走了很远的路,从戈壁滩上弄来红柳枝,扎了两个大大的灯笼,用红纸一糊,挂在屋内,为他们的哨所增添一点节儿的喜庆。灯笼原打算挂在房门前的屋檐下,可刚挂上,就被强劲的漠风撕扯的面目全非。不得已,只好挂在屋内。

大年三十这天,与往日并没有多大差别,上午还是到河边一如既往地砸冰。大年更奇怪了,像疯了似的,砸冰一下比一下用力,把虎口都震裂了。

“你不要命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姚远实在看不下去,冲上去夺下他手中的钢钎,抓住他的双肩摇晃着追问。

赵大年终于撑不住了,瘫了似的一屁股坐在冰上,抱着头嘤嘤地哭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那些信,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们?你说呀。”姚远也蹲在地上,摇着赵大年的肩继续追问。

“奶奶她——”大年一提奶奶,禁不住嚎啕大哭。

“奶奶她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你快把人急死了。”

“奶奶她、她可能不行了。”

“是不是奶奶想见你最后一面?你说,你为什么不回去看看她,到这里哭有什么用?”姚远知道,大年是她奶奶一手拉扯大的,奶奶是他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最牵挂的人。

“我也想回去呀!”大年哭着说。

“那你为啥不回?是不放心哨所还是不信任我?”

“不是。”大年擦了把眼泪说,“柱子走了,我要再一离开,这个年你怎么过?我不忍心呀!”

“班长,你错了。”姚远抱住赵大年的肩说:“你如果探家,中队一定会再派一个战士来。你放心,即便就我一个在这儿过年,也一定不会觉得独单。我从来没有认为柱子离开了我们,从来没有,我觉得他每时每刻跟我们在一起。你瞧,他就在那儿。”姚远指着柱子的坟说。

“也许,他就在你面前,笑着看你流鼻涕呢。”姚远补充到。他真是这么想的。

“是呀,柱子他就在这儿,时刻陪伴着我们。”大年擦干眼泪说。

“班长,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不是只说奶奶病重,并没有说别的吗。相信奶奶吉人自有天相,她一定会康复的,你放心。也许,她只是太想你了,你不是快两年没有探家了吗?”姚远安慰道。

“我是不是很不孝?”大年问姚远。

“怎么能这么说?你这么说,柱子是不是更不孝,他让白发人送黑发人?两位老人不知身体怎么样了,我们写给他们的信他们该收到了吧?这个年他们过得该如何揪心啊!”说着,姚远就想起了远在家乡的母亲,不由地百感交集潸然泪下。

“怎么,才劝住我,自己倒掉下泪来了?”

“班长,来,我们朝你家乡方向跪下,给奶奶磕头拜年,请求她老人家原谅你不能回去看她,并祝她早日康复,健康长寿。”姚远拉着大年的手对他说。

“对,我们也朝云南磕个头,替柱子给伯父伯母拜个年,也给所有千千万万的军人的父母家人拜个年,祝他们永远健康平安。”大年附和着说。

于是,他俩在戈壁滩跪下来,朝着东北、西南,朝着东西南北,给大年的奶奶,柱子的父母、姚远的母亲以及所有军人的父母家人磕头拜年,遥祝他们健康长寿,幸福平安。

磕头拜年后,姚远和大年的心中似乎轻松了很多。

“我们早点回去准备准备,支队领导今天要来。”大年说。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他们要来?”姚远问。

“他们每年这天都来与点上战士欢度除夕,这也是支队多年的传统。”

“会是谁呢?”

“也许是支队长,也许是政委,他们两人必居其一。”大年说。

不论谁来,都会比他们两个人热闹。

“我们写副队联吧!”吃过午饭,姚远就拿出笔墨纸砚对赵大年说。

“写什么呢?”

“现成的,‘昌马河畔迎新春,戈壁滩上献华年’,怎么样?”

“还行,那就赶快写吧。”

姚远写好队联刚拿出门准备贴,一不小心就被大风撕成碎片,轮番数次未能成功,他也只好把队联贴在门内。

……本章完结,下一章“除夕风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