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64章:除夕风暴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64章除夕风暴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到了下午,姚远和大年便急不可耐地站在营房外轮番张望。

“班长,快看!”下午五时,姚远突然看到天边远远地有黄沙铺天盖地滚滚而来,急忙大叫着让大年看。

“不好,沙尘暴来了,快跑。”大年和姚远掉头拼命地往营房跑。他们刚前脚进房子,大风裹着沙尘便尾随而至。一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像冰雹一样敲打着门窗,情景十分骇人。门窗虽然紧闭,呛人的沙尘立时在房间弥漫,甚至钻进他们的鼻孔、耳朵、口腔,让他们一时变得灰头土脸,辛辛苦苦收拾整洁的内务,转眼间也是面目全非。天色越来越昏暗,不一会儿就如同黑夜降临,影影绰绰什么也看不清。姚远过去开灯,却因大风天气,不知何时电已断了。他俩俩围坐在火炉前,明灭的炉火映照彼此模糊的表情,有点魑魅魍魉。窗外狂风呼啸着、尖叫着,鬼哭狼嚎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到了晚上七时,肆虐了一个多时小时的大风终于慢慢疲惫下来。电依然没来,姚远和大年便点亮早已备好的蜡烛,重新清除灰尘。该死的沙尘暴,迟不来早不来,偏偏这时候来。看来,姚远在哨所的第一个大年夜,就要这么冷冷清清地度过了。大年一声不啃地打扫卫生,可姚远早没了下午整理内务时的兴奋,手底下自然变得慢慢腾腾磨磨蹭蹭。

“赵班长,支队领导不来了吧?”姚远边抹桌子边不死心地问。

“说不准。”赵大年说这话时底气一点不足。

近年来,沙尘暴在河西走廊十分猖獗,一场场沙尘暴,吞噬了无数的良田、牲畜,甚至人的生命。生活在沙漠戈壁边缘的人们,被沙尘暴骚乱的苦不堪言,都到了谈“沙”色变的地步。支队领导不可能会冒着如此恶劣的沙尘天气出行来和他们共度除夕。

清扫完屋子和个人卫生后,大年就宣布:“开饭吧!”姚远说:“我不想吃。”一听姚远这么说,大年就马上责怪道:“大过年的不吃怎么行?”

“过来,我俩猜拳吃,谁输谁吃一口菜。”大年在炉子上热好菜便哄姚远过去。姚远只好过去和他一块吃。

“啊,呸!”姚远夹了口菜刚放进嘴里一噘就又吐了出来。早准备好的饭菜,他们遮盖的严严实实,不料还是落进了沙尘,牙碜的难以下咽。可大年这家伙却不动声色吃得有滋有味,姚远一吐他才“嘎嘎”地说出声来。

这下姚远更没了食欲,放下筷子开电视机。还是没电。不到一小时,电视机开关已被姚远和大年摁了不下二十次。

姚远不吃了,大年也吃不下去。他收拾碗筷的时候,姚远无所事事便挨个摁电视调频键,反反复复。大年收拾完碗筷一言不发站在姚远身后默默观看。看着看着他说姚远你怎么回事,这样调来调去让人怎么看?再别调了,就看春节晚会。

听他这么一说,姚远想笑却不由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于是,放下遥控器冲到屋外,扯破噪子喊:“过——年——了!”

大年也跟着跑了出来,他俩对着空旷的大漠和漆黑的夜空,此起彼伏地高呼“过——年——了!过——年——了!”

喊了一会儿,心中的郁闷便一扫而光。大年便对姚远说回吧,姚远说回,他俩一起又回到了屋内。一到屋子他们俩又无事可做,大年就对姚远说:“姚远,把初的信拿出来我们一起温习温习吧。”

“怎么早没想到?”姚远一听马上高兴地翻箱倒柜,把沈初写给他的信一古脑儿全拿了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除夕晚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