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67章:又是一年新兵到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67章又是一年新兵到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翻过年埂,军校预考眼看着就到眼前,韩雪不免有些着急。她决定背水一战。

当韩雪把一大堆心爱的杂感、随想及稿纸“嗒”地一声锁进抽屉的时候,她清楚自己没了退路,只有全力以赴。

韩雪现在迫切地想考上军校,但绝不仅仅是衣锦还乡证明给父母看,而是希望更长久地在部队留下来。

自从忘了那件不愉快的事,韩雪对警营的感情越来越深。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具体是从哪一天是什么人什么事让她改变看法让她从心眼里眷恋上这个站直做人正步行进的绿色方阵。也许,这个“绿色磁场”本身就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无人能够幸免。年年老兵复退,没有一次不是哭得大雨滂沱。所以,当有一天,程阳告诉韩雪他自己也打算报考军校时,韩雪一点也没感到惊讶。韩雪知道他这一次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他同样没能抵挡住这“绿色磁场”的诱惑。

新闻站领导非常支持韩雪考学,基本上不再给她采访任务,让她腾出时间集中精力复习,这让韩雪感到肩上的压力更大了。给程阳写信,成了她释放压力的唯一出口。她给程阳写信诉苦,她身上的压力,足以压死一头大象,让她连喘息都觉得困难。

程阳也想考军校,当然,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经常写信开导韩雪。每次提笔,他就恨不能站在她身边,陪她度过这个难关。程阳经常对韩雪说,生活不是小说,你也不会是你小说中千篇一律的悲剧女主角,放轻松些,一切自会迎刃而解。

看到程阳信中讥讽的语气,韩雪就来气,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你当然轻松,可我能轻松起来吗?如果不能考上军校,我就要面临着脱军装,你说我能轻松起来吗?!

转眼又到了新兵到点的日子。姚远也成了个戴上等兵衔,被人称“班长”的老兵了。

新兵叫吴帅,果然是个小帅哥,伟岸挺拔,俊秀机灵。也不是队干部凭经验挑的,而是他自己拍着胸部主动来的。队领导知道,不论机灵还是木讷,能言还是寡语,今后都一定都会在点上扎下根,他们再也不用担心不用费尽心力东挑西选了。

晚饭还是既定心又开心的饺子。晚会还是由赵大年手握报纸卷主持,开场白还是老一套:“首先,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吴帅同志。他一加入,我们的哨所就有四个人了,就更热闹了。”只不过“姚远”换成了“吴帅”,“三个人”改成了“四个人”。

一听四个人,吴帅就懵了:“不是三个人吗?怎么成了四个人,还有一个人呢?休假了吗?”

晚会最精彩的节目,依然是我们自弹自唱的那首《我守卫的地方》。

晚会的“压轴节目”,由姚远主动讲他们的好兄弟刘金柱和昌马河哨所兵们一道培育起来的爱情。讲着讲着,姚远和大年不由得泪流满面,吴帅更是泣不成声。

很晚了,吴帅要到柱子坟上去拜望这位无缘谋面的老班长。“我一定要去,我没有耐心等到明天。”他坚持说。于是,大家顶着刺骨的寒风,陪吴帅来到柱子的墓前。

不刮风时,戈壁的月夜真是纯净,犹如水洗过一般。

吴帅跪在柱子坟前,再次泣不成声。他边哭边说:“班长,我主动来这里,是想到艰苦地方来镀镀金,早日立功入党。班长,你放心,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向你学习,一定好好守卫水线。”

……本章完结,下一章“迎接沈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