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7章:警营邂逅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7章警营邂逅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警营与程阳相遇,是韩雪万万没想到的。

新兵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会齐后,总队召开新训动员大会。当各新训队将新兵带到礼堂前,一时间,所有男的女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俊的丑的,全都被绿色汪洋吞没。大家都像是从流水线上走下来的,几无二致。在这片汪洋中,想找一个人,且一个多年未见的人,同大海捞针没什么两样。可新兵程阳就不信这个邪,双目睁得像探照灯似的来回搜索,想从这片绿色中找出儿时的玩伴韩雪。好在他的目标不大,只盯着女兵方阵逐一行注目礼。

当程阳搜索的目光扫过众多女兵在韩雪脸上定格并呈现出一副狂喜的表情时,韩雪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与程阳分别差不多六年了,当年那个豆芽菜般的小男生与眼前的这个鹤立鸡群的大个子相去甚远,但那熟稔的表情让韩雪确信无疑,眼前的这个高个子就是程阳。可又怎么会呢?

是你吗?你是当年那个小阳阳吗?她把装满疑问的目光传递过去,与他的目光交织在一起,却无法得到答案。

进入礼堂入座后,韩雪的心还是七上八下没法坐下来。会议开始之前,各单位新兵进行拉歌比赛,一浪高过一浪反复唱他们在警营突击学会的第一首歌——《团结就是力量》。此刻,在韩雪心中反反复复也只有一句话——“程阳,是你吗?”不论在院子还是礼堂,程阳站的坐的地儿都离她不远,在礼堂只是隔着一条窄窄地过道。她真想冲上去抓住他的衣领问个明白究竟,可这窄窄的过道,却犹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银河,可望却不可及。正襟危坐的她只能用眼睛的余光一遍遍地去探寻,以致台上讲了些什么她都听得不够真切。

“下面,请新兵代表程阳上台发言。程阳是我总队招入的第一个在校大学生,大家欢迎。”新训干部代表走下台后,主持会议的参谋长接着宣布。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程阳起身离座,从容地走上主[xi]台。

一听“程阳”这个名字,韩雪的大脑中似有一张弦被人轰然拔响,“是阳是程阳是程阳……”的声音和着雷鸣般的掌声在脑中经久不息,直到这个叫程阳的走下台,韩雪的脑子还在嗡嗡作响。不会是巧合,她想。看来,此程阳就是彼程阳。可为什么呢?她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思绪也随之飘到了很远。

韩雪和程阳也算得上两小无猜。小时候,两家是邻居,门对着门。程阳比韩雪只大半岁,从韩雪记事起,就有个叫阳阳的小男孩晃在眼前。

韩雪的父亲是军人。韩雪对父亲最初的记忆,是他身着军装的大照片。在她“呀、呀”学语的时候,妈妈时常把她抱在怀里指着父亲的照片,一遍遍地教她——“爸——爸、爸——爸”。幼年的韩雪对父亲的印象是模糊的,画报上、电视上、大街上,任何一个穿军装的中年男人,她都叫“爸爸”。母亲是县医院的外科医生,加班加点是经常的事。韩雪的童年,许多时光是同程阳家人一起度过的。程阳的母亲是一名幼儿教师,在韩雪两岁的时候,她就带着韩雪和程阳上了幼儿园。幼儿园离家不远,每天早晨,都是程阳的母亲抱着韩雪,程阳牵着她的衣角去幼儿园,程阳从不吃醋,他什么事都让着韩雪。晚上回来,如果母亲不在家,韩雪就去程阳家蹭饭,有时还睡在那儿。程阳母亲做的油炸年糕好吃极了,每次让韩雪差不多连手指头都吃进嘴里,这是母亲绝对不允许的。因为职业关系,母亲多少有点洁癖,韩雪的许多行为习惯她都看不惯。可程阳母亲总是笑眯眯地看着她说:“慢点,小馋鬼,小心噎着,还多着呢!”韩雪一直觉得母亲的表情就像她常年穿得白大褂,是冷色调的,而程阳母亲的表情,是冬天的阳光,柔和而温暖。小时候的韩雪,总认为自己才是程阳的妈妈生的。

韩雪的父母亦十分疼爱程阳。尤其对韩雪的爸爸,程阳似乎比韩雪还亲。每次他回家探亲,韩雪怯怯地躲在母亲身后不敢出来,总是程阳第一个冲上去,与她爸爸亲近,把她老爸的帽子扣在自己头上,爱不释手。

韩雪爸爸带给他们的礼物,也从来没什么差别。

程阳从小就是个非常俊秀的男孩,只是偏瘦。他有着象牙般的皮肤和长长的睫毛,小提琴拉得像模像样,待人彬彬有礼。总之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可韩雪不同,像个淘气的小男孩,经常惹事生非,就这么两个性格千差万别的人却总影子似的粘在一块,即便偶乐吵嘴打架也很快能够和好如初,直到韩雪和母亲随军后离开县城。

程阳在台上镇静自若,一点不象个入伍没几天的新兵,他的礼敬得帅气而潇洒,连主[xi]台上的领导都有点惊奇,认为他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他的发言,更是精彩,极具煸情,把刚入伍不久的新兵听得热血沸腾,一次次报以热烈的掌声。走下主[xi]台的那一刻,听着经久不息的掌声,程阳在心里不无骄傲地说:“小雪,看到了吗?听到了吗?”然而,韩雪的确是什么也没听进去,她脑海里,塞满了太多的问号和不解?他考上了大学,为何却要来当兵?他俩在警营邂逅,难道仅仅是巧合?如果不是,那又会是什么?一个个问号在脑海里钻来窜去,如同许多只“嗡嗡”的蜜蜂,让自己耳目也变得迟钝而麻木。

开训动员结束,韩雪眼睁睁地看着程阳走出礼堂,与自己擦肩而过,却无法走过去问个明白。新训队管理太严了,真是无隙可乘,就连上厕所都要请假。也许是心中装着这个疑团,急不可待地想解开;也许是齐步正步蹲下起立的日子本身就难熬,韩雪便觉得新训队日子异常漫长。

程阳入伍这件事,成了韩雪新训队时刻挂在心上的问号。当然,她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这件事,但稍有空闲,这个问号就会浮现出来,挥之不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美女睡错了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