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77章:真相大白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77章真相大白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姚远不知道大年和吴帅是怎么想的,起初姚远有种被涮了的感觉,心里恨恨的,但渐渐地,这种恨意被一种惴惴不安的心情所代替,并隐隐有些担心。他期待着沈初能给他解释。姚远知道,大年和吴帅也希望能尽快揭晓谜底,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你越是期待的东西,就如同你赶时间急等的那辆公交车,总是在你快失去耐心的时候才姗姗驶来。沈初的信就是在大家几乎不报什么希望的时候来到哨所。

沈初在信中写道:“小宇哥,很抱歉,让你空等一场。我们俩相恋的事,我一直瞒着父母。起初是因为你的一再拒绝让我对这份感情没有把握,后来又觉得来日方长没必要操之过急,我想等感情成熟一切自会水到渠成,所以一拖再拖没有向父母坦白。这次我是以到同学家玩为借口征得父母同意的。都怪自己被即将相见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对来校看我的表妹合盘托出,虽然一再叮咛她替我保密,可表妹还是怕我上当受骗在我要离开南京的这天将情况告诉了父母。因为她压根就不相信这种感情,她觉得我们的感情不可思议荒唐透顶,她坚持认为这是个天大的陷阱。我是临上车前被父亲和叔叔追到车站生拉硬拽回家的。一贯比较开明的父亲这次蛮横的不可理喻,一到家他就把我软禁了起来,叫家人死死看守着我,就如同旧式家长抓回跟人私奔的女儿。也许是我这个一向言听计从的乖乖女的做法太伤他的心了。想着你接不到我的着急,我心急如焚,可又无计可施,给你们中队的那个电话是我一再央求表妹打的。父母强烈反对我们恋爱,尤其是父亲,他甚至以绝食要挟我放弃,为了让他们答应,我在爸爸床前跪了整整六个小时哭着求他,直到凌晨两点我晕了过去他们才慌了,胡乱应诺。我知道他们思想上还没有转过弯来。可是,哥你放心,我向你保证,我一定要嫁给你。虽然我们还未见面,可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想我们前世就是一对神仙眷侣,太恩爱了连上帝都嫉妒,想用如此遥远的距离将我们分开,可我们还是找到了。既然找到了,我们又怎能错过?!是不是?”

一段远离尘世烟火的感情终于被打入凡尘。

一直担心一直回避的问题还是来了,姚远再次不知如何定夺。

“我靠,现如今还有这样的父母,整个一个封建遗老。”看了来信,吴帅气得说脏话。

“你没有为人父母,你是无法体会为人父母的苦心。坦率的讲,这段感情真的有别常规,搁谁的父母,都不会草率答应让自己的女儿跟一个没见过一面仅通过几封书信的人相恋,更别说独自见面。何况,沈初才十九岁,在父母眼里还是个小女孩。”赵大年分析道。

“那你说怎么办?”姚远已是六神无主了。

“怎么办?写信告诉那个封建遗老,恋爱自由。都什么年代了,还干涉子女感情,实行家长制!”看来大年的话吴帅压根就没听进去,仍然余怒未消。

“净出馊主意。”大年白了一眼吴帅后又转头对我说,“你现在关键要和沈初站在一起,千万不能说泄气的话让她感到两面为难。你首先要做到不气馁,不是沈初说过,宽阔的银河、凶恶的王母,都不能把牛郎织女两颗相恋的心隔开嘛。只要真心相爱,没有人能把你们拆开,除非你们自己。”

赵大年也不是姚远,他也不知道对这份感情,姚远内心有多自卑,哪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信心尽失。姚远给沈初的回信依然不顾她的感受处境说了一些让她感到孤立无援的话。姚远在信中说:“我是军人,但爱情绝不是攻城掠地硬拼强夺,当然,爱情同样不是摇尾乞怜。爱情是两情相悦。既然是两情相悦,我就希望不要夹杂太多的不愉快。如果为了结合与含辛茹苦养育我们的父母绝裂,这样的爱情我宁愿不要。”

……本章完结,下一章“接到通知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