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86章:一路同行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86章一路同行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汽笛长鸣,火车开始启动,送别的领导和战友们渐渐地淡出视线,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看不见了!”韩雪收回目光,坐回座位说。

“看不见了!”程阳和姚远也跟着齐声说。

坐回座位,六目相对,一时陷入僵局,不知说什么好。但兴奋明显跳跃在每张青春的脸庞。

到总队后,姚远和程阳又见到了韩雪,他们恰好考上了同一所学校,只是所报的专业不同。韩雪是新闻系,程阳是高级指挥,姚远为政工专业。

报到的路上,他们便一路同行。

“又能聚在一起,真是太好了!”韩雪说。

“是啊,真是太好了!”姚远和程阳接着说。

“你俩不会说点别的啊?”一听他俩又像应声虫似的一起说,韩雪忍不住笑出了声,程阳和姚远也跟着大笑不止。他们的笑声,充满了轻松和快乐。

对他们来说,真的太好了。盼了那么久的梦,终于如愿以偿。尤其是韩雪和姚远,两人的成绩并不特别好,为能实现这个梦,他们付出了多少,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能够如愿,多大的付出也值了!

因为高兴,三人一路便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就连被大家称为“闷葫芦”的姚远,话也多了不少。

这时,姚远才知道程阳和韩雪从小就认识。他心里想,程阳的当兵,会不会是因为韩雪,但这是个很私己的问题,不便问起,但从程阳看韩雪的眼神和对韩雪一路体贴入微的照顾上,能感觉出一二。

一路上,程阳和韩雪相互拿彼此孩提时代的糗事打趣,让姚远笑得两鳃发疼。

程阳说:“姚远,你不知道小雪小时候有多馋,有一次招待客人,我妈做了个菜比较辣,我根本吃不了,你知道她是怎么吃得吗?”程阳说到这里,便自个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不许说!不许说!”韩雪上来要捂程阳的嘴,不让他说。可程阳还是笑着爆料了,还边说边演示:“这家伙拿了条湿毛由,铺在桌子上,吃一口菜便把嘴放在毛巾上来回蹭。当时客人看见了,笑得当场就把口里的饭全喷出来。”他一说完,三个人便一起笑的东倒西歪。

“姚远,你知道这家伙小时候多懒吗?”笑完后,韩雪指着程阳说,“有次吃完饭,他妈妈叫他拿毛巾给我擦嘴,他懒的去拿,顺手掰了半块馍头给我擦。”说完后,三个人再一次大笑不止。

看着他俩相互抖对方尿布时代的糗事,姚远非常羡慕,觉得能从小认识一个自己想认识的人,真是一件幸事一件美事。而他和沈初,依然天隔一方,至今无缘相见。

突然间,他非常非常地想念那个人,想得心痛。

到校后,程阳行先让姚远代为看管自己的行李,他提着韩雪的大包小包东奔西颠帮她报名,再送她到宿舍,帮她安排妥当后,才返回去找姚远。这时天色已晚,他报名的事,只能拖到明天。

韩雪送程阳到宿舍楼下。程阳说:“回去吧!以后自己照顾好自己,你这丫头,真让人不放心。”他说的时候甚至有点恶声恶气,担多大重任似的。

“放心!”韩雪也没好气地回绝他,“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是,”他肯定地说,“其实我们都是。”

韩雪不吱声,跟着程阳默默地走。

“别送了,回去吧!”程阳的声音温和了许多。

韩雪站定。天气燠热,夜色蒙胧。程阳的眼睛里闪过许许多多韩雪一直回避的东西。韩雪相信自己的第六感觉,它准确无误万无一失。程阳的确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个秘密是双方家长的企盼并与韩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说呢?”他又温和地问。

韩雪点点头。啊,没关系,韩雪知道程阳是不会说的,只要他们两个还未戴军官衔,他一定是不会说的。韩雪了解程阳就如同了解她自己。他是一个好男孩,守口如瓶的理智为他们的年轻平添了无数的轻松和快乐。

目送着程阳远去,韩雪转身上楼。校园的广播里,清晰地飘来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

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再次的见面我们又经历了多少路程。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也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流水它带走了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的初次回忆的青春……

蓦然间,韩雪对即将开始的军校生活,内心有了新的期许。

她想,人不能总是沉醉在一种辉煌或失落于一种痛苦里,如意或不如意的种种终会过去。

明天,又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本章完结,下一章“军校之初(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