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目录] > 第96章:被迫出逃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第96章被迫出逃

天涯哨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小到大,姚远最怕看别人流泪,泪水对他最具有杀伤力。他想,与其让这么多人痛苦,不如让他一个人心碎神伤。姚远掀开被子从炕上坐起来说:“妈,你们都别哭了,我答应——”话没说完,泪水哗地从脸流了下来,他哽咽着无法说下去,再次猛地躺倒,“哗”地用被子把头蒙住。那一刻,姚远感到心里有什么一下子塌了,有种难以言述的绝望。

姚远的泪水让母亲一下子受不了了,她反过来安慰姚远:“孩子,别难过,妈不难为你了,妈还能活几年,只要你过得好就行了,就是被人擢脊梁骨我也不怕,我就是觉得良心上过意不去,也没法向你爸交待,也实在是啥不得小凤,这么好得孩子,打着灯笼也难找,我害怕错过了我们会后悔。”

“妈——”几个姐姐想阻拦,被母亲挡住了。她说:“算了,随他去吧,他现在长大了,他自己的事由他自己决定吧,我再也不想操这份心了。”

听母亲态度变了,姚远的心又复活了,也轻松了许多。可母亲坐了一会又变卦了,她说:“我还是心里七上八下的,拿不定注意,要是你爸在就好了。家齐,要不这样,你去庙里求个签,我们听神的,好不好?。”在这个偏僻闭塞愚昧落后的小山村,人们许多难以决定的事,都会到庙里求签听从神的旨意。

“妈,你有事没事?真是,求什么签?我喜欢谁要跟谁在一起,完全要是我个人的意愿,求什么签,真是可笑!”姚远一听母亲的话,哭笑不得。

“别胡说。你不去求签你就跟小凤订婚,要不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你也没有我这个妈妈,你看着办!”母亲的话掷地有声。

被逼无奈,就想出去随便转一圈回来应付应付母亲。可她不放心姚远,非要二姐押着姚远一块儿去。

姚远便给家人说沈初,说他们俩的感情,说沈初为了求得父母允许,在父亲床前跪了整整六个小时,她们听了很感动,但就是不改初衷。

姚远知道他们都很善良,为让他们发善心,成全他和沈初,就对他们实话实说,沈初心脏不好,她不能受打击。没想到姚远的话适得其返,再善良的母亲,也不会希望娶一个多灾多病的儿媳妇。一听姚远这么说,全家人就反对的更坚决了,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算了吧。姚远最终答应母亲,中断与沈初的感情,与小凤订婚。因为村里没有电话,打电话只能到四十公里外的县城去打。姚远对母亲说:“我明天到县城去一趟,给沈初打个电话,让她别再在我这儿耽误时间了”说着,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第二天到县城,姚远拨通电话一听到沈初好听的声音,到嘴边的话一下子抛到九霄云外,只是对她说:“沈初,我想你。”

挂上电话,姚远再没有回家,而是提前回到了学校。

……本章完结,下一章“宋小雅的离婚风波(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