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相公,别来无恙 [目录] > 第59章:求亲(一)

《穿越之相公,别来无恙》

第59章求亲(一)

红颜无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女儿,我问你,你和欧阳曦关系如何?她是何来历?”

花丞相回到家中急急的叫过自己的女儿,或许她该知道她的来历。

“回父亲大人,我和她关系还算可以,称不上情同姐妹但却还是有点交情,至于她的来历,女儿确定不知,当日她救女儿回军营后,我也曾问过李将军身边的三兄弟,他们都支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随后也问过军营里的一些士官,但都没有一个人能说出她的身世,时至今日,女儿依然猜不透她的身世,只是今日父亲大人怎么突然有雅兴问起这个事情?

“看来的确神秘,今日在李家,李将军突然向皇上肯求赐婚,皇上虽未答应,却仍在考虑当中,毕竟他是有功之臣,在者,我也看出皇上对此女子也极是欣赏,不过她所做的那首诗的确也让老夫我感到震撼,荡气回肠。”

花想容却听不到她父亲后头的话语,她只知道他终于向皇上请求赐婚了,她的梦中男子真的即将成为别人的夫婿,心渐渐变冷,她到底有什么比不上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父亲大人,恕女儿不孝,女儿想请父亲大人帮忙做件事。”

“你想让我帮什么?”

花丞相望着自己女儿一脸的绝决的表情,暗叹不妙。

“我想让父亲大人上门求亲,即使做个妾室,我也要嫁给李飞杨。”

“混帐,你堂堂一个丞相之女,难道要委屈到去做别人的妾室吗?以你的容貌做个王妃那也是不成问题,在者,你让老父的颜面何存,难道要让群臣都来嘲笑我花某人吗?”

“父亲大人息怒,请先听女儿说完,我自不会做妾,你去求亲时便说做个平妻,平起平坐,不分大小,那便也是妻,自也不会辱没了父亲的名声;在者,欧阳曦身份不明,无权无势,到时在把她挤出李府,那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因为谁会为了一个野丫头来得罪花府,然而父亲大人,如果只做王妃,你想想现在哪个王爷能如李府这般有权势,到时只要嫁入李府,那李家的权势和花家的权势便将融为一体,放眼整个朝野,就将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种大权在握的滋味,父亲你可曾尝试过,难道你不心动吗?”

花丞相的心里激烈的挣扎着,权利的诱惑,虽多年为官,贵为丞相,却始终等不到大权在握的时日,然脑中却不时闪现过欧阳曦那双清澈的大眼,像能望穿人心,让自己害怕,他还欠她一个人情,而他的女儿却在这调计害她,他就是帮凶,有着不忍,只是想不到,自己如此柔弱的女儿却是如此深的心计,她还是他自己的女儿吗?

“我答应你去求亲,但是你得答应我,如若你能嫁入李府,定要善待欧阳曦,万一你让她出府,你得给她足够的银两,可让她衣食无忧的过她的日子,这是我们花家欠他的。”

“是,女儿自当听从父亲的教诲,欧阳曦也是女儿的救命恩人,女儿自也不会忘了此事。”

花想容暗自想到,到时为了李飞杨定当争的异常,还有何善待之说,但这事定不可让父亲知道,就像父亲的几个妾室,为了得到自己父亲一夜恩宠,为了得到更多的权利和金钱,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然在父亲面前个个都是友善大度的样子,她的父亲却从来不知私下的恩怨,而自己和欧阳曦也将面对一样的情况,她又何必点破呢。

翌日

李府的水榭内,一身着翠绿衣服的女子坐在栏杆上,向湖内投掷着面包碎屑,各种锦鲤互相争食着,望着他们自由的游动,然它们却并不自由,世世代代都被禁锢在这人工湖内,只是它们懂的满足,便能长乐了。

“曦曦姐,你下来吧,那里危险,要是让少爷看见又该担心了。”

飞杨去了晴明三兄弟那,一时半会肯定是回不来的,只是坐在这喂了半天的鱼,的确无聊至极,漂亮的翻身坐回水榭之内,吃着桌上的糕点,不经意之间却瞥到一身腥红衣物的花丞相,莫非喜欢上李府了,连着来两日?轻轻的尾随他至李国公的书房,找个隐蔽之处躲好,却觉得有做贼的感觉,这里好像现在是我家吧?

“李国公,花某人就开门见山了,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花某人便是有求于你来了。”

“有求于我?不可能吧,花丞相,你不是拿老夫来开玩笑吧?”

“今日我是为小女来上门求亲的,李国公,你意下如何?”

李国公眨巴着眼睛望着花丞相,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的儿子最近怎么啦,如此多的女子争着要嫁他?

“花丞相,以想容侄女的美貌嫁个比飞杨更好的人,那是易如反掌,何必委屈她来李府做个妾室呢,在者你也看到小儿与曦曦恩爱有佳,自也不会在有纳妾的想法。”

紧张的心顿时放下,还真怕我未来公公答应了他,这个臭花丞相,果然来这招,还好未来公公英明。

“翠儿,你在这等着,一会花丞相出来之后,便请他到水榭之内一聚,就说我有事相商。”

“是,曦曦姐。”

后面的谈话不想在听,我定要想办法断了花丞相的请求不可。

“李国公,你听我说,非是妾室,做个平妻便可,不分大小,在说,男人三妻四妾乃平常之事,更何况中是多个妻而已,你看如何?”

“吾儿已是大人,关于此事,我会转达给他,让他自己拿主意,只是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李国公也是懒与应付,居然把男人娶三妻四妾说的如此毫不在意,真的非得三妻四妾才好嘛,像自己和自己的妻子,不是照样恩爱如常?如果自己的儿子想要娶妾室,早也就娶了,何必等到今日,更何况自己儿子的为人,他是了解的,痴情如他,怎会轻易改变?

“那就有劳李国公了,那花某人便先告辞。”

花丞相拂袖而去,刚才李国公的意思其实已经明了了,希望渺茫,颜面无存,自动送上门让人嘲笑,哎,这该怪谁?

……本章完结,下一章“求亲(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