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幸福你好 [目录] > 第3章:003 醉与卿来

《幸福你好》

第3章003 醉与卿来

独宅幽篁里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多时我悠然醒转,听妖孽轻声问:“好些没有?要不要喝水?”

我点头,他就拿过杯子凑近我唇边。我一顿,对上他清朗的双眼。那一脸关切不见半分轻浮,我不由自主就张开了嘴,任由他将温水缓缓送进我口里。

空姐看着看着就笑了:“先生好温柔呢!小姐你有这样的男朋友真幸福!”

我愕然瞠大眼看向那名漂亮空姐,未及解释,身边的男人就将水杯递还给空姐,礼貌地道了谢。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何等魅惑,却可从那空姐万分娇羞施礼而去的形态中猜度一二。

清爽之后肚子饿了,我缓缓直起身子取过小桌板上的点心盒,身边的人呵呵一笑。

我扭头看他,他眼角笑意未消,拿过我手里的点心盒拆开来放回我面前,“吐完就想吃,果然好胃口。”

我心里不怎么高兴,被帅哥形容胃口好相信都不是少女所期待的。只是我元气尚未恢复,不便耗费精力与他调侃,也似乎,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已习惯默然接受他对于陌生人表现出的种种好心。

朝他抿嘴假笑之后,我沉着拿起一块小蛋糕,专心致志做个吃货。

“喝水?”他问。

我边咀嚼边摆手,口里索然无味,我想要杯橙汁。

“那就来杯橙汁好了。”他说。

我不得不停嘴,很专注地看了他一眼,再很认真地点点头。

他神色开心,朝不远处痴痴关注了许久的空姐扬了扬手。橙汁就飞快地过来了。

……

待我各项生理机能接近正常值时,飞机也快到达中国N市了。抬手看表,腕上光溜溜的,手表落在妈妈那儿了。

一直在我身边的年轻男人刚从洗手间回来,正要落座,我抬起脸对他展颜一笑问:“请问现在几点了?”

他落座的举动戛然而止,漂亮的桃花眼几乎瞠成浑圆,漆黑的双瞳闪着惊疑不明却灼热的光,一直流利好听的声音此刻打了结:“你、你说什么?!”

我心里一紧,对几点钟立刻没了兴趣,很想问他因何面露如此错愕的表情?

“我、我说什么啦我?我就想问问现在什么时间了。”居然也被他累及得口舌不畅。

却是他先从容,好看的脸庞上挂起兴趣浓厚的笑。他坐下,拧身,支肘托腮,好整以暇地盯着我的脸。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呃…谢谢你一路上的关照!”我的笑容与声音都无比恳切。

他略微点头却不发一语,仍是那样盯着我看,眼神里多了抹捉摸不透的意味。

我的脸蛋不争气地发烫,唯有轻咳一声稳定情绪。大方地朝他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沈醉,非常感谢你一路上的照顾!”

他的视线移到我的手上,却不伸手过来回握,就任我那样僵持着。随即,目光自下而上再次扫回我的脸,最终聚焦在五官的三角区域。那抹笑容在他清隽完美的脸上铺展得更加恣意,一对笑眼里的情绪也愈发明了——是属于年轻男孩儿的调皮和促狭。我甚至都能听见他埋伏在胸腔没有发出声音的低笑。

心头就有些羞恼,对他原本存有的感激之心顿时打了五折。

幸亏你丫长得漂亮!

所以我不打算恶言相向于我的漂亮恩人,却也无意继续承受这种看来刻意为之的捉弄。想及此,我正要收回手,手心里却突然给他塞了一张纸巾。

“这里,”他原本托腮的手伸出了食指,轻轻触了触自己的唇角,目光却游移在我唇边:“这里还有一粒提拉米苏。”

这几个小时内,我体会到的尴尬情绪一定超过了过往20年来累积的所有!

这股拧巴终于幻化成薄羞带怒的一口森凉之气。我飞快的拭了拭嘴角,语带讥诮:“谢谢先生又好心了一次!不过先生你原来没有哑巴啊?!”

“先生”短愣过后面露相当愉快的神色。

“可是……”他收起了那抹捉弄之意,看着我的笑眼柔和清亮,我心头的小愤然好像在那一瞬间就被他抚平了。

顿了顿,他接着说:“我之前倒真的以为你是不能讲话的。”

我一憷,随即一番好悟。

这才意识到那过去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里,我除了呕吐之外,居然是一言不发直到刚才。不仅如此,在他与我“交流”的时间里,我碍于有口不敢言而频繁的使用了“点头”、“摆手”、“瞪视”等肢体与表情语言,对于他表现出的种种关心全盘接收却并未出言报以半分感谢——是以有基本礼貌常识的正常成年人,都干不出这事儿吧。

之前那股理直气壮的尖刻消失殆尽,我心虚地瞄向身边此刻一言不发的人,瞄着想着的,就笑了。

“对不起!”我忍住笑对他说:“我刚才真是很不舒服,我怕一张口就会吐。我没想要混淆视听,更不是要捉弄你。”说完极其认真地点头以强调所言非虚。

他冁然一笑,帅气地朝我伸出一只大手,“沈醉你好,我叫沈卿来。”

沈卿来,沈卿来。

我想,沈卿来你可真好看呐。

*

盛夏的N市傍晚,天还是大亮的。被骄阳烘烤了一整天的城市,热气源源地从地面升腾上来,通过鼻孔直冲脑门。

走出机场,我有些烦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热。下意识的,将怀中的**兔挪开了些距离。

其实我一直不太喜欢纯粹的玩具,我似乎从小就不是个喜欢玩具的孩子。

妈妈曾经告诉我,小时候的我最让她和爸爸讶异的举动,就是抱着新得来的玩具去附近的图书出租屋换回来几本小人书。我那时候并不识字,可是看见书里的小人就会表现得特别兴奋,甚至和他们同笑同哭。

我经常做同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一间不大的屋子里,四壁全是书柜,书柜里摆满了各种书。小孩儿看的都放在低层,大人看的放在高层。阳光从墙上那面窄小的窗子透进来,在地上投出一片明亮的光镜,我背靠着书柜看着书…偶尔也会借着阳光玩手影游戏。

梦境每延续到这个时候,我就会醒过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反复做这个梦,曾经问过爸爸妈妈我们家有没有一间那样的书房?他们却都说没有。

……

突然,臂弯里的那股热源被抽走,我顿时清爽,思绪也就被拉回现实。

“在想什么呢?”柔和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他大概看出我没由来小情绪与小动作,再一次主动把**兔抱去他怀里。

这个又好看又好心的男人呐。

我转过脸盯着他,有一丝茫然。在这个才认识几个小时的陌生男人面前,我好像太容易心不设防。

“沈醉?”沈卿来轻唤我的名字,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的目光终于有了焦距,只见他故作讶然挑眉:“你不会是又饿了吧?”

我“噗哧”一声被他逗笑了,用下巴努努他怀里睡眼朦胧的**兔子,说:“喜欢吗?送给你。”

*

坐在出租车后排,我身边放着一个中号行李箱和一个双肩背包。我从背包的侧边口袋里掏出一枚哨子放在手心里把玩。

沈卿来告诉我,这是个野外生存工具,能发出比普通哨子分贝高得多的嘹亮声音,它底端有个按钮,摁下去以后,哨子通身都会亮起可供小范围照明的荧光。我摁下那个小钮,果然,掌心就被一片绿色的柔光铺满。

出租车驶离了机场高速,向家的方向奔去。天色越来越暗,我手里的那片光却越来越亮。

……

在机场分别前,沈卿来从牛仔裤兜里拿出这枚哨子递给我:“**兔我带走,这枚哨子你留着。”

我伸出手,哨子带着他的体温落在我掌心。

这个和我拥有相同姓氏的年轻男人,在那一刻居然勾起了我内心深处的一抹淡淡离愁。

沈卿来,我们还会再次遇到么?

夜风微凉。

……本章完结,下一章“004 非亲姐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