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1章: 一切还能重来吗 (第一节,第二节)

《牵挂》

第1章 一切还能重来吗 (第一节,第二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

再次坐在欧阳山的英菲尼迪思越野车里,安静的眼睛就失神般地定格在某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自己都半天回味不出个滋味来。这一下午发生的事情太多,太满,让她难以消化,恍惚如在梦中。欧阳山并没有发动车子,只静静地看着她,轻声问:

“你现在是要去哪里?”

安静回过神来,转头看着他:“哦,我得去台里,把今天的材料整理下。”

“然后呢?”

欧阳山揶揄的口气,让安静一下子想到了今晚还有姨妈那边的麻烦事需要去对付。一想到这个,安静马上一个头两个大。

看见安静眉头微蹙,一副沮丧的样子,微微的喜悦泛上欧阳山心间,英俊的脸上现出难得的笑容。

“怎么,有难事?要不要我帮忙?”

“你?你能帮什么忙?”安静气急,他明明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故意添乱嘛。安静红了脸,急道:“快开车,送我去电视台。”

“你看现在都几点了,到台里你也干不了什么,然后就要往你姨妈家赶,时间都要耽误在路上了。”

安静一看手表,是啊,都四点半了,去台里能做什么啊。看车外,车流量已经明显增多,今天又是周五,交通晚高峰会更加拥堵,已经连续两周没有去姨妈家吃饭了,今天无论如何不能不去了。何况钢铁公司办公室主任蒋虹答应把会议记录整理出来email给她,也不知道传了没有,要是没传,去了也赶不出稿子啊,还不如明天去台里加班呢。

想到这儿,安静没好气地对欧阳山道:

“那就麻烦欧董送我去姨妈家吧。”然后安静就报了一个地址给他。

欧阳山把车上的导航仪调整好,就发动了马达,车子平稳地开上了车道。

一路上,想到要对付姨妈安排的相亲,安静愁肠百结。这已经是姨妈安排的第三次相亲会了。不知道姨妈姨夫从哪里挖掘来的“精英”男子,一会儿是海归的医学博士,一会儿是处级公务员。听听条件都很好,但安静根本没感觉。搞得姨妈一个劲要她摆正位置,不要有太多浪漫想法,嫁人是要实实在在过日子的。唉,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沦落到让长辈操心嫁不嫁得出去了?

她睨一眼欧阳山,他倒是满脸志得意满的样子,只用一只手操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潇洒地玩着一个钥匙圈。这更让安静气不打一处来:

“喂,开车小心点,用两只手!”

欧阳山很听话地把另一只手也放在了方向盘上,冲安静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再次用揶揄的口吻说:

“怎么,这么担心我的安全?”

“您老敢情自我感觉一直都是这么良好的?”安静毫不客气地回敬。

“哦,当然不是一直良好的。我只是在同情你今晚的——活动项目而已。”欧阳山一看安静的脸色不好,赶紧又补充说:

“其实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以后不用再去赴这种约会。”欧阳山边说边观察安静的反应,见她转过头来看着自己,明显对自己的话来了兴趣,才继续说道:

“很简单,只要让姨妈知道你已经有男朋友了,以后她自然不会再安排这种相亲了。”

“你不会是让我去现租一个男朋友,然后演一场戏给我姨妈看吧?”安静一脸黑线。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欧阳山一副促狭又得意的表情,“而且眼前就有现成的资源在,你没发现吗?本人愿意免费为安记者效劳,保证提供优质高效服务,不会让美女记者丢脸跌价。”

安静顷刻无语了,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这么厚的。当初是谁绝情甩手而去的?安静不是小气的人,但是这会儿也难免恶气冲天。

欧阳山当做没看见安静的愤慨表情,减慢车速靠右将车停在人行道边,向安静做了个“稍等”的手势就下了车。

安静将车窗玻璃摇下,看着欧阳山进了一家花店,搞不懂他想干什么。

不到十分钟,欧阳山怀里捧着一大束香水百合走出花店,快速过来把花放在车后排,百合宜人的香气马上充盈了整个车厢。欧阳山边系保险带边说:“别这样看着我,不是给你的,给你的不可能是百合。”话音没落,车子“轰”的一声又开上了主干道。安静给他一个白眼,心里一个劲嘀咕,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路边的霓虹灯一如往常地闪闪烁烁,映照在欧阳山的脸上,明明暗暗,愈发显得他的侧脸线条如希腊雕塑一般坚毅而轮廓分明。欧阳山似乎感觉到安静在注视他,微一侧头,冲安静笑笑,好像在说只管看,帅哥不收你钱。安静顿感尴尬,幸好这时手机铃声及时响起,安静瞥一眼就知道是姨妈来催促了。拿起电话,安静直接就说:“姨妈,别催了,已经快到了。”电话撂下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姨妈家的小区门口。

2

姨妈家的小区是个人车分流的高档住宅区,门口保安制服笔挺,站姿标准。安静示意欧阳山就让她在这里下车,欧阳山丝毫不理会,只是摇下窗玻璃,向保安略一点头,直接就往地下车库开,熟稔地就像开到自己家一样。平日里见到生人生车就要盘问的保安,奇迹般地放行。欧阳山开的英菲尼迪思越野车并不像宝马奔驰那般驰名,保安应该是不了解这款车的档次如何的。难道是欧阳山的气势使然,让人觉得他就该是这样高级小区的主人?安静愤愤然,自己因为不常来,碰到个别记性不好的保安,还经常要拦车询问她呢。

欧阳山停好车,拿了后座上的百合,就跟在安静后面往电梯口走,此时安静才醒悟过来,这花是买了送姨妈的。看来这家伙扮演临时男友的决心是下定了,竟然还相当入戏,知道要拍拍姨妈的马屁。到了这个份上,安静也只能由着他,只是祈祷,但愿这戏别演穿帮了。

安静姨妈李红卿的家位于小高层房子的最高一层,是一套复式结构房子。门铃刚响了一声,随着双开式防盗门的打开,早年曾是N市越剧名伶的李红卿,如今依然清亮、软糯的声音也同时到了:“宝贝啊,你总算到了。想S姨妈了哦!”李红卿刚要夸张地伸手拥抱安静,猛地看见站在安静身后,手捧大束香水百合、微笑不语的欧阳山,赶紧收敛夸张的手势,边将两个人迎进门,边询问安静道:

“小静啊,这位小伙儿是谁,你也不给我介绍介绍啊?”

不等安静张嘴,欧阳山忙开口道:

“姨妈,您好。我叫欧阳山,是小静的男朋友。早该来拜访您了,一直拖到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说着,欧阳山装作没看见安静的讶异神色,把百合往李红卿面前轻轻一推。

李红卿接住百合,也顾不得礼貌,看着高大英俊、气度非凡的欧阳山,上下打量一番,神色由惊转喜,扭头冲着客厅里的丈夫嚷:“唉,你看看小静这孩子,有男朋友了都不对我们说,保密工作怎么就做得那么好呢。”

但凡是女人,不管年龄,对鲜花都有特殊的好感,何况这鲜花还是安静帅气的男朋友送的。第一回合,欧阳山就打出个漂亮的全胜。看着姨妈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安静迅速瞥一眼欧阳山,他的脸上还是谦逊的微笑,丝毫没有得意之色,双手交叉垂落放在身前,两脚稍稍分开,很绅士地静立在安静身边。见安静注视他,欧阳山冲安静宠溺地一笑,伸出手臂轻轻拢了拢她的肩膀。安静心里微微一动,嘴角一抿,习惯性地撸了撸并没有垂下来的刘海。安静和欧阳山的神色看在李红卿眼中,那就是情侣间的甜蜜了,她立即感受到了欧阳山对安静的深情。这下,李红卿心里更加乐开了花。不是丈夫高海鹏走过来提醒她,她都忘记了今天叫安静来家里吃饭的主题,也忘记客厅的沙发上还坐着那个“相亲”对象。

安静等人边寒暄着边走进客厅时,姨妈的“客人”——一个年约三十,戴着无框眼镜、长得颇为文气的男人已经站立在沙发前,神色略有些尴尬地看着他们。

欧阳山抢先一步伸出手,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欧阳山,坤和集团的。”欧阳山态度语气平和,只说自己是坤和集团的,并不介绍具体职务。

“你好,陈宇波,公务员。”见欧阳山落落大方,这个叫陈宇波的男人也颇有风度地伸手和欧阳山一握,简明扼要地介绍了自己的职业。

李红卿一看两个年轻人都非常有涵养,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只有握手的两个男人知道,在两只手的交握中互相暗使的力道,仿佛想证明谁更强大有力。欧阳山心里暗自震惊,这个肤色白净、看似文弱的男人,手心皮肤较为粗糙,手掌厚实强劲,握力非一般人可比——这可不像如今大多数忙于案头工作,长期不锻炼的公务员。欧阳山暗自庆幸自己对运动的喜爱,如果一直疏于健身的话,今天肯定就先输一着了。

“别站着,你请坐。”欧阳山对着陈宇波一伸手,作了个“请坐”的手势。大有他是这里的主人之一,明确陈宇波是“客人”的意思。

安静在心里已经暗自翻了几个白眼了,这个欧阳山,他以为自己是谁,太入戏了吧!表面上,她不得不顺着欧阳山的意思,对陈宇波说了句:“你坐,别客气。”

陈宇波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要是告别就走,未免显得小气。何况,他也想掂量掂量欧阳山的分量,是不是足够自己退出。

陈宇波坐下,安静和欧阳山也各自落座,李红卿忙着招呼三个年轻人吃水果,高海鹏这个大律师此时成了大厨师,在厨房里忙活。三个年轻人随便聊着市面上的热门话题,谈娱乐新闻,讲世界大事,侃股票房市,气氛自然亲和,没人会知道这三个人之间此刻的微妙关系。李红卿不动神色,暗中比较两个年轻男人,一个冷峻内敛,一个随和睿智,李红卿觉得他们各有各的风采,难分伯仲。要说干事业,两个人应该各有所长;要说谁更适合当丈夫,李红卿则更倾向于陈宇波。她觉得欧阳山气质过于冷傲,长相太过帅气,怕是会比较大男子主义,而且容易惹桃花。当然了,既然安静已经和欧阳山好了,当姨妈的自然乐见其成。

奇怪的晚餐终于结束了,安静感觉轻松不少。陈宇波看着安静轻巧的身影,再看欧阳山,这个气质风度极好的男人,其视线一整个晚上不曾离开过安静,陈宇波不由暗自失落,知道自己不宜再呆下去,便起身告别。安静亦觉得这戏再演下去不定就会出纰漏,丢了个眼色给欧阳山,欧阳山领会,于是他们和陈宇波一起走出了李红卿家。

在李红卿家门口等电梯的当口,欧阳山主动和陈宇波交换了手机号,并再次握手告别。一个晚上交谈下来,欧阳山在心里对陈宇波有了比较深的认识,欧阳山觉得陈宇波是他见过的难得的真男人,大气,沉稳,睿智。他为今天晚上自己及时扮演了安静的男友感到由衷的庆幸,否则,陈宇波会是一个强大的情敌。

安静从走出姨妈家门那一刻起,就觉得浑身细胞被重新激活了,根本不知道欧阳山和陈宇波此刻有那么复杂的心理活动。她客气地对陈宇波道了再见,就上了欧阳山的车,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赶紧回去洗澡睡觉,明天还要去台里加班。

此时,安静和欧阳山都不会想到,陈宇波和他们俩的交集绝不会到此结束,不久的将来,陈宇波将会成为安静生命中举轻若重的人物。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多情却似总无情(第一节,第二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