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10章: 满川风雨看潮生(第四节)

《牵挂》

第10章 满川风雨看潮生(第四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道路两侧,随处可见垮塌的房屋,滚落的巨石和滑坡的山体。地

震发生后,地处高山峡谷的汶川县全境受到严重破坏,交通、通信、供电、供水全部中断。

陈宇波带领的特警队到了一个山路口,道路就中断了,因地震造成的山体塌方将山路彻底覆盖。特警们全体下车,刚好和一支准备徒步向汶川进发的武警队伍相遇,两队官兵当即决定一起弃车步行,强行向汶川出发。

步行中,陈宇波始终跟在安静左右,安静除了手中不时要用的相机,其他随身带的所有东西都已被陈宇波抢去背在了身上。即便如此,没有经过长距离拉练训练的安静,在经过了连续三个小时的步行后,已经累得双腿不听使唤,只是麻木地迈动着双脚,每走一步,脚后跟和小脚趾头就疼一下,安静知道是磨出血泡了。

当中间队伍稍事休息时,安静偷偷躲到一颗半倒的树后,脱下鞋子,正准备往起泡的脚后跟贴个创可贴,陈宇波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一下把她拉了过去,安静一个踉跄就倒在陈宇波怀里,瞬间闹了个脸红。

陈宇波倒是一点没在意,只是虎着脸说了句:

“怎么可以躲到树后面去,这棵树本来就快要倒了,万一这个时候来次余震,这棵树倒下来不是刚好压到你吗?”

安静一想,是啊,自己太没有经验了。

陈宇波瞥一眼安静脱掉了袜子的脚,一眼就看到了安静起了血泡的地方,他马上拿出自己的急救包,不由分说拉过安静的脚,用药棉给她消毒,然后贴上创可贴。

陈宇波很自然地做着这些动作,安静却感到非常不自在,让一个并不是太熟悉的男人帮她做这种事,还是头一次。安静想缩回脚,无奈陈宇波力气大,使劲拽着她的脚。安静没法,只好由着他。看他一身戎装,做起这种事情来倒是得心应手,显然受过专业训练,不由安静又心生敬意。

陈宇波做完这些,马上就去查看其它特警队员们的情况。安静掏出采访本,记下一路来的见闻和感受,她想,这些宝贵的素材,一定会是以后写新闻的好材料,也会是自己一生中很难得的一份记忆。

两支队伍在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步行后,终于到达了汶川县城,成为地震后最早进入汶川的救援队伍之一。

进入汶川后,陈宇波迅速组织四支巡逻分队对银行、超市等重要场所和目标进行警戒,其他人员立即投入抢险。

到处是摇摇欲坠的楼房,路面开裂,坑洼密布,风一刮过,尘沙满天。

先头到达的救援部队,大多只有简陋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用双手从废墟中抢救着被埋在瓦砾中的伤员。

安静走到一所小学的操场,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了,整个学校没有一处是完好的,教学楼全部倒塌,门板散落得到处都是,还有许多被砸坏的办公用具和教学用具。

操场上,一台黄色的吊车正在起吊堆成山一样的瓦砾里的水泥板。特警战士们在一旁排队等候,这是从其他地方紧急调过来的一台吊车。吊车起吊时,特警们便配合着用手或者铲子刨开水泥板。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过去了……好不容易,大家听到里面有微弱的婴儿哭声。

“里面有人活着!”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随着吊车将一块六米多长的巨大水泥板吊起来,里面有一个很小的洞口露出来。

陈宇波拿了一个紧急照明灯走过来,整个人趴在洞口上,他将灯光往里一照,眯着眼睛从洞口看进去,见过多少生离死别的他也瞬时呆住了。

透过那一堆废墟的间隙可以看到里面一个年轻的母亲已经死了,可能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她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撑地,身体已经被压得变形了。陈宇波冲着废墟喊了几声,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陈宇波站起来,刚要离开,好像又听到微弱的婴儿哭声,他再次趴在洞口观察:

“有个婴儿还活着!”

陈宇波一下子兴奋地跃起,冲下面的特警们喊道:

“来人,谁个头小一些,进去把孩子抱出来?”

马上有两个相对个头小一些的特警跑上去,但是,那个洞口实在太小了,在没有液压扩张器或切割机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将其再扩大。

怎么办?

陈宇波一时也没了主意。

“让我来试试吧。”

陈宇波一抬眼,安静神色平静地站在了他面前。

“不行。”陈宇波毫不犹豫地拒绝。

“为什么不行?”

“你是记者,不是来救灾的,你的任务是采访报导灾区情况。”陈宇波想到那么多不可预知的余震,怎敢让安静进到那么危险的瓦砾堆下去。

“灾区有那么多的志愿者,你就把我也当做志愿者好了。”安静语气平缓,但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

洞里再次传来婴儿微弱的哭泣声,时断时续,似乎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气哭。

“就这样定了,我进去。”安静一看时间不等人,果断地弯下腰去试探,那个洞口刚好能容纳安静那么娇小的身材,哪怕安静再多长5斤肉,恐怕就进不去了。

陈宇波此时已经没有主意,他唯一能为安静做的只有从一个特警手中拿过一顶头盔套在安静头上,默默对安静点头:

“千万当心。”

安静笑笑点头,很轻松,很妩媚,像一缕阳光忽然从云层中照射出来一般,让陈宇波觉得有一瞬间的恍惚。她旋即就低头下去,慢慢探入洞口。陈宇波在洞口为她打着照明灯,希望这点亮光能多给安静带去一点幸运和勇气。

其实里面的空间倒是比外面宽敞些,安静匍匐着爬过去,终于看到了那个年轻的母亲和她倾全力保护着的孩子。安静伸手过去确认她已经死亡,第一次接触不是自己亲人的尸体,安静发现自己没有丝毫的恐惧。她费力地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那个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的孩子,好像因为母亲身体的庇护,毫发无伤。安静连被子一块抱住他,然后慢慢匍匐着一点点移向洞口。当安静把孩子先递给在洞口的陈宇波时,只听到外面响起了一片掌声。

安静刚爬出洞口,就被等待着她出来的陈宇波紧紧抱住了。安静没感觉有什么,但对陈宇波来说,安静进去的短短五分钟,无异于煎熬。

安静轻轻推开陈宇波,反过来微笑着调侃他:“陈队长见过大世面的吧,这点小事没什么好激动的哦。”

陈宇波松开安静,只静静地盯着安静看了好几秒。

接过孩子的特警又把孩子交给了救援队医生,医生发现包被里有一部手机,他把手机递给了陈宇波。

陈宇波看了下手机屏幕,意外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

“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刚强的陈宇波,刚强的特警队员们,刚刚还微笑地面对危险的安静……所有的人,都为这伟大的母爱动容了。安静渐渐地泪流满面,她在心里默默对那个还在废墟下的母亲说,你放心吧,你的孩子平安活下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鱼沉雁遥天涯路(第二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