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14章: 洗尽尘埃饮风霜(第四节)

《牵挂》

第14章 洗尽尘埃饮风霜(第四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安静的才华在汶川之行中得到了充分展示,鉴于她的出色表现,省电视台决定把安静“挖”到省台新闻部。N市电视台实在不想放人,但是鉴于省台的压力,只好将选择权交给安静本人。当台里领导来征询安静意见的时候,安静没有过多犹豫,很快就选择了去省电视台。台领导只好感叹总归是“大庙”吸引人,为了不妨碍安静的发展,只好忍痛割爱。

其实安静心里的想法,没有任何人知道。

前几天,陈宇波的妈妈给安静打电话,自从安静回N市上班后,陈宇波就不太喜欢讲话了,最近几天性格又开始急躁起来,医生说病情有反复的预兆。希望至亲的人要多开导他,多陪伴他。

陈宇波妈妈的意思,安静自然明白,其实,安静心里又哪里放心得下陈宇波呢?

在去省台报到之前,安静一个人再次来到忻子航墓前,静静站立。

“子航,我要调到省电视台去工作了,不是我要远离你,而是此刻有人更需要我照顾。我会常来看你,你不会怪我的,对吗?”

子航在照片里微笑地看着安静,他永远都会支持安静的一切决定,一如既往,从未改变。

安静感动,泪水悄然滑落。子航,再见!谢谢你的理解和支持。

刘小米正式成为了坤和集团员工,具体职位是总裁办公室行政助理。可今天,小米最艰难的工作不是其他,正是接待欧阳山的妈妈于欣洁。

于欣洁在欧阳山和刘小米回S市后,马上就生龙活虎地出院了。想到不但可以解决掉安静这个头疼的问题,还能找到刘小米这样的姑娘做儿媳妇,于欣洁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可是,从欧阳山回去后,除了刚到S市的那天,儿子来过电话,后来将近有一周的时间不仅没有了儿子的音讯,连小米的手机都一直是关机状态。前几天电话终于打通了,小米一副支支吾吾语焉不详的样子,儿子更是没说两句话就说有事情,马上把电话挂了。

于欣洁终于下决心要亲自到S市来看看欧阳山在忙些什么,也要看看小米和欧阳山发展得怎么样了。

刘小米接到于欣洁电话的时候,于欣洁已经到了S市国际机场。刘小米一看大事不好,赶紧给欧阳山打电话,可是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的提示音。其实,于欣洁下了飞机,也是先给欧阳山打的电话,同样是无人接听,这才给小米打电话,她以为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小米应该是和欧阳山在一起吃饭吧。

安静正式调到省电视台工作,最高兴的是欧阳山。其实欧阳山为了能方便和安静在一起,本来早有打算要将集体公司办公地迁往N市,只是因为在N市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办公地点才拖延了下来。如今,安静到省城来工作,真是再好也没有了。欧阳山坚持要为安静庆祝一下,本来他已经在S市最有名的私人会所订好了包厢,但是安静不想到太热闹的地方去,坚持两个人在家里吃顿饭就可。欧阳山一想,也好,确实很久没有为安静做过饭了。

很久没有这样的机会和安静呆在一起,欧阳山不想让任何人来打搅了属于他和安静的两人世界,一到家,他就把手机调到震动状态,放在了书房里。

照例是欧阳山在厨房里忙碌,安静一个人在欧阳山这个男人风格明显的单人世界里随意闲逛。第一次到欧阳山的公寓里来,安静也有点好奇。欧阳山的房子运用了大量的黑白对比色,主要选用了很硬朗的不锈钢和玻璃做装饰,整套房子呈现出现代感极强,极为冷峻的风格,和他主人的气质非常吻合。

安静逛到书房,愕然发现书房有一面照片墙,整面墙上挂的都是安静的照片,有安静高中时候的照片,也有最近几年的照片。安静不知道欧阳山什么时候、从哪里得来的这些照片,因为有些照片连安静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有保存。

安静心里酸涩不已,她忽然觉得欧阳山对自己的感情,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厚,只是安静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和欧阳山之间隔着点什么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让安静无法释然,无法在欧阳山面前完全放松。

安静听到有人在敲门,赶快收回走远了的思绪。

安静打开门,不仅愣住了,门外站着的于欣洁和欧阳天同样也愣住了。

“伯母,伯父,你们好!你们来了。”安静终于回过神来,赶快跟于欣洁和欧阳天打招呼,心跳不由加快了。隔了那么长时间,安静看见于欣洁还是有点怕。

“你怎么在这里?欧阳山呢?”

“哦,他在做饭。”

于欣洁已经一步跨了进来,继而透过玻璃门隔断,就看见了在厨房里系着围裙忙碌的欧阳山。

欧阳山刚好把饭菜都做好了,一边摘掉围裙,一边招呼安静:

“小静,开饭了。”

一抬头,欧阳山就看见了父母亲从天而降在面前。

“妈,爸,你们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事先不告诉我,我好来机场接你们呀。”

“山儿,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还和安静在一起?小米呢?小米在哪里?”

“妈妈,爸爸,你们刚到,我们先吃饭吧,有什么话我们吃完饭再说,行吗?”

“不行,山儿,我们来就是想看看你和小米发展得怎么样了,你们两个一回来连个电话都不打,我就寻思着事情不对劲,你看看你,你这过的叫什么日子?”

于欣洁看看欧阳山刚解下来还拿在手里的围裙,气不打一处来。儿子养了这么大,做父母的从没吃过他做的一顿饭,现在倒好,服侍起别的女人来了。

安静在一旁觉得自己再呆下去太无趣,对着欧阳山说道:

“我先走了,你陪伯父伯母吃饭吧。”

欧阳山一看这副场景,不便挽留安静留下来,他只怕妈妈口无遮拦,安静会受到更大的伤害,只好点头:“我送你。”

安静摆手:“我自己去吧,你好好陪陪伯父伯母。”

安静刚走出欧阳山的公寓大门,就迎头撞上了打不通欧阳山电话,只好跑过来通知欧阳山的刘小米。小米一看安静脸色,马上明白自己来晚了一步,欧阳山父母亲已经先自己一步到了。小米不知如何安慰安静,只是无力地说:“安静,你别难过。”

安静独自走在万家灯火的街头,看茫茫车流和人流各自匆匆,不知是为了哪个目的地而去。安静亦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她竟开始怀念起在灾区的那些个艰苦的日子。那时候虽然难,但知道难在哪里;那时候,感觉痛,也找得到痛的原因。

安静迷茫地走着,不经意间,她暮然抬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陈宇波的病房外。

……本章完结,下一章“ 洗尽尘埃饮风霜(第五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