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16章: 知己一人谁是(第二节)

《牵挂》

第16章 知己一人谁是(第二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周末的时候,欧阳山推掉了许多工作上的事务,和安静一起去了趟N市,因为那天是明浩高考分数揭晓的日子。

欧阳山和安静的汽车刚刚到N市区,明浩就给安静打电话,告诉她,他的分数出来了,超过一本线三十多分。安静高兴得跳起来,连声在电话里说“太好了,太好了,明浩,祝贺你!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欧阳山和安静特意在“昨日时光”订了包厢,接了明浩一起庆祝。因为有欧阳山在,明浩整个晚上始终别别扭扭,安静一直在旁调节气氛,希望两个人都不尴尬。

“明浩,你对自己读哪个专业有什么想法吗?”欧阳山希望以过来人的身份给明浩一点帮助。

“没什么想法,能录取到什么学校什么专业,又不是完全可以让我自己决定的。”

“你第一志愿填的是哪个学校?”

“忘记了。”

明浩对欧阳山任何一个问题的回答都很生硬,安静看看欧阳山,还好,欧阳山好像对明浩的抵触非常宽宏大量,脸上没有任何不快。

一场庆祝的晚餐,在不尴不尬中结束了。欧阳山和安静把明浩送回安静的公寓后,就去了他们曾经的家。

很久没有回这所房子了,进门后,两个人站在玄关里,都久久没有动。看着久违了的家,一时感慨良多。安静想,这中间有多少悬而未决的人和事,隔在她和欧阳山之间?如今又该何去何从?

子航一家的悲惨遭遇、明浩对欧阳山的反感、前村村民对坤和公司的仇恨、欧阳山父母对安静的不接纳、安静自己也无法理清的对陈宇波的感觉……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安静无法释怀。

欧阳山前几天已经提出要把耽搁了的婚事重新办起来,可是,安静委婉推却,说刚到一个新的单位,不宜马上结婚。欧阳山知道,这只是安静的一个托辞,但是他不想勉强安静去做她不是很愿意做的事,于是之后就没有再提结婚的事。现在,到了这个曾经留下他俩许许多多美好记忆的地方,欧阳山心底再次泛起涟漪。他见安静沉静不语,拉起安静的手在沙发上坐下,下决心要打开他们之间看不见的那个结。这个结已经困扰欧阳山很久了,丝丝缠绕,缠得他气闷难忍。

“闲云,你有什么想法能告诉我吗?”欧阳山抬起安静尖尖的下巴,柔声问道,“我有什么做得不够的,请你告诉我,好吗?”

安静看着欧阳山的眼睛,他的眼神一如过去那样深邃,目光灼灼,轮廓分明的脸上写满了深情。面对这张英俊的脸,这双情深如注的眼睛,安静觉得自己很难不沉溺在他的眼波中。

安静侧了一下脸,摆脱欧阳山捏着她下巴的手,站了起来。她怕自己在那样的气氛中很快就会迷失自己,丧失冷静思考的能力。其实,她和欧阳山一样,也想找到解开那个结的办法。

欧阳山也站了起来,走到安静面前,轻轻把安静拉进怀中:

“说吧,有什么难言的事不能告诉我的呢?闲云,相信我,一切都会有解决的办法。如果没有当初的相遇,没有地震灾区之行,或许我不会是现在的我,我还是那个自以为是,冷漠高傲的欧阳山。闲云,只有在你的世界里,我才是真正的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去做的欧阳山。”

欧阳山一收手臂,加大了拥抱安静的力量。

安静在欧阳山怀里转过身,面对着欧阳山,心里满是感动:

“好,野鹤,那我今晚就把心里的话都告诉你。”安静显然已经做出决定。她拉起欧阳山重新在沙发上坐下,“那我先从忻子航说起吧。”

欧阳山听安静主动提起忻子航的名字,心里微有震动。他知道,这对安静来说很不容易。他点点头,拉紧了安静的手。

在欧阳山面前回忆子航,对安静来说确实艰难。安静一直试图以最平淡的语气来讲述,但是当讲到子航患病,最后在怎样残酷病魔的折磨下去世的时候,安静还是难以抑制地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欧阳山知道子航和安静的恋情,知道子航已经去世,但是却不知道子航是在这样的病痛中去世的。他无法想象安静当时奔跑在医院时的情景,无法想象安静稚嫩的肩膀曾经承担了那样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打击。

欧阳山的心猛地被刺痛了,他默默拥紧了安静。见安静慢慢平静下来,欧阳山起身给安静去倒了一杯水,轻轻拍着安静的背:

“如果你难过,我们今天就不说了吧。”

“不,既然讲了,就让我把话都讲完吧。”安静抬头,看着欧阳山,“子航去世后,他的父亲回老家后不久,因为无法接受丧子之痛,很快也去世了。最可怕的事实就是,他们一家当时租住的房子就在前村,那个被西港钢铁公司严重污染了水源,土地和空气的前村啊!”

安静的话在欧阳山心里掀起了一场大地震,他一下子愣住了,显然,他已经领悟了安静的意思。

“安静,你一定对这些情况已经做过调查了,是吗?”

“是的,包括明浩的父母亲,很多前村的村民,在那几年里得各种绝症去世。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些都是由于钢铁公司的污染导致的,但是同样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的得病和污染没有关系啊。何况,很多事情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证据可以证明的,更重要的是人心!我认为,人心有时候是最重要的衡量尺度,不是吗?”

安静说到后来已经难掩气愤。

欧阳山此时彻底震惊了!他在客厅里徘徊着走来走去,久久没有说一句话。

终于,欧阳山走到安静跟前,蹲下来捧住安静的脸,非常郑重地说道:

“安静,你早就应该告诉我这些情况。原谅我在无意中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相信我,我一定会去弥补,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决办法。”

欧阳山站起来,把安静也拉起来,无限歉意涌上心头:

“对不起,原谅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给你带来的痛苦。相信我好吗,闲云,我愿意用一辈子来补偿曾经带给你的痛。”

安静依偎在欧阳山的怀里,她愿意相信这个男人给她的承诺。

……本章完结,下一章“ 知己一人谁是(第三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