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21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第四节)

《牵挂》

第21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第四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小马经过观察,发现立人外语培训学校马路对面的酒店十五楼以上朝北的几间房间正对着学校的楼顶平台,如果能租到这些房间,事情就好办了。他马上走进酒店,指定要北边十五楼以上的房间。

总台服务员摇摇头:“那几间房都有人住,刚刚还有两间空的,但是五分钟之前已经有人入住了。”服务员随即自言自语,今天什么日子,都要这个方向的房间。

“南面的房间有空的,要不要?”服务员看小马犹豫,赶快补充。

“能不能和刚刚入住的客人商量下,让他们把他们的房间让给我,他们搬到南面的房间去?我可以给他们损失费,给500元的损失费,好不好?你帮我打个电话吧。”

服务员答应给刚入住的客人打电话,心里想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给500,天,又可以包一个房间了。

电话打通后,那两个客人爽快地答应了。小马立即冲进电梯,边冲服务员喊:“我会和他们去结钱的。”

小马敲门,里面那两个人整理好了刚打开的行李正准备出来,小马拱手谢过,把500元钱往两个人手里一塞,马上冲进客房,走到窗边掀开窗帘一看,心里一阵兴奋,太好了!

从这里看出去,学校楼顶平台所有的角度一览无遗,整个景象全部暴露在小马的视线里。小马拿出摄像机马上开始拍摄起来,他扫了一个全景后,把镜头拉近对准歹徒,那个歹徒不知道嘴里在嘟囔什么,面部表情既着急又恐怖,被他紧紧拽着的男孩面无表情,好像已经吓傻了。小马把镜头摇过去,对准警方谈判代表,一看那人,小马愣住了,这个人好像在哪儿看见过?对了,是在安静的“特警在汶川”里见到过,难道这个人是省特警总队副队长陈宇波?可是,陈宇波此时不是应该在参加安静的婚礼吗?怎么可能在这里?

小马的大脑在几秒钟里迅速转过好几个问题,他顾不得再想下去,专心进行摄像。看监视屏里陈宇波的表情非常淡定,一直在对歹徒说着什么,然后脚步缓慢地向歹徒移动了一步,慢慢地又移动了一步,他的手里好像举着一张纸片样东西,小马想把镜头再拉近些,但是不行,已经拉得最近了。陈宇波好像是在和歹徒交涉什么,似乎是要把手里的“纸片”交给歹徒。然后,他在距离歹徒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时,歹徒好像在对他喊什么,大概是要他不许再靠近。只见陈宇波慢慢蹲下去,把“纸片”放在了地上,然后又慢慢地退回到他原来站立的位置,大概距离歹徒有三十米的距离。

歹徒拿到那张“纸片”后,眼睛很快瞄了眼,似乎有些悲戚,他很快把“纸片”放进了裤兜里。然后表情又恢复了凶狠,在对陈宇波喊着什么。

小马连眼睛都不敢眨,生怕漏掉了什么关键镜头,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上面楼层的客房里,他的窗户上面,一名从武警部队调派过来的阻击手正把枪架在窗户上,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对准了歹徒。

婚礼现场,欧阳山把省立医院替他和陈宇波治疗过的医生们都请来了,黄葳坐在他们医院同事一桌,一晚上心思全无,眼睛不时看向主宾席里空着的陈宇波位置。她实在等不及安静和欧阳山敬酒到她这一桌,借着上洗手间的机会走出了现场。

黄葳给陈宇波打电话,照例是没有人接。她愁眉不展,想去问问安静,知不知道陈宇波去哪儿了,到底会不会来,但是她又实在不好意思开口。踌躇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对陈宇波的担忧盖过了一切。黄葳果断返回婚礼现场,正看到安静由刘小米陪同要去休息室换装,黄葳跟了过去。

“安静,”黄葳在安静后面叫住她,“你,你知道今天陈宇波为什么没来吗?”

“哦,不知道呢。你也不知道?我去送请柬的时候,他还说一定会来的呢。”安静不便在黄葳面前流露她对陈宇波没来的担忧,“我的老搭档小马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正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黄葳一听,安静也不知道陈宇波的消息,心里更乱了。

安静掏出手机,拨通了小马的电话:

“喂,你跑哪里去了?我的婚礼你也敢溜号?”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第五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