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23章: 高帅富总裁欧阳山(第二节,第三节)

《牵挂》

第23章 高帅富总裁欧阳山(第二节,第三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有多久没来N市了?算来有六年了吧。如果不是这次工作上的重大事情,他会来吗?欧阳山在心里问自己。“伤心地“这几个字忽然冒出来,把欧阳山自己都吓一跳。幸好,同行的黄总,韩俊和司机谁都没注意他的表情。

车窗外的景物快速向后掠去,六年不见,N市变化相当大,最明显的是城市绿化,宽阔马路两边的行道树都由法国梧桐换成了香樟树,市中心圆形花坛中间的音乐喷泉被周围无数美丽的鲜花簇拥着,阳光照耀下,喷泉水花四散,折射出五彩的光环。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中不断有高档车穿梭其中,从中也可以一窥N市这几年经济发展水平。

然而此时欧阳山并没有多少心思欣赏街景,他眉头微皱,心跳都有些微加速,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但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这种情况哪怕是在创业之初,企业运作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而近两年来,集团走上正轨,发展前景更是前所未有地光明,小小的毒气事件也已经基本顺利解决,无碍大局,这点意外根本不可能影响到久经历练的欧阳总经理。欧阳山伸出大拇指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一时怔忪。

坤和钢铁公司高层为了迎接集团总经理的首次巡查,已经忙乎了两个小时了。李副总从昨晚八点半接到韩俊电话后,心里的忐忑就像倒翻了大染缸一样,五颜六色的连自己也辨别不清。两年前的坤和钢铁公司名字还是西港钢铁公司,李副总是当时的一个车间主任。在坤和集团兼并了西港钢铁公司,并改名为坤和钢铁公司后,他是从竞聘常务副总经理的六个人中脱颖而出的。两年来,公司从原来的濒临倒闭到扭亏为盈,李副总可谓功不可没。若非十天前出了毒气泄漏事件,李副总的工作业绩毫无瑕疵。可为什么,他心里总是惴惴不安呢?

欧阳山虽然从未来过钢铁公司,但不管怎么样,总经理的名是他的,所以坤和钢铁公司总经理办公室一直是给他留着的。这个欧阳山从未使用过的办公室,着实比他在集团公司里的办公室大了两倍多。全实木耐磨进口栗色地板,墙面是深米色进口墙纸,在豪华水晶大吊灯的照射下,那张大班台大得尤其夸张,两个姚明躺上去都宽余。

欧阳山只是在他豪华的办公室门口站了站,眼睛转了个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然后一句话都没说便往外走。一时间,一众随从谁也不敢开口。走到走廊一半,欧阳山突然停下脚步,扭头似是对韩俊说,又似是对李副总说:

“带我到会议室,通知公司所有中层以上十分钟后开会。”

3

安静吃完午饭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无意识地拿过桌上的紫色水晶沙漏把玩着。今天难得空闲,居然没什么新闻需要她去采访。做记者的人都有种矛盾心理,忙得脚不点地时,真希望天下太平,让自己喘口气;真的是天下太平了,他们就巴不得发生点什么才好。哪怕是小猫爬到树上了,老太太报警,警察叔叔拿出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精神搭救小猫下树这类的小新闻都能让他们眼睛一亮。

就在安静无聊之时,新闻部副主任何敢一副神秘的表情走过来,安静一看他那副样子,已经猜出一定有比较重大或者新奇的新闻了。果然,何副主任开口道:

“安静,毒气事件的后续报道有没有兴趣?”

“都结束了,还有什么后续?”安静瞪大眼睛,“主任你有什么新的线索?”

何敢故意转了下眼珠,拖长了声音道:

“刚刚坤和钢铁公司办公室主任来电,今天坤和集团年轻有为的董事长亲临坤和钢铁公司,亲自督促检查环保问题,希望我们能去采访,从正面报道下,挽回上次毒气事件对他们公司造成的负面影响。”

说完这句,接着何敢拿腔拿调地继续道:

“最重要的是,听说这个海归董事长是个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哦,而且据说帅比黄晓明!你一定要让小马多拍些他的特写回来,哈,也能提高我们的收视率。”

“哈哈,主任,难不成你也是小言作品看多了,以为真的有高帅富?”安静也忍不住调侃几句何敢。

“是真的,我这可是第一手情报啊。这可是照顾你,你要不想去,这么好的机会,我给岑安安去。”何敢颇有点威胁的味道。岑安安是新闻部一个年轻的记者。

“我去,当然去。”话说回来,玩笑归玩笑,不管人家是不是高帅富,活总是要干的。这样的后续报道对他们台和钢铁公司是双赢的事情,何乐不为。安静把沙漏放回原处,转头叫上小马就出门了。

刚走进坤和钢铁公司大门,他们的办公室主任蒋小姐就迎了过来。蒋小姐将近三十岁的年纪,一头柔顺的齐肩发,一身米色西服套裙,里面搭了件棕色抹胸,脖子上用橙色为主色调的花色小丝巾系了个韩国结,非常职业,精干,第一眼就给安静留了个好印象。

“安记者,我们上次已经见过了。”蒋小姐自来熟的样子,一看就是做办公室接待工作的绝佳人选。她看安静有点迷惑的表情,知道她对自己没有印象,接着像是解释给自己听,继续道:“上次现场太乱,你可能不记得我了,其实我一直在我们李副总旁边。”

安静点头,上次那种事故现场,自己确实无暇去注意其他人。

“没关系,安记者,我叫蒋虹。我们集团公司总经理对上次事故非常重视,昨天刚从美国飞回来,时差都没来得及倒,今天就从S市赶来这里了。”

“这样最好,我们正想采访下你们集团公司总经理呢。”安静微微一笑,示意蒋虹带他们去见总经理。

安静和小马跟着蒋虹来到她的办公室,等候她去通报。过了足有二十分钟的样子,蒋虹还没回来,一向好脾气的安静也有点耐不住性子了,小马更是忍不住埋怨道:“怎么回事,主动打电话约我们,难道现在见都不见?在N市,还没见过哪家单位,哪个人这么怠慢市电视台采访的呢。”

话音刚落,蒋虹匆匆进来,一脸尴尬不安神色,脸涨红着,好像刚挨过批,之前的娴静职业女性样子全无踪影,连声道歉道:

“实在不好意思,安记者,马记者。联系采访的事情我事先没有和我们集团老总的秘书沟通过,不知道我们老总从来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蒋虹说得急,一时有点喘不上气,她歇了下,赶快补充:“不过,我们今天刚刚开的会,都是关于这次事故的经验教训总结,以及今后的整改措施,有关资料我会整理一份出来给你们,”蒋虹看了下安静的表情,试探地说道:“不知道你们还可不可以给我们写份报道?”

安静非常敬佩蒋虹对公司的忠心耿耿,尽管心里对那个架子死大的老总腹诽了N遍,但她不忍心让蒋虹为难,只好保持着不介意的微笑表情,说:

“没事的。等你整理出来了,发我一份好了。哦,我把我的email地址发你手机吧。你的手机号?”

安静和小马悻悻地走出钢铁公司行政大楼,安静脸上当着外人的面保持的礼节性微笑已消失无踪,两个人都有点无精打采,小马感觉手里的设备好像也比平常沉重了许多,连带着今天的太阳都分外刺眼。没什么比白跑一趟更窝囊的事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曲阑深处重相见(第二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