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26章: 曲阑深处重相见(第四节)

《牵挂》

第26章 曲阑深处重相见(第四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下午二点半,此时迈进餐厅里吃午饭的人恐怕只有像欧阳山这样的人了。好的餐厅和一般餐厅的区别不仅仅是在店堂装修的华丽与否,这家餐厅的服务员很快就让欧阳山和安静领略了“高级”餐馆的水准。本已经是餐厅工作人员的休息时间了,但从欧阳山他们一进去,穿着暗色织锦缎中式工作服的年轻服务生就是训练有素的恭敬态度,引导他们到包厢,上茶、点菜,温言软语,和静谧、幽雅的环境很是贴合。安静在N市呆了这么几年,都不知道有这么好的一家餐馆在,她不得不佩服欧阳山的眼光和品味。

欧阳山为安静点了鲜榨核桃汁,浓郁的核桃香味氤氲在小小的包厢里,几样菜品都是按照安静的喜好点的,菠萝炒海螺片、蚝油生菜、盐水基围虾、黑胡椒牛仔骨,再加两个冷菜,点心是榴莲酥,菜都是寻常菜,关键是做得都非常精致到位。安静心里不是不感动的,她的喜好原来他还记得。欧阳山自己只要了一瓶依云矿泉水,不是生意上的需要,平常他都很少喝酒。说是他没吃饭,但其实他吃得很少,倒是已经吃过饭的安静,不客气地大吃起来。看安静那么专心地对付着手里的虾,欧阳山心里忽然就涌上来莫名的感动,漂泊了这么些年,自己一直想要找的难道不就是这样的感觉吗?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过再平常不过的家常生活。这次,我一定不能再错过了。欧阳山在心里暗下决心。

“小静,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怎么?我还没开始采访你,你就要采访我了吗?”安静边把一只剥了皮的虾塞进嘴里,边含讥讽地说。怨恨是没有那么怨恨了,可是不满还是难以控制地在心头跳跃。

“我随时等待你采访我,我接受你的任何提问,以后你就是我们坤和集团所有新闻的独家采访人。”欧阳山把手里的杯子扬了扬,做了个干杯的动作,然后像喝白酒一样自己喝了一小口:“当然,我也有个条件,你提完问题之后,要允许我提几个问题。”

“好,一言为定!”安静一口答应,感觉自己赚大发了。

不知是热菜热汤喝下去的缘故,还是因为获得了独家采访权兴奋的缘故,安静觉得很热,她解下了脖子上的小方巾,因地制宜地把小方巾当绸带束住一头披肩长发。欧阳山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当年那个高二女生安静恍惚又在面前。第一次见到她,她就是这样别出心裁地用丝巾把长发束在一起,说起话来眼睛亮闪闪的。这个当年S市中学生记者团的王牌记者,用甜醇的嗓音讲一口南方人少有的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对当时的“五一劳动奖章”和“S市十大优秀青年”荣誉获得者欧阳山的采访,所提问题超出一般职业记者水平,反应敏捷,表情异常俏皮灵动。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第一年,因为在大学时已开始研究的几项技术成果给公司乃至整个行业带来莫大收益,因此获得巨大荣誉的欧阳山,一颗年轻的心就这样被十八岁、正读高二的少女——安静征服了。

“哎,发什么愣!”安静拿手在欧阳山面前晃了晃,把走神的欧阳山拉回来。眼前的安静,眼神和当年一样清澈,不过比起当年多了一份沉静,还有一点——欧阳山在心里琢磨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恰当。想了想,他觉得应该是“忧郁”。对,就是这个词。这种不易为人察觉的忧郁,欧阳山觉得只有像自己那样深入了解少女时代安静的人才能体会到,一般人看到的安静肯定是开朗的,甚至是极其阳光的。可是,为什么安静会有那么一丝丝“忧郁”呢?一帆风顺的安静,生活无忧的安静,曾经那么明媚透明的安静。难道是自己当年对她的伤害造成了她的变化吗?想到此,欧阳山深深感到了不安。

安静看着欧阳山英俊的脸,心中暗自惊叹,经过岁月的洗练,具有成熟男人冷峻气质的欧阳山比之当年更有魅力了。只是现在的安静已不是当年天真伶俐的中学生记者,不会被一个有点成就的男人轻易吸引。安静拿起湿巾擦了擦嘴,从包里掏出录音笔放在桌上,提示欧阳山该言归正传了。

欧阳山一耸肩,绅士地作了个“请”的动作:“要开始采访了吗?随时恭候!”

安静对坤和集团公司的成立时间,发展过程,融资渠道,主要产品,今后发展方向等等作了详细询问,重点关注了坤和钢铁公司在环保上的投入和今后的打算,以及对此次事故的认识。欧阳山不动声色,看上去极其配合,有问必答,但其实他的分寸把握非常到位,即便是面对着自己心中向往多年的梦中女孩,他也能做到神智清明,每个问题该答复到何种程度,总是滴水不漏。尽管如此,一问一答间,欧阳山仍不免间或神思缥缈,几次觉得自己仿佛回到昨日时光——就像这个餐厅的名字一般。这难道不是因缘巧合吗?

安静轻吁一口气,关掉录音笔,随手放进包里。从不接受媒体采访的欧阳山,今天第一次接受采访,就是接受了我安静的采访,回台里后,主任该会怎么表扬我呢?想到这儿,安静感到少有的舒心:

“谢谢你的配合,欧董,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刚刚说过的条件了?你采访完,要允许我对你提几个问题的。”欧阳山抬眼专注地看着安静,眼里浮起一层迷雾,眼光深邃,和刚刚接受安静采访时冷静沉郁的欧阳山判若两人。

“那,请问吧。”安静一副异常坦然的样子,既然刚刚答应了,那就且听他想问她什么问题吧。

“你现在有男朋友吗?我知道你还没有结婚,这个我感觉到了。所以我只想问,你有男朋友吗?”

安静没想到欧阳山这么直接,一时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愣愣地看着欧阳山。

欧阳山也不说话,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安静面前,一把将坐着的安静拉起来,直直的盯着安静的眼睛。两个人就那样对峙着,距离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安静身上淡淡的绿茶香氛让欧阳山的心瞬时沉醉,几乎难以自持,真想把眼前这个女人紧紧抱进怀里。然而欧阳山克制住了自己。一时之间空气里弥漫开异样的情愫,暖昧得直让人嗓子发干。

安静嘴唇动了动,努力想让自己狂跳的心脏安定下来,一开口,她的嗓音还是明显变暗哑了:

“我——你——”刚出来两个单音节的字,欧阳山就用一根手指竖在她的嘴上,说了一个“嘘”字。

欧阳山想知道安静的答案,又怕知道答案。他怕那个答案出来打碎他所有的梦想,就像六年前那样。他就那样一只手拉着安静的胳膊,好像一个溺水者抓着唯一的救命稻草,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安静,似乎想从她的眼睛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主人,有电话了,主人,有电话了……”安静的手机适时地响起,把安静从尴尬和惶恐中解救出来。接起来,姨妈的声音透过手机在静悄悄的包厢里异常清晰:

“小静,晚上早点过来吃饭哦。今天有个客人,你一定要准时过来啊。”一听姨妈说晚上有客人,安静就知道是什么事情,准是姨妈和姨夫又要为她这个27岁的剩女牵线搭桥了。

安静脸微微一红,看一眼一直站在她面前,不曾因为她接电话而后退一步的欧阳山,稍稍往后扬了扬头,以便拉开和欧阳山的距离。这种时候,她一点都不希望和姨妈多扯这方面的事。

“姨妈,我在外面工作,过会儿再给你电话。”

“好,好,不过今天晚上一定要早点来啊。”姨妈好像有意放低了声音,“那个男孩子可是慕你的名,打听到你姨夫和你是亲戚,托人过来,一定要见你哦。”

安静着急地又瞥一眼欧阳山,急急地对着手机讲了“嗯,好。”两个字,就挂断了电话。

欧阳山抿着嘴巴,使劲压抑着笑容,显然,电话他都听到了,而且他已经听明白了电话内容包含的意思。这不就是他想要搞明白的事情嘛,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欧阳山的心里忽然像盛开的鲜花一般灿烂,下午开会时的烦躁心情一下子就消散了。欧阳山明白,就是眼前这个女人,这个小小女人才有这样的神力,能让自己那么快乐,这样的快乐离开自己已经很多年了。这一刻,他知道自己此生决不会再放手。他抬眼看一下手表,下午四点十五分了。他拉起安静的手,安静有点愠怒地想甩开,反而引来欧阳山拉得更牢更紧,安静只能由他拉着。欧阳山另一只手掏出五六张百元面额的钱放在桌上,然后一路拉着安静就出了饭店,就像之前从钢铁公司拉着安静出来一样,带着一点点霸道,一点点强悍,容不得人拒绝和犹豫。

安静不知道的是,他们这一路出去,引来了店里女服务生多少羡慕的眼光。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惆怅彩云飞(第一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