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3章: 欢颜如梦鸟空啼(第一节,第二节)

《牵挂》

第3章 欢颜如梦鸟空啼(第一节,第二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

五月份的北方A市,早晨的海边还稍有凉意。

结束了早锻炼的于欣洁顺道去买了点菜,走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了顺丰快递的业务员拿着一个快递文件袋子在她家别墅门口东张西望,一见于欣洁,忙问:“这里是欧阳山的家吗?”见于欣洁点头,快递员把文件袋递给她,让她签字。于欣洁签了字,看看上面写了“欧阳山”几个字,纳闷儿子的东西怎么会寄到这里来,她拿了快递袋子进门,顺手就放在了门口的鞋柜上。

中午吃饭时间到了,欧阳山的父亲欧阳天才从外面溜达回来,在玄关边换鞋子边自言自语:“这是谁寄来的快件啊?怎么还写‘欧阳山家长’收?哈哈!很多年没有被称作‘欧阳山家长’了,看着还真亲切。”

于欣洁从厨房出来,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问:“啊?什么家长啊?”见欧阳天手里的快递文件袋,忙说,“这是给山儿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寄到这里来了。”

“是给我们家长的,你看清楚没有啊?”

“给我们的?”于欣洁凑过去,看不清楚,又拿来老花镜,哦,上面还真写着“欧阳山家长收”。老俩口乐了,这是谁寄来的呀!

欧阳天嚷嚷着肚子饿,先去吃饭了。于欣洁忙着拆快递,刚一拆开,里面的几张照片就掉在了地上。于欣洁捡起来一看,咦,这上面的女孩子不就是安静吗?她忙招呼老头子:

“哎,你过来,你过来,看看这个女孩是不是安静?”

欧阳天忙戴上老花镜也走过来看:“对,是安静,没错。”

“旁边这个男孩子是谁啊?”于欣洁纳闷了。再翻下去,后面的几张照片看得于欣洁的脸色马上变了,那是安静和一个他们不认识的男孩牵手,拥抱等很亲热的照片。

于欣洁的手开始发抖,好不容易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来,翻看那些文字材料,越看脸色越难看,看着看着头也开始晕起来,心脏跳得厉害,终于支撑不住躺在沙发上,连声叫着欧阳天:“快叫山儿回来,叫山儿回来!”

欧阳天不明白怎么回事,拿起于欣洁丢在地上的资料仔细阅读,看到后来也是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于欣洁慢慢平静下来,对着沉默不语的丈夫说:

“要想个办法,这个婚不能让他们结。有个前男友倒也罢了,命还这么硬,克死了男人。山儿绝对不能娶这样的女人,绝对不能。今天是几号?几号啊?”于欣洁一时慌乱,怎么都想不起是几号,赶快拿来手机一看:2008年5月9日。对了,山儿和安静定的是16日在N市举行婚礼,18日在A市办婚礼。现在阻止还来得及,来得及。可是这个时候怎么才能把山儿叫回来呢?

于欣洁正在慌乱中,家里的电话响了,欧阳天接起电话:

“喂。哦,是冰儿啊。我们都好……”欧阳天话没说完,于欣洁从他手里抢过话筒:

“冰儿啊,是我,阿姨。阿姨要你帮个忙,你可一定要帮我啊,这个事关你欧阳哥哥一生的幸福……”

欧阳山在集团办公室里忙完了繁琐的事务,正收拾着办公桌,打算赶去N市。今天,他和安静约好了下午一起到民政局领证。想着终于可以和安静名正言顺地成为正式夫妻,欧阳山的脸上有藏不住的喜气。

刚想出门,欧阳山手机响了:

“你好,请问哪位?是冰儿啊,难得美女主动打电话给我啊。”欧阳山一听是表妹盛冰,就马上一副轻松的语调。

“啊?严重吗?好,我知道了,我尽快过去。”

欧阳山放下电话,马上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招呼韩俊进来:

“你马上替我订一张去A市的机票,越早越好。”

“好,知道了。”

欧阳山眉头微锁,心里有一丝不安掠过,他不知道这个不安是因为听到了妈妈于欣洁心脏病发作住院的消息,还是来自于什么,总之他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可眼下他顾不上多想,赶快拨通了安静的手机:

“小静,对不起,我妈住院了,刚刚我表妹来电话告诉的,她是A市第一医院的医生……好像是心脏有问题……听她说很严重,在重症监护病房里呢。所以我下午要赶过去看看。真的抱歉,到那里我再和你联系。我不在,这几天你自己要当心……好,我会和你联系的。”

欧阳山搭乘当天下午的飞机去了A市。

2

李有杰算准了他发出的快件这会儿欧阳山的父母应该已经拿到手了,为了确认下消息,他装作是欧阳山老熟人的样子,拨通了韩俊办公室的电话,果然,韩秘书告诉他,董事长有事回老家了,有事可以由他转告董事长。李有杰赶紧说“那我直接打他手机吧”就把电话挂了。

李有杰得意了,果然,一切都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欧阳山这个婚算是结不成了。从集团公司到钢铁公司,都在传董事长欧阳山要么不恋爱,一恋爱就非常投入,对女朋友极尽宠爱,每天不辞辛苦在S市和N市之间赶来赶去,就为了晚上可以陪在女朋友身边。最近还有个说法,董事长准备将集团公司办公地点从S市迁往N市,目的就是为了能和女朋友多些时间相处。这些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欧阳山和安静的甜腻样子李有杰是见过的,所以他想象着欧阳山得不到安静时的难受,痛苦样子,心里不仅乐开了花。

现在,该在火上再添点油了。李有杰随即拨通了安静的电话。

“安记者吧?你好,我是坤和钢铁公司的李有杰。”

安静奇怪李有杰怎么会给她打电话,模模糊糊听欧阳山说起过一两句,好像他已经被撤职,并被开除出钢铁公司。

“你好,请问找我有事吗?”安静还是很有礼貌地问。

“当然有事了。安记者,咱们长话短说,你还记不记得忻子航是得什么病去世的?”

安静心里一惊,他怎么会知道子航?

“不好意思,李总,你有话请直说,我不知道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安静还是很客气地按照李有杰以前的职务称呼他。

“如果我没搞错的话,你的前男友忻子航是得恶性淋巴瘤去世的,而他和他的父母当时租住的房子就是在前村。作为钢铁公司的元老,我对钢铁公司过去对周边环境污染状况的严重性是一清二楚的,前村当年有不少人都得了莫名其妙的恶性毛病。你是记者,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你可以去采访前村村民,只要是有点年纪的人都知道那些情况。忻子航的毛病得病原因是什么,难道当年医生没和你说过?”一口气说到这里,李有杰在电话里哈哈笑起来,“安记者,你不要被感情蒙蔽了眼睛,你的男朋友欧阳山当初就是钢铁公司的股东,所以,可以这么说,害死你前男友忻子航,他也有份。”

李有杰说完这些就挂了电话。他知道,说到这里就足够了。以安静的智商和记者职业敏感性,她一定会去调查个清楚明白的。哈,欧阳山啊欧阳山,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安静放下电话就傻掉了。她觉得一时之间脑子里一团浆糊,怎么都理不出个头绪来。半晌,她才想着给欧阳山打个电话问问。电话里传来“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才让安静想起,他这会儿可能还在飞往A市的飞机上。

怎么办?李有杰的话可信吗?他毕竟是被欧阳山撤了职并被开除的人,若说他瞎编乱造诋毁欧阳山是完全有可能的。安静这样分析着。可是,自己去查一查也没有什么吧?把事实搞搞清楚对谁都没坏处,也免得今后相处有隔膜。

这样一想,安静站起来,很快冲出了办公室。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一节,第二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