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36章: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第一节,第二节)

《牵挂》

第36章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第一节,第二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

待欧阳山养好伤,美国警局也终于解除了对他的出境限制,已经又是将近一年过去了。

欧阳山带着满心的期待和憧憬回到国内,找到安静家时,发现安静已经搬家。站在那扇曾经熟悉的门前,欧阳山只有“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无奈和失落。此时,安静家对门的阿姨刚好从外面回来,欧阳山忙向她打听安静家搬去哪里了,那个阿姨想了很久,说是安静妈妈告诉过她一个小区的名称,但她实在想不起来了。就在欧阳山失望万分的时候,阿姨告诉他,她只知道安静去了N市的N大学读书。欧阳山高兴极了,当即搭乘高速大巴赶到了N大学。

一直靠在欧阳山肩上听他讲述的安静,随着欧阳山的叙述,心里早就如擂响鼓,此时她迷茫地抬起头来:

“你来过我学校?为什么不找我?”

欧阳山眼神黯淡,语气却依然平实:

“我找你了。”他停顿了一下,“可是我——”

欧阳山语气哽了下,似乎说不下去了。安静看得出欧阳山心里的难过,她用眼神询问:你怎么了?

“我看见——你和他了。”

欧阳山不想说得太具体,似乎再描述一次那时的情景都会让他重新体验一遍那种醋意满满的心痛和无奈。他没想到在经历了千难万难之后,当他终于可以看到安静的时候,等待他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安静和那个瘦高的男孩手牵手,互相打闹着,而后还互相喂吃冰淇淋的画面,在他黯然回到美国后,还总是一遍遍地刺激着他,越是想忘记,越是深深烙在心底,越涂抹越明显,让他感受了什么叫做“心在滴血”。

欧阳山重新回到美国后更加沉默寡言,只是拼命学习,拼命工作。韦海伦看在眼里,暗下决心,一定要让欧阳山彻底忘记安静。

安静站起来,在客厅里无目的地徘徊,不时默默地看一眼欧阳山痛楚的眼神,事隔多年他看起来似乎仍然很痛心——原来是这样。安静的心似乎也猛地紧缩了下,她不知道此刻自己该说些什么。

当命运之神要摆布你的时候,除了服从,我们还能做什么?

2

在欧阳山离开安静一去两年没有音讯之后,忻子航,N大学计算机系,一个同样聪明出色的男孩开始走进安静的心里。可以说,子航是安静主动追求来的。

也许是安静心里对欧阳山的怨恨使然,也许是子航的默然温良不同于欧阳山的强势气质让安静感到新鲜的关系,总之,大二的某一天,安静忽然就对那个沉默寡言,瘦瘦高高的计算机系才子忻子航产生了兴趣。

安静听说忻子航不是本省人,他的母亲是北方一个小乡镇里出名的美女,父亲是当年的知青,和当地姑娘结了婚后就留在那里当了乡村教师。子航的父亲当初功课极好,但是因为家里成分不好,没有考大学的资格。子航有个姐姐,比子航大了将近十岁,但父亲一直希望能有个儿子。好不容易盼来了儿子,子航一出生,有文化的父亲给他取了一个极富书卷气的名字,父亲把自己的全部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甚至自己编教材教儿子学习。子航果然不负父亲期望,自小功课优秀,长得文气,性格温顺,老师同学、乡里乡亲都很喜欢他。子航考上大学时,姐姐早就已经出嫁了。他来到N市读书后,父母心疼子航,怕子航生活上没人照顾,父亲干脆辞掉了乡村教师的职位,夫妻俩跟着子航来到了N市打工,在租金便宜的郊区租房子住了下来。

安静大一的时候还抱着能再见到欧阳山的希望,总觉得欧阳山有一天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欧阳山那个手机号码,安静拨打过很多次了,除了听到“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外,安静还一遍遍听到自己的心脏发出的越来越绝望的声音。

大二时候,新闻系和计算机系联合搞了一次到福利院做义工活动,一个男生搭配一个女生,组成一个小组,可以给福利院的老人唱歌,跳舞,讲故事,理发……总之是看你擅长什么了,实在不行的,去给老人读读报纸上的新闻也可以。活泼的安静被安排和性格腼腆的忻子航组成一个小组。

被安排让安静和子航服务的老人,是个退休老教师,将近八十岁了,但是心思时尚,让儿子给他买了台电脑来,正在学电脑。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总是学过就忘。那天真是赶巧了,他知道子航是学计算机的,赶紧把平常用电脑时碰到的问题一股脑地请教子航。而这些问题,对于子航来说实在是太过简单。但是子航丝毫没有不耐烦和看不起的神情,非常认真地帮助老人解决问题,手把手地教老人操作。有几个问题,看老人一时记不住,忻子航耐心地在纸上把每一个操作步骤,一步步地写下来,让老人保管好,按照他给的菜单操作就可。安静在一旁什么都帮不上,只是无声地看着这个叫忻子航的男孩,他有一双明亮如黑夜里星星般的眼睛。

以安静的骄傲,总以为子航以后会主动来找她,谁知道,子航不仅没有主动来找过安静,就连在学校里偶尔迎面碰上,也是一副不认识安静的样子,目不斜视地擦肩而过。安静开始郁闷了!

终于有一次,安静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又迎面碰到了忻子航。远远地,安静就看见忻子航低着头,急匆匆的样子朝她这个方向而来,安静截住了他的去路:

“忻子航,干嘛去?”

子航抬头,脸即刻微红。

“怎么,看见我装不认识?”安静一看子航尴尬,更来了劲儿,“去哪里啊?我陪你去吧。”

“我,我,去图书馆。”

“图书馆?那你怎么走了相反的方向?”

忻子航的脸顿时从粉红转成大红。

在后来安静和忻子航确立了恋人关系后,子航终于老实地告诉安静,其实很多次校园偶遇都是他有意安排的。自从和安静一起去福利院做义工后,安静的身影就牢牢地占据了子航的心。但是,以安静自身的优秀和优越成长环境,子航的自卑感让他没有勇气去接近安静,更没有勇气去追求安静,只能那样期待偶尔在校园里看到她。

在有子航陪伴的日子里,安静心里的伤痛渐渐痊愈了。他们一起上图书馆查资料,一起看电影聊天逛街,节日里一起去郊游。忻子航性格温和,总是处处让着安静,安静使使小性子,发发脾气,子航总是包容地笑笑。

就是这样一个可爱,善良的男孩,原本可以有大好前程的男孩,却因为一场猝不及防的残酷疾病,无奈地离开了这个他还来不及好好体验的美好世界。

安静清楚地记得,大三的下学期,就是暑假过后的国庆节前夕,忻子航忽然发烧,说喉咙痛。她陪他到校医务室配了一些感冒药,吃了三四天没见多大好转,安静又陪他到市里的大医院去看,医生也说是感冒,又是打吊针,又是吃药的,好好坏坏地又过了十来天。直到最后看了五官科,那个N市著名的五官科医生让子航去拍喉镜,片子一出来,医生当即决定给子航做活检。

……本章完结,下一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第一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