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44章: 欢颜如梦鸟空啼(第三节)

《牵挂》

第44章 欢颜如梦鸟空啼(第三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

欧阳山下了飞机直奔A市第一医院。

很多年都在外面飘着,对于自己的家乡A市,欧阳山其实并不熟悉,他在这里只呆到高中毕业。进了第一医院后,欧阳山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表妹盛冰:

“冰儿,我欧阳山,现在到医院了,你在哪里?好,我来找你。”

欧阳山在医院里忙忙碌碌的人群中穿梭,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住院部,看电梯忙碌得要等上几批才能轮到自己,他直接就爬楼梯到了八楼盛冰办公室。

盛冰,比欧阳山小一岁,今年三十一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四五岁的样子,大概继承了母亲家族的优秀遗传基因,长相俏丽,身材高挑挺拔,看上去和欧阳山有几分相像。见到欧阳山,盛冰笑了:

“哥,你来了。我快下班了,就等着你来呢。着急了吧?”

“是啊,好端端的,怎么忽然病来得这么急呢?”

“上午来的时候是很危险,现在病情稳定多了,你别急。阿姨自己要求住普通病房,所以已经从ICU转移出来了。”

说话间,盛冰已经带着欧阳山到了于欣洁的病房。干净整洁的单人病房里,于欣洁戴着面罩正在吸氧,她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欧阳天陪在旁边,看儿子进来一脸着急,示意他坐下,轻轻地说:“不用急,已经过了危险期。”

听到说话声,于欣洁睁开眼睛,见儿子来了,她的眼泪就涌了出来。欧阳山赶快过去,拉住了妈妈的手。

“山儿,你终于来了。不许走了,陪着妈。”于欣洁哽咽着说。

“妈,你好好养病,我不走。”欧阳山见妈妈比前些时候看到时好像消瘦了些,心里也酸酸的。

于欣洁确实憔悴了很多,虽然病是装的,不过好歹是五十六七岁的人了,因为安静的事情焦急上火,一时面色也变得难看了,心跳加快,血压上升倒也是真的。

N市的马路上。一辆黑色的牧马人越野车快速地驶向市医院。

安静心里矛盾极了,她想知道事情的答案,又怕知道答案。但是,记者的职业好奇总在驱使着她去搞清事情的真相。

路上,安静电话联系好了市医院血液科的汪主任。汪主任也是当年忻子航的主治医师,在治疗过程中的频繁接触,安静和他很熟悉了,当时治疗忻子航的时候汪主任还只是主任医师,没有当上科主任,如今已经是本省血液疾病的权威专家了。

汪主任见到安静便老熟人般开起了安静的玩笑:

“安静啊,这几年越长越漂亮了啊。今天这么急匆匆地找我有什么重要事情啊?”

“汪主任真会开玩笑,怎么可能越长越漂亮。”安静自谦,然后开门见山道,“我找您就是想了解下,忻子航这种病的发病机理究竟是什么?当初我年轻,一边要上课,一边要到医院照顾子航,子航得病的真正原因一直都没有搞清楚过。”

汪主任知道安静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否则不会事隔那么多年来问这件事情。他示意安静坐下,略沉思了一会儿,说:

“这个恶性淋巴瘤的发病原理比较复杂,目前也没有一个很确切,非常有说服力的说法。国际通行的说法是有五大原因,分别是物理病因,化学病因,免疫因素,遗传因素以及病毒病因。”汪主任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因为听说忻子航是个学业很优秀的大学生,当时我觉得很惋惜,所以对他也就多关注了一些,对他的情况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就忻子航的个体来讲,基本可以排除物理病因和遗传因素这两大致病可能,那么剩下的几项到底是哪一项导致了他得病,不好说。”

听完汪主任的话,安静犹豫了下,还是问道:

“他和父母亲当时租房住在近郊的前村,听说那时候前村附近的西港钢铁公司污染比较严重,那么,这个算不算化学病因?有没有可能导致子航得病?”

“哦?有这个事啊?看来当年我对子航了解得还不够,我以为他是外地人,不知道他住在本市近郊。”汪主任说完这句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安静的问题上,“钢铁公司的污染主要是对空气,水质的污染,也会间接影响到土地的质地,导致很多方面的污染。这个对人体深层次的影响如何,短时间内不好说,但是时间长了肯定是有影响的。每个人的免疫系统免疫力高低不同,同样环境之下,每个人的反应也会不一样。”

“也就是说,子航得病也可能跟那里的环境有关系了?”安静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跳都加快了。

“我只能说,有可能。”汪主任显然很严谨。

刚走出医院,安静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安静一看是欧阳山来电,赶紧接起来:

“阿姨情况怎么样?”

“还好,你呢,在忙什么?”

“嗯,在采访。”安静犹豫了下,说了个模糊的概念,然后安静忽然问道,“你们集团是什么时候把钢铁公司兼并过来的?”

电话那头的欧阳山对安静突然提这么个问题,感到很奇怪,但他还是答道:“两年前。怎么了?”

“两年前?”安静想了想,问道,“在这之前你是西港钢铁公司的股东吗?”

“是啊。当时在美国的时候帮导师做一个项目,很成功,我赚了一笔钱。大学里的一个同学当时也在美国留学,他就鼓动我投资到他父亲的钢铁公司,我考虑后同意了。不过我也就是挂名而已,每年分点红利。后来听说公司污染比较严重,市里要求他们进行大规模改造,环保投入的增多,导致利润大幅下降,再后来他们就把公司全部转让给我了。”欧阳山站在病房门口打电话,刚说到这里,听里面于欣洁叫他,只好对安静说,“我得挂了,我可能还要在A市呆几天,你自己要小心啊。我会尽量早点回来,咱们的婚礼不能耽误了。”

“好,知道,你向阿姨转达我的问候吧。再见。”

得到欧阳山的肯定回答后,安静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上车,如何把车子开上马路的了,只觉得头脑发胀,心跳得厉害。稀里糊涂间,她发现自己车子的方向是前村。总有一种声音在引领着她,前村,去前村,那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可是,就算得到答案了,接下去该怎么办呢?安静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一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