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牵挂 [目录] > 第50章: 欲语心情梦已阑(第三节,第四节)

《牵挂》

第50章 欲语心情梦已阑(第三节,第四节)

柯可丹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

被于欣洁一顿抢白的安静,又气又急,羞愤难当。

安静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人家出身的大小姐,但从小也是父母和姨妈姨夫四个人心中的掌上明珠,更不要说养育她长大的外婆,更是把她当做手心里的宝,照顾得周到细致。读书时候,安静又是学校里同学老师眼中的好孩子,好榜样,一直都是众人守护的中心,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安静只觉得头晕目眩,她咬着牙齿,浑身不受控制地发抖。

平日里在工作中受了什么委屈,安静一直是个心胸很开阔的女孩,小事情她都不太去计较,要不是于欣洁出言太过激烈,真正戳到了安静不能对外人道的隐私和痛处,安静也不至于有那么剧烈的反应。

放下电话后,安静脸色惨白,本就因为发烧而发白的唇色,此时更是显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在于欣洁那里受到的委屈和几天来对欧阳山的疑问,不满,惶惑,怪责都一股脑儿地涌上心头,纠结在一起,生生地把安静的眼泪逼迫出来,不管明浩在一边,安静控制不住地无声流泪,渐渐地越来越难以抑制。

一声声压抑的哭声,让张明浩在一旁不知所措,惶恐得手足无措。明浩从未见过安静这么柔弱的样子,一直以来她都是他的大姐姐,甚至是他的家长,所以明浩对安静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敬畏。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跟安静接触时间的增多,慢慢地敬畏心渐渐少了,心里不知名的情愫悄悄生长,可是安静在他面前始终保持着长辈般的尊严,现在这副样子真把明浩给吓住了。

安静的手机响起来,安静动也不动。明浩一看是欧阳山来电,迟疑了下还是拿过来递给她。安静瞄了一眼,一声不吭就扔在了一边。她慢慢起身,走到卧室里去。

过了好久,安静都没有从卧室里走出来。明浩在门外叫她:“安静,吃饭了。”

明浩见没有回音,敲了敲门,然后就进去了。只见地上放着一个很大的旅行箱,安静正在整理东西。见明浩进来,安静站起来,对他说:

“明浩,你的东西你也去整理好,我们搬到我的房子里去。”

明浩迟疑地看看安静,见安静神色已经平静下来,知道她一定是作出了什么决定,于是明浩说了一个字“好”。刚欲转身出去,又想起什么,对安静说道:“先去吃饭吧,都快凉了。”安静点头。

明浩帮安静提着行李,在玄关里等她。见安静又是半晌没有出来,他又把行李放到地上。

当真的要离开的时候,在这座大房子里和欧阳山一起度过的点点时光,无可抑制地霸占了安静的记忆,即便是再普通的小事,也是浸润着无限的甜蜜和温馨。欧阳山带着安静第一次来看这座房子时的情景,安静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时候,他们以为爱情可以无往不胜,爱情能够成就一切。而今,生活又给安静上了一课,原来,爱情有时候很无奈,很无力。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又说,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安静记得,马卡姆在《夜航西飞》里说过,如果必须离开你曾经住过、爱过、深埋着所有过往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决绝地离开,永远不回头。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更好,它们已经消亡了。虽然未来藏在迷雾中,叫人看来胆怯。但当你踏足其中,就会云开雾散。

安静脸色已然恢复正常,她甚至微微笑了笑,然后对着这座大房子轻声在心里告别,再见了,就让一切随缘随性吧。

安静起身,果断走到玄关,示意明浩出发。她没有转身,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4

陈宇波匆匆告别还在医院里的安静后,到单位里向一起工作多年的同事们作最后道别,然后就急急地往省会城市S市赶,到了S市又直奔位于市区南部的省特警总队。

从今天起,年仅31岁的陈宇波就从N市特警支队支队长调到省里正式就任某省特警总队副队长了。

年轻的陈宇波站在自己的新办公室里,知道自己人生新的一页就要展开了。

陈宇波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大学毕业,刚到特警支队报到时的情景。那天接待陈宇波的管人事的中年女警官,看到皮肤白净,身材虽然高大却略显瘦削,文质彬彬样子的陈宇波,一个劲地对着他上下打量,还要他出示身份证来核对身份。后来成为同事熟悉后,女警官直笑自己眼神差,那天她真的怀疑陈宇波是不是就是单位新招来的警官大学高材生。

参加工作以后,陈宇波仕途一路顺畅,很多人在背后议论他有某某后台,什么他叔叔是市里的某领导,他爸爸是公安系统的老领导之类……陈宇波对此的态度是不解释,不回应,他只是踏踏实实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其实陈宇波对自己非常了解,他就是那种与生俱来的敢于尝新,喜欢冒险的男人,所以这个职业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叫“工作”,可对于他来说,从事这种职业简直就是“爱好”。把干工作当成爱好的人,这个工作要是干不好,那就是天理都难解了。几年来,陈宇波在多次突发事件中总有灵光一闪的主意,而且他出的主意屡奏奇效,因而也屡立战功。最近两年,陈宇波更是名声远播,已经不仅是本省系统内出了名的智多星,连外省有什么难办的突发事件发生,都会请他去出谋划策。每年,他的母校警官大学开在职干部培训班,有几个专业的课,陈宇波都会被请去当专讲老师。

留言总会止于智者。陈宇波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和敬业精神赢得了上上下下的尊敬,他的几次提拔和破格提拔,没有人提出异议。

说实话,对于自己取得的成绩,陈宇波说自己一点都不自得,那是假话。但是,陈宇波的聪明就在于,他明白一个人水平的高低,内涵的深浅,并不在于其是不是拥有人性的弱点。人性的弱点无可避免,人人都有,关键在于这个人能不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弱点,以及是不是有自制力和自控力,把这种弱点控制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陈宇波自然是属于自制力和自控力极好的那种男人。

陈宇波在办公桌前坐下来,刚到一个新环境,一时觉得没什么事情要做,想到以后就要在S市生活了,他有片刻的不自在。他又想到了下午欧阳山打给他的那个电话,心里涌上来一丝担忧:安静怎么样了?想给她打个电话,但是发现他竟连她的手机号码都不知道。陈宇波自嘲地一笑,瞎操心吧,怕是人家小夫妻现在早就已经甜甜蜜蜜在一起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去年春恨却来时(第一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