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最强雇佣兵 [目录] > 第117章:、正副会长的差距

《最强雇佣兵》

第117章、正副会长的差距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圆圆虽然站在旁边没有听清楚刘全和朱镕在电话里说什么了,但是她从刘全的表现当中能够体会到朱镕的口气。这刘全被骂的根本就不敢反驳。

放了电话,刘全一身都轻松了很多,“见鬼了今天,什么鸟事……圆圆,你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朱镕会长他都知道了什么?”

圆圆很委屈的说,“当时我伺候朱镕洗澡,我趁他的洗澡的时候偷偷的从他的衣服里面拿出公章,准备在文件上面盖章。不想这个时候他口袋里面的电话响了,不等我说话他就冲出了洗手间,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幕……”

刘全急问,“结果你都和他说什么了?”

圆圆,“没说什么,他一看这合同就仿佛知道了一切,当时就在骂你……”

刘全微微呼吸,然后挥挥手,“你先出去,我知道了……”

朱镕绝对是个看起来很年轻但实际上却特别老的人。协会里面的所有人都知道朱镕已经五十大几了,但是这个家伙脸上几乎还没什么皱纹,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私下里用的是什么美容用品。多少人都对他的皮肤很嫉妒。但是每每问道他这个问题的时候,朱镕总是说——我没有用护肤用品,都是自然生长。

每每这个时候,询问者总是在心里面骂他一句——你个老不要脸的,叫你传授点秘诀会死啊……

刘全对朱镕的皮肤也是十分羡慕,但是这个老不要脸总是不告诉他秘方,刘全对此甚是不满。

推开办公室大门,朱镕戴着一副他自认为很时尚而实际上却老土的不得了的老花镜,见得刘全进来,朱镕拿过桌面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坐吧刘全。”

刘全站在办公桌对面,摇头,“昨天惹朱会长生气了,我不敢坐。”

朱镕冷笑一声,“你也知道不敢这两个字啊……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任何人想要更改俱乐部的名字,都不通过。我们华南市拳坛没有这个先例,我也不想在我手上开这个先例。你的耳朵聋了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刘全很乖顺,温顺的就像一只小绵羊,“朱会长,我就是一时冲动,头脑发热……你别误会,我知道我错了。”

朱镕一只手敲着桌子一边说,“我和你说多少遍了,作为官员,我们要为老百姓做实事,而不是利用手上的这点权利做金权交易。我们的全力谁给的?老百姓的,你这样做是不厚道的。你老实跟我说,这一次你又收了人家多少钱?”

刘全低头,完全是一副小时候学生犯了错等待老师惩罚的表情,“事情还没办成,我没收人家的钱。”

朱镕又喝了一口茶,冷笑着说,“你也好意思,这一次要更改名字的俱乐部叫蓝星,蓝星就是一个垃圾俱乐部,这样的俱乐部存在拳坛联盟里面就是个屁,这么垃圾的球队早该踢出拳坛联盟。你还为这样的垃圾俱乐部走后门更改名字?改名字做什么?无非就是用一个新的名字,继续坑骗拳迷们的华夏币,这样的勾当你居然也跟着去做,你眼睛长屁股上了还是你不想混了。”

刘全继续说,“属下不敢,朱会长,这一次是我疏忽了。”

朱镕声音陡然提高了很多,“倏忽?我看是故意吧,说,收了人家多少钱,从实交来,否则你这个副会长就别做了,回去种田算了。”

刘全一阵汗颜,只好开口道,“朱会长,事情是这样的。这一次是刘书记的公子来请求帮忙。人家是刘书记的公子啊,请我帮这点小忙,我实在没有办法拒绝啊。”

朱镕一副很不屑的表情,“刘书记?那个刘书记?你自己不也姓刘么。”

刘全说,“我说的是咱们华南市的市委书记。”

朱镕大惊,瞬间坐直了身体,“是他……他的公子找你帮忙的?”

刘全点头,“不错,正是如此,是刘书记的亲侄子来找我帮忙,亲自上门拜访的。朱会长,你也知道,这年头,不讲求的人情说不过去啊。你说人家一个堂堂公子上门来求我,我能不答应么?”

刘全说的很无奈,搞得好像这不是他的错一样,好像他非常无辜似的。

朱镕微微皱起了眉头,“刘书记的侄子上门来找你……这不可能啊,我昨天还和刘书记的的侄子吃饭来着。他都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情……你确定来找你的那个人是刘书记的侄子?”

刘全刚想开口说当然,但是仔细一想……却是存在端倪,这个叶凡虽然很有官架子,但是却是没有实际的证据证明他就是刘书记的侄子。

想到这里,刘全哑口无言了,他之前根本没有怀疑过叶凡的身份,此刻被朱镕提起,他才大惊失色。

朱镕马上拿起电话打了一个电话,客套了几句后放下电话。他抬头看着刘全,“刘公子刚刚否认找过你,昨天来找你的根本不是刘公子,或者,你根本就是在欺骗我……现在,我最后问你一面,昨天你收了人家多少钱。要么你如实告诉我,要么你就给我滚蛋,回家去种田!”

刘全知道这回朱镕是真的发飙了,当下刘全身体都矮了一截,整个人慌了。

朱镕大喝一声,“不说是吧,好,很好……从明天开始,正式接触你在华南市拳坛协会副会长一职……”

刘全额头上冷汗直冒,“朱会长,我说,我说,我都说……你手下留情啊。”

朱镕脸色冷峻,一副大权在握的表情,“那就从实说来,有半点谎言,你就回去种田……”

刘全很无奈,“朱会长,我昨天收了别人十万块,是一开始的定金,和他们说好了,事成之后继续交付后面的华夏币。这件事情是我错了,我一时冲动,一时眼红……一时被金钱冲昏了头脑,都是我的错……”

朱镕摇头,“你以为你是在跟三岁小孩子说话么,十万块?更改一个名字的俱乐部才给你十万块……我看一百万都不止吧……”

刘全冷汗直流,其实他根本没有收叶凡他们的钱,只不过现在朱镕发飙,一口咬定他收了钱。刘全觉得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和朱镕继续争辩下去的话,搞不好自己就真的要回家种田了。他很清楚朱镕的性格,朱镕的性格和他的皮肤一样,朱镕是一个表面上道貌岸然,其实心里面不知道多势力。他今天一口咬定自己收了别人的钱,别的都不说……以刘全的揣测,这个老狐狸肯定是要自己出血了。

刘全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朱老,我说句实话,昨天我真的只收了五十万,真的是五十万……”

朱镕摇头不已,继续冷哼,“算了吧刘全,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我告诉你,我随时都可以把你遣散回家。五十万的收费……太少了,以你的性格,你至少收人家百万以上……你跟别人说你只收了五十万,别人还可能会相信,但是你跟我说这话,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刘全咬着下唇,心一狠,截手道,“好吧,朱老,我跟你坦白,我昨天确实收了人家一百万。我不敢欺骗朱老你,昨天我确实是眼红了,这是我的过错……还请朱老网开一面。”

朱镕微微叹息,语重心长的说,“老刘啊,我们在一起搭档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吗。我又要和你说了,做官的,必须为支持你选举你的老百姓负责。要为老百姓做点实事,你怎么就老不开窍呢……”

刘全在心里面不知道骂了朱镕多少句王八蛋,但是脸上还是一副乖乖听话的表情,“是是是,朱老您提醒的是,这一点我刘全确实做的不好,还请朱老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啊。”

刘全的衣服都湿透了,小心翼翼的看着朱镕。

朱镕微微说道,“好吧,这样……你把你昨天收的一百万全部充公,把资金全部交给我,我会返还给老百姓的。你这一次过错我就不上报了,也不惩罚你。但是,下不为例,下一次如果我继续发现你做这种事情,那可就不客气了。”

刘全如释重负,“是是是是,朱老您说的是,我一定照办,以后我一定以朱老您为榜样,鞠躬尽瘁死而后,为老百姓造福。”

朱镕站了起来,拍拍刘全的肩膀,“好好好,不错不错……老刘啊,以你的能力和性格,我相信只要你愿意,你还是可以为我们华南市拳坛做出一番成就的。我看好你。”

老刘心中大骂一声——王八蛋,混账,龟孙子,畜生,狗niáng养的……麻痹的,你这是明摆着私吞老子一百万啊。cào你家祖宗的,老子改天肯定弄死你家祖宗十八代……

心中这么骂,表面上可不行,刘全点头哈腰,“多谢朱老夸赞,以后还希望朱老多多提携。那一百万我今晚就打到朱老您的卡上。”

朱老呵呵笑道,“好好好,这一次我就大人大量不计较了……还有啊,你那个什么叫圆圆的秘书很不错,你看是不是把她……“

刘全额头上冷汗直冒,你麻痹的,坑了老子一百万,还要把老子的马子也搞掉。

刘全连连点头,“是是是……我明白,我明白……今天晚上,我让圆圆继续陪着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怎么可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