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最强雇佣兵 [目录] > 第135章:、{感谢lifenglove34打赏58888}

《最强雇佣兵》

第135章、{感谢lifenglove34打赏58888}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凡和李冯并不知道范伟这个家伙的本来面目,更加不知道范伟和韩棠这个雇佣兵有这么身后的联系。而马洛曦显然也没有料想到,范伟居然有这么大的野心。居然有胆量布局一盘这么大的棋局。

当然,这些都是后事。

李冯和叶凡离开办公大楼之后便上了车,李冯开车,叶凡在副驾驶位上翻看这些资料。

李冯,“叶哥,你怎么看范伟和林依蕾这两个人。我感觉这件事情看上去简单,但是真正做起来却是十分棘手。和周宇生的合作,感觉这个事情太大了,不太好下手啊。”

叶凡,“这件事情的确很棘手,不过我想还是从范伟和林依蕾这两个人身上下手。资料上提到周宇生派出来和太仓码头谈合作的人叫做周斌,现在就住在锦江之星508号房间。”

李冯说,“锦江之星?住这么低调的地方……一点都不像是珠宝大亨的代表啊。”

叶凡,“这些资料都可以是伪造的,看多了也没什么意思。这世道,连政府公章都可以伪造,还有什么不可以伪造的。去看看周斌再说。”

锦江之星酒店,虽然是经济型的连锁酒店,但是也有比较奢侈的一些分店。周斌所在的地方就是比较奢侈的一家。酒店大楼很大,足足有有三十多层,地下六层是用来用餐、喝酒娱乐的地方,从第七层开始才用来住人。

二楼靠窗的一个位置上,有两个人很悠闲的吃着饭,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

男人很精悍,看上去身体很结实强壮,全身都充满了力量的感觉,应该是个当过兵的家伙,约莫三十几岁。女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年轻漂亮,打扮很性、感。但是她的身体同样很结实,她全身的肌肉并不突出,充满了线条的美感。更加的显示出一个性、感的身体。

女子很优雅的夹了一口红酒,“周斌,我来这里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吧,本来和太仓码头的合作已经谈妥当了。想不到这个时候,光芒集团居然是换了别人来接手我们的合作。也不知道那个叫马洛曦的女人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周斌拿起酒杯和女子轻轻碰了一下,然后淡然说道,“管他呢,只要是光芒集团接的手,我们的生意就照样进行。袁慧,这段时间我们相处了这么长,你对我已经很了解了,为什么你还是不答应我的感情呢。”

袁慧表情淡然,“周斌,现在不是谈论感情的事情。等我们把这一批货物成功进入内陆再说吧。这一次光芒集团换了人,我有点担心。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么?”

周斌,“谁?”

袁慧,“叶凡。”

周斌皱起了眉头,“叶凡?没听过这个人啊。什么来头,居然连你都感觉到不安。”

袁慧,“我告诉你叶凡之前的名字你就清楚了。叶凡之前的名字叫做杨凡。你明白是谁了?”

周斌,“杨凡?天翼兵团的杨凡?那个带着天翼兵团登上华夏国荣耀王座的男人?”

袁慧,“对,就是他。没想到他逃到了华南市。如果不是我这一次听范伟聊到这个人,我根本不知道杨凡已经改名换姓来到华南市了。”

周斌喃喃说,“叶凡……杨凡……没想到居然是他。不过我不明白,马氏家族为什么派他来接手我们的生意。他和马氏家族没有半点关系啊……马洛曦这个女人怎么会用这个男的。”

袁慧微微叹息一声,“或许马洛曦和叶凡中间有我们不知道的隐情。至于原因吗……我想马洛曦对范伟并不放心,所以才换了别人来接手这件事情。再者,叶凡本来就是雇佣兵,这一次说不定收了马氏家族的佣金为马氏家族做事。”

周斌的表情沉凝下来,“如果真的是叶凡这个家伙来参与我们的生意,我还真有点担心他会发现什么线索。这个男人,可不简单啊……荣耀王座,雇佣兵王。被封为是华夏国第三届的雇佣兵王。而且他和黑暗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袁慧,“我也是担心这个。很多事情白道上或许不清楚,但是黑暗世界丝毫不顾及伦理人性,什么事情都查得出来。你怎么看?”

周斌,“虽然主子让我来负责这件事情,但是你是主子身边最信任的人。你跟着我,其实你才是大当家。你说说吧,你有什么看法?”

袁慧,“不管如何,我们要先和叶凡这个家伙接触接触才好。等接触过来才好说话。”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叶凡和李冯从走上楼梯口,缓缓的朝袁慧的方向走来,并且站在周斌二人旁边。

周斌面色不爽,“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如果没有事情赶紧闪一边去,别影响我们吃饭。”

李冯淡笑道,“想必这位俊俏公子就是周斌周先生了吧。”

周斌和袁慧都吃了一惊,他们虽然都知道叶凡的名头很大,但是他们并没有见过叶凡本人。

李冯,“我是李冯,这位是叶凡。”

周斌和袁慧打我吃惊,顿时站了起来,周斌呵呵笑道,“原来你就是叶凡叶先生,真是看不出来你如此年轻有为,快快请坐。”

叶凡李冯坐落,周斌很热情的让服务员加了两副碗筷,然后还点了几个小菜,点了一瓶红酒。

主动给叶凡二人倒满酒,周斌热情说道,“叶先生,李先生。我们也是刚刚知道了这件事情,马洛曦马董刚才告诉我们,她让你们来全权负责光芒集团和我们的这一次海运合作。本来理应我们上门拜访的,奈何我们得到消息的时间有点晚,还请叶先生你不要介怀。”

叶凡端起酒杯,“周兄说的哪里话,先为我们圆满合作,干一杯。”

四人一饮而尽,李冯呵呵笑道,“周兄,你身边的这位美女,你都不给我们介绍介绍?”

周斌呵呵笑道,“我失误了,我来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我的助理袁慧,之前一直在大生珠宝内部担任要职。这一次我们周总为了保证我们的合作万无一失,特派遣袁慧来协助我。”

四个人互相寒暄一番,之后才步入正题。

叶凡,“周兄,袁慧小姐。不瞒你说,我们也是临危受命,范伟都把之前的合作事宜说清楚了。以后我若有招待不好的地方,两位不要往心里去。按照之前你们谈妥的方法,在七天之后,你们的船只将从港台启程,历经两天两夜进入太仓码头。在这段路程当中,需要支付关税。我仔细的核实查询过资料。你们的珠宝将从台北码头出发,进入内陆。这需要经过海关的严格审查。而且必须支付关税。”

周斌说,“不错,台湾与华夏国大陆各属于WTO架构下的二个经济实体,各有不同的关税领域,台湾关税领域名称是:台澎金马不同于内陆地区;因此在不同的关税领域的货物进入对方的主权地区就会产生进口关税!我们的珠宝从台北进入内陆,性质属于进口。但是根据华夏国的法律法规,华夏国珠宝类的进口关税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欧盟的珠宝进口关税只有百分之四,美国珠宝关税的税率也平均在百分之七左右。华夏国的珠宝进口关税达到了空前的百分之二十。”

袁慧开口,“这一次我们进口的珠宝成本在十亿美金,按照这个比例,我们需要支付近两亿美金的关税。我们不想支付这么昂贵的税费,我要你们光芒集团帮忙减少税率。将税额降低到五千万美金以下。”

叶凡点头,“这个可以理解,如果你们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商榷,只要我们光芒集团能够为你们做的,必定帮忙。”

周斌说,“另外,我们的珠宝进入内陆销售的时候,还要缴纳营业税。我也要你们帮忙将我们的珠宝交税的性质改成增值税。营业税太贵了,至少对珠宝这一行来说是这样的。”

袁慧,“现在华东三省一市的主要税种还是营业税,只不过在某些地方,某些行业开始试收增值税。我想你们光芒集团肯定有办法将我们的珠宝税种从营业税改成增值税。”

叶凡皱起了眉头。这两个要求的分量他很清楚,前者他或许有办法,但是对于后者,他却感觉很麻烦。

目前华夏国的主要税种还是营业税,但是国际上基本上的国家都不用营业税改收增值税了。

营业税的算法很简单,比如张三李四王五朱六、四个人。张三生产一个茶杯,批发卖给李四的时候要交税;李四就成了一级批发商,然后李四批发卖给王五,这个时候李四要交同样税率的税;王五也就成了二级批发商,最后王五批发卖给朱六,这个时候同样需要缴纳同等税率的税;朱六卖给消费者,这个时候还要缴纳同等税率的税。

如此看来这个茶杯在张三卖给李四的时候,李四出的价钱当中就交了茶杯的税。而李四卖给王五的时候,王五出的价钱当中同样交了茶杯的税;王五再卖给朱六,朱六出的价钱还要交一次税;朱六卖给消费者,消费者出的价钱当中还交了一次税。

同一个茶杯交了四次税,重复交税四次。其实张三就已经把茶杯的税给交完了,后面的人都是重复交税。最后嫁接到消费者身上,税率重复交了四次。这四次税的额度加起来有时候甚至超过茶杯的出厂价。

这样的税制,是不公平的。这还是只有三级批发商,如果有些商品的批发商超过五级、六级……那么就等于是重复交税六七次了……这样不但让消费者不堪重负,也让企业不堪重负。

而增值税有很大的不同。增值税只有在赚钱的情况下才要交税。

比如还是同一个茶杯,同样是张三李四王五朱六这四个人。

假设张三生产的茶杯的出厂价是一百块,他的制造成本是八十块。那么张三没一个茶杯就赚了二十块钱,增值税就=20×0.17=3.4块钱。假设李四卖给王五的价格是130块,李四每个茶杯赚了三十块,那么李四要缴纳的增值税就是:30×0.17=5.1块。后面的以此类推。

增值税,是赚钱了才要交钱,如果不赚钱,就不需要缴纳增值税。

而同样的例子,放在营业税上就是。

张三缴纳的营业税=100×0.04=四块,李四缴纳的营业税=130×0.04=5.2块……以此类推,营业税是不考虑企业赚钱与否。哪怕是企业在亏本的状态下也要缴纳高昂的费用。

长期看来,增值税是比较合理的税种,它是在企业赚钱的情况下才交税,有利于企业的长期发展。

对于珠宝行业来说,周宇生的珠宝进入内地至少需要经过三级批发商才能够到达华东三省一市的各个珠宝商行的手中。若是按照按照营业税来算,十亿美金的珠宝,一共要缴纳将近三亿美金的税额。而若是按照增值税来算,只需要缴纳一亿美金的税额。而且还都是在各大批发商企业在赚钱盈利的情况下,若是有些批发商企业因此亏本,就不需要缴纳税额。

叶凡摇头,“第一件事情我可以帮忙搞定,但是第二件事情办起来有很大的难度。毕竟现在华东三省一市主要税种还是营业税,只有少数的行业和地区开始改收增值税。”

周斌,“不行。这一笔成本十亿美金的珠宝流入市场之后可以卖出近五十亿美金的高价。如果你没有办法将营业税改成增值税的话,很多批发商企业和珠宝商行就不愿意大批量的进购我们的珠宝。因为他们担心税制会拖垮他们的利润导致亏本。”

袁慧,“不错,如果你想办法改成增值税,我们这一批珠宝可以在短短数日内就销售一空。如果你不帮忙,这么大批量的珠宝进入内陆需要大量积压,这个消耗,我们承受不起。”

叶凡点起一根烟,缓缓的吸了起来,“这个不在我们的合作范围之内。我们光芒集团只负责运输,如果你们想要在运输这条路上获得方面,我们可以帮忙。但是你这个要求,我想我们没必要这么帮忙吧。”

周斌,“叶先生,你是个明白人。这十亿美金,你们抽取的运输佣金就是一亿美金。如果你们能够帮我们在税种上想办法的话,我们这一批珠宝销售一空之后,我们在十天之后将运送更大规模的珠宝进入内陆,到时候依然找你们合作。而到时候你们收取的佣金也决然不止一亿美金。”

袁慧继续说道,“做生意嘛,将球的是长期合作,细水长流。我们大生珠宝是港台最大的珠宝厂商。如果你能够帮我们解决掉税种的问题,我们今年总共计划对内陆运送总价值超过一百亿美金的珠宝。若是我们合作愉快的话,你们太仓码头仅和我们这一家公司合作,就能够抽取到十亿美金以上的佣金。叶先生你是聪明人,知道其中的意义。”

叶凡做出一副很为难的表情来,“袁慧小姐,周先生。我也不瞒你们说,这税种是华南市是政府的决定,要改变一个市的战略决策,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况且,这真的不在我们的合作范围之内。”

周斌很遗憾的说,“那可真是有点遗憾了,如果真是如此,我们这一次运送的珠宝批量有可能会有很大的减少。因为这个税种,我们不但要多付出两倍的税额,更重要的是这个税种让国内的大部分珠宝批发商和珠宝商行不敢大打出手。对珠宝的销售极为不利啊。”

袁慧也说,“华南市一共有六大码头,我们找光芒集团合作,就是因为光芒集团占据了六大码头中的五个。还有一个码头叫清河码头,在林氏家族手中。如果他们能够帮我们解决掉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大生珠宝有可能找清河码头长期合作。”

周斌点头,“不错,我们周总也是这个意思。周总最担心的问题就是这个税种的问题。我不是故意为难叶先生,这个问题的确是个大问题。但是我相信你们马氏家族有能力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叶凡还是表现出很为难的神色,一会儿后说道,“这个问题之前你们并没有和范伟提起过,我并不知情。但是你们也知道要解决这个问题不容易,这样吧,给我一天时间,我明天答复你们。一旦我们能够帮你你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你们大生珠宝在内陆的唯一合法海运商必须是我们光芒集团。维持五年不变。”

周斌双手拍掌,“好,若是你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别说是五年,就是十年二十年都没问题。”

叶凡,“好,你们的要求我都知道了,你们用餐吧,我明天再来拜访。”

叶凡起身离开告别,周斌和袁慧亲自送到酒店大门口,看着叶凡他们的车子离开才折返回去。

二人重新在座位上座落下来。

周斌看着窗外,“袁慧,你觉得叶凡会答应么?”

袁慧,“不一定,这件事情的确很棘手,涉及到华南市市政府的经济战略问题,要改变不是那么简单。不是叶凡一个人说了算的。其实叶凡答应不答应都不重要。”

周斌点头,“不错,纵然这些珠宝都销售不出去,我们也不在乎。我们大生珠宝不过是一个承销商,珠宝的销售渠道好不好不是我们所关心的。这一次我们不过是借用运输珠宝做一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我们后面的那一大批货物。”

袁慧,“不错,我们真正的目的是后面的那一批货。珠宝的利润虽然不低,但是和我们的货比起来,简直就不值一提。不管叶凡答应不答应,我们都要运货。”

周斌问,“袁慧,如果叶凡不答应,你不会真的找清河码头去协商吧?”

袁慧,“当然不会,清河码头虽然是林氏家族的产业,也算是系出名门,但是在海运这个市场,光芒集团才是真正的大当家,在华南市只有光芒集团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光芒集团和中国海关总署华南市分署的关系也是最硬的,这么大批量的货进入内陆,若是没有马氏集团为我们打通大小关口,根本没有可能进入华南市。在这方面,清河码头的话语权远远不如光芒集团。”

周斌点头,“我明白了。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对他们提出这么多苛刻的要求?”

袁慧笑道,“你傻啊。一来我们这么做更加让他们相信我们是真心在做珠宝生意,珠宝商都是这么的苛刻。二来,我们运输珠宝虽然只是个幌子,这是这些珠宝毕竟是真正的大批量运输,算的上是为大生珠宝提供销路。有任何利益上的问题,我们都必须全力争取。”

周斌连连点头,“说得甚是,既然是演戏,就要演得逼真,越逼真越好。来,为我们将来的成功干一杯。”

叶凡和李冯离开酒店,李冯兴致不高的开着车,叶凡则是坐在副驾驶上吞云吐雾,一副沉思的样子。

李冯,“叶哥,你在想什么?”

叶凡,“我在想,这个袁慧和周斌都不是一般人啊。”

李冯,“不错,要不是叶哥你告诉我他们是为运输毒品,我还真的以为他们是老练的珠宝商呢。刚才他们的演戏实在是太像了。伤不起啊。”

叶凡,“我说的不止这些,我是说袁慧那个女人。你没看到吗,这个女人的手指修长枯瘦,脸额突出。不但是生意上的好手,也是打架的好手。还有那个周斌,都不是一般人。虽然他们都极力的在掩饰,但我还是看得出来,他们身上有很多的伤疤刀痕,绝非善类。”

李冯点头,“我也看到了,叶哥你想说什么。”

叶凡说,“我不是怕他们两个,我担心的是,周宇生既然敢运送一百吨的货物进入内陆,它的布局恐怕比我想象的要厉害周全得多。这件事情,我隐隐感觉到没这么简单。”

李冯,“那现在去哪?”

叶凡,“见马洛曦。”

李冯,“你要把这些担忧告诉马洛曦?让她取消这个计划?”

叶凡,“不是,我怀疑马洛曦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瞒着我。”

这个时候刚好是中午,叶凡也就打了个电话给马洛曦,不想这个丫头没接,再打还是没人接。最后只好打给冰彤,这家伙总算是接了,“叶凡?找我有什么事?”

“我找马洛曦,让她听个电话。”叶凡慢悠悠的说。

冰彤对于叶凡这样的语气,若不是马洛曦之前再三叮嘱过她,叶凡的电话一定要接的话。只怕她直接就掐掉了,“等一下。”

叶凡在电话想约马洛曦出来吃个午饭啊什么的,不想这丫头表示没有时间。叶凡再问有急事要找她,她说既然如此就吃个便饭吧。

叶凡狂晕,我靠,难道这年头的女性都是这么伤害人的么?以私人身份去约,拒绝不给面子;以工作身份去约,她就说……我还是有时间的……

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心疼的事情啊。

吃饭的地方选在光芒大厦旁边的一家大型购物广场,吃的还是经济型的商务餐。刚才叶凡和李冯在锦江之星其实并没有吃什么东西,不过是抽了几根烟,喝了几口酒而已。

冰彤依旧在马洛曦身边,这个女人就仿佛是马洛曦的影子,一天到晚形影不离的跟在马洛曦身边。

马洛曦,“说吧,什么事情?”

她是个很直爽,时间观念很强的女人,她不愿意浪费一丝一毫的事情在一些她认为并不重要的事情上。

能用两句话说清楚的事情,她绝对不会说第三句话。能一次性解决掉的问题,她就不会分两次来解决。

叶凡则是恰恰相反,叶凡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很悠闲,悠闲的就像一个无所事事的公子爷富二代一样。但是在心里面他看问题看得很清楚,他在和敌人说话的时候就在盘算着怎么一下把敌人打死。他一边在和敌人开玩笑,其实一边已经准备杀死对方了。指不定他开玩笑开到哪一句的时候,敌人还沉浸在玩笑之中就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她是一个由表及里都很雷厉风行的女人,而他,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悠哉悠哉,但是心里面却迅即如风的男人。

叶凡夹了一口菜,仔细的咀嚼起来,“味道不错,你不尝尝?”

马洛曦不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叶凡,她在等叶凡说重要的事情。

叶凡又抽了一口烟,然后靠在椅子上,慢悠悠的说,“我去见过范伟了,也去见过周宇生派过来妥谈合作的人。他们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个要求是减少四分之三的关税。第二个要求是希望我们可以将他们在华东三省一市的珠宝税种由营业税改成增值税。”

马洛曦,“第一件事情容易,但是第二件事情很难。区域性经济发展的税种改革,是华南市政府的经济战略方针。不是随便就能够更改的。”

叶凡,“我也知道这件事情有难度,但是……他们承诺如果我们能够帮他们解决掉这个问题的话,他们在未来五个月内将有价值超过百亿美金的珠宝通过我们太仓码头进入内陆。而且未来十年我们光芒集团将成为大生珠宝的唯一合法海运商。如此一来,我们收取的佣金将超过十亿美金。这几乎就是我们现在整个光芒集团一个季度的敬业额了,相当于我们整个光芒集团如今一年的纯利润。”

冰彤不爽的看了叶凡一眼,她心中甚是不爽。特别是听到叶凡那一句‘我们光芒集团’的时候更是不爽。

马洛曦沉思了片刻,“这的确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数字,但是我们的目标不是这个。我们的目标是在第三次他们运输毒品的时候进行狙击,不是么?”

叶凡,“当然是,但是我想这件事情你不可不为。”

马洛曦,“为什么?”

叶凡,“因为这对于你们光芒集团来说是一次大好时机。大生珠宝的珠宝主要并不是自己生产,而是帮助众多的珠宝厂商进行承销。大生珠宝不过是一个大型的承销商罢了。就算这一次他们的毒品被我们成功狙击了。但是未来十年只要大生珠宝好在做珠宝生意,那么就必须找光芒集团来运输。这是一笔具有稳定的长期利润增长点。”

马洛曦,“你说的好像很不错。”

叶凡,“事实本就如此,周宇生并不是大生珠宝的唯一股东,就算周宇生倒下了,大生珠宝的生意照样要做。他们以后在华东三省一市的唯一合法运输集团就是我们光芒集团。而在我看来,华夏国内部所有行业所有商品征收增值税已经势在必行。落后的营业税迟早要被增值税取代。你这么做并不是更改政府的经济战略方针,而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马洛曦,“说得好。我看可以这么做。”

叶凡,“你既然开口了,那么看来事情就办成了。”

马洛曦,“你还有什么事情么?”

叶凡,“另外,我想你还有事情瞒着我。”

马洛曦,“我是光芒集团的掌舵人,我熟悉光芒集团上下所有的事情,自然是有事情瞒着你的。”

叶凡,“我说的是和这一次合作有关的事情。比如范伟和林依蕾这两个人。”

马洛曦好奇问道,“这两个人你不是见过么?”

叶凡,“对,就是因为见过,所以我才感觉到你有事情瞒着我。”

马洛曦,“你想知道什么?”

叶凡,“我想知道从范伟第一进入太仓码头开始到现在发生在范伟身上的所有事情。”

马洛曦并没有生气,反而还带着一丝丝的微笑,“你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马洛曦很清楚,叶凡这么问,说明这个家伙真的有两下子,说明这个家伙真的是在用心帮助自己促成和周宇生的合作。

一般人或许会生气,但是马洛曦不会。

叶凡淡笑,“我是为了保证这一次合作的万无一失。”

马洛曦,“好,我答应你。冰彤,把资料全部调出来,给叶凡复印一份。”

冰彤点头。

马洛曦站了起来,“我想你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先走了。”

叶凡大惊,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两下子啊,居然知道自己没问题了,“你不留下来吃个饭?”

马洛曦回头淡笑,“不用了,我还有事情要做,你们吃吧。叶凡,谢谢你这么用心。”

(三章合一,超大章节……感谢lifenglove34、58888的打赏。朽木不是一个金钱主义者。而是朽木需要这些成绩来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书。或许一本书的好坏不能够完全用这些来衡量,但是在社会人的眼中,这就是判断一个作者,一本书的唯一标准。朽木需要这些玩意儿,真的很感谢李冯,感谢所有支持朽木的读者。朽木知道这本书有很多的不足,但是朽木一直在努力改进。希望读者们一如既往的支持我,朽木感激不尽。)

……本章完结,下一章“、杀人于无形之中的手段”↓↓↓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