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最强雇佣兵 [目录] > 第136章:、杀人于无形之中的手段

《最强雇佣兵》

第136章、杀人于无形之中的手段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和马洛曦叶凡简约的风格不同,林涛喜欢奢华,极尽奢华。他这一次请范伟吃饭,据说一餐饭的价格达到了十万以上。而且这个家伙见到范伟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范总,一顿粗茶淡饭,还请你不要嫌弃。

范伟和林依蕾离开饭店的时候很开心,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笑容。

林依蕾开车,范伟则是坐在副驾驶上,林依蕾,“范总,这么开心。”

范伟淡笑道,“可不是么,刚才你哥哥完全同意了我的做法,这样一来,我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林依蕾的哥哥,自然就是林涛了。林涛是个很有能力的家伙,但是他并不是林家唯一的男丁,也就是说他并不一定是林氏家族未来的继承人。

林氏家族和马氏家族有很大的区别,马氏家族如今的掌舵人马向东只有一个女儿,如果不出意外,而马洛曦表现能够得到家族的肯定的话,基本上马氏家族未来的掌舵人就是马洛曦了。

但是林氏家族如今的掌舵人林某,个性风流倜傥,色不堪,种下不知道多少情种,有九个儿女。林依蕾和林涛就是其中之二。

因此,林氏家族的情况比马氏家族的情况要复杂得多。但是林涛这个家伙在九个兄妹当中还是很出众的,被家族一致认为是未来掌舵人的热门人选,在林氏家族内部的威望也比较高。

范伟自然知道这些,他很清楚,林涛虽然不是林氏家族目前的掌舵人,但是既然允诺了自己的事情,一般来说是没什么问题的。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将拥有整个太仓码头,范伟十分开心。

林依蕾身为林家人,自然是帮着林家做事的,特别是在如今马氏家族和林氏家族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

林依蕾,“范总你尽管放心,我哥哥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他没有把握的事情绝对不会轻易允诺别人。他允诺过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只要我们能够成功完成这一次使命,以后范总你就可以获得太仓码头的掌控权。”

范伟哈哈笑着,二人一路上有说有笑,林依蕾直接回家了,范伟则是在太仓码头停了下来。

他在太仓码头的高管公寓有自己的住宿套间,一般情况下范伟就住在这里。

回到家的时候,韩棠正在看新闻,见得范伟回来,这个家伙关掉电视,“大哥你回来了,和林涛谈的怎么样?”

范伟将外套扔在沙发上,解开领带,哈哈笑道,“都在预料之中,林涛完全允诺了我的所有条件。”

韩棠那一贯没有笑容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那就好,看来这件事情,已经完成了一半。”

范伟,“可不是么。现在林家和马家正在火拼呢。林氏家族是靠地产起家的,如今控制着华南市七成以上的地产开发,可以说是地王。而马氏家族则是靠物流起家的,控制着华南市八成以上的码头海运市场。现在倒好,马氏家族想从地王林氏家族里面割出一块肉来,三年前开设了彭仑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硬生生在地王的虎牙之下瓜分了一块肉。林氏家族也投资建设了清河码头海上运输股份有限公司,居然是在马氏家族这头野狼的身上搓了一刀。这两只大老虎在互相火拼,如今林氏家族有机会继续瓜分掉光芒集团旗下的太仓码头,这么好的机会,这头打老虎肯定不会放过。”

韩棠点头,“不错,大哥不愧为雄才大略之人,居然有本事布一盘这么大的棋局,在两大老虎中间挖坑。”

范伟满脸自信,“两虎相争,我们才有机会。他们火拼的越凶,我们的机会就越大。林涛已经答应我,为了配合我们的行动,他们将在华南市开设新战场,围攻光芒集团旗下的其他码头。”

韩棠问,“如何围攻?光芒集团家大业大,岂是这么容易就被围攻的?”

范伟,“你说的不错,如今光芒集团已成气候了,要想撼动光芒集团在华南市海运市场上的地位,一般的方法肯定是不行了。但是有一条路,却是能够所向披靡。”

韩棠问,“哪一条路?”

范伟说,“政策,法律。任何一个白道市场,哪怕是黑暗世界,都必须在规则的范围内进行。一旦违反了规则,那么无论你的背景有多么的深厚,都无法挽救灭亡的命运。”

韩棠似乎对经济上的问题不是很感冒,“没听明白。”

范伟说,“很简单,林氏家族最大的依仗就是过硬的政府背景,林氏家族可以在这个层面上不断的给光芒集团制造麻烦。到时候,光芒集团必定四面楚歌,顾此失彼,穷于应付。我们便可在光芒集团反应过来之前把事情完成。”

韩棠,“说的不错,那要我做什么?我能做什么?”

范伟,“你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弄清楚叶凡他们到底怎么打算的,我要你去打听叶凡他们的一举一动,打听清楚他们的全部计划。如此,我们知己知彼,他们出什么招,我们就拆招迎接。”

韩棠点头,“我明白了。”

叶凡得到马洛曦的答复,也就在第二天第二次拜访了周斌和袁慧。

叶凡是一个很认真的人,这个家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一种超凡的淡定,但是他绝对是一个对工作很认真很负责的人。

周斌和袁慧表示,没有问题,七日后货物就可以从公司发出。叶凡告诉范伟的只有一句话——七日后的凌晨,让停留在台湾码头的船只准时给周宇生的珠宝装载上船,准确的出发时间是凌晨四点。

范伟问了很多其他的问题,叶凡都打个哈哈回避掉了。

范伟挂掉叶凡电话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猛然一拍桌子,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破骂一声,“你麻痹的叶凡,居然对我瞒这瞒那,显然没把我这个太仓码头的大当家放在眼里。你算个什么东西……若非我帮忙,停留在台湾码头的船只根本就不可能准时出发……一个混账东西。”

叶凡和李冯回住处的时候已是晚上时分,路经一段偏僻的小路的时候,二人遇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追杀!

三个男子在追杀一个男子。

那三个男子当中的领头人就是胡祖元,而那个被追杀的人赫然是韩棠。

叶凡和李冯二人的车窗玻璃都被子弹打破了,韩棠一边飞快的奔跑,满身是伤,一身的血。他努力的朝叶凡的方向奔跑,努力的想要避过身后追杀者的子弹,但是很不幸……还是有几颗子弹打进了寒潭的身体。

就在寒潭跑到叶凡车前的时候,他的大腿赫然中弹,然后倒在地上。

胡祖元带着两个彪悍男飞快的冲过来,大手一挥,“给我上,杀掉他,绝对不能留活口!”

“磁!”车子猛然停了下来,若是再不停下来,可就要从韩棠的身上压过去了。

李冯踩下刹车,“是韩棠?胡祖元追杀韩棠……胡汉三这个叛徒,不但背叛了我们天翼兵团,居然还要迫、害我们天翼的精英,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李冯瞬间就打开了车门,一手从座位旁边拿过一把枪,对着胡祖元就是枪打过去。

韩棠之前也是天翼兵团的人,而且还是天翼兵团的精英,和李冯感情很深,虽然用情同手足四个字来形容有点过分,但毕竟是共同经历过生死的战友。

“胡祖元,你不想活了是不是!”李冯大喝一声。

胡祖元三个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i“李冯?”

胡祖元身后的一个家伙说,“祖哥,停下来干什么,直接杀掉他……这个家伙刚才居然敢这样污蔑我等。”

胡祖元咆哮一声,“住口!”

身后那家伙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胡祖元的眼神在李冯旁边看了看,“李冯?就你一个人?叶凡那混蛋呢?他没跟你在一起?”

李冯咆哮一声,“你好大的胆子,当初背叛天翼兵团我还没找你算账,现在你还想迫、害之前的战友,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啊。也好,今天我就替天翼除掉你这个叛徒。”

胡祖元面色一狠,大喝道,“哼,李冯……别以为你很了不起,你只有一个人,我们却有三个人,今天我还真就不怕你。你要是想杀我,那好,今天我就把你一并解决掉。”

胡祖元的枪口对着李冯,李冯的枪口也对着胡祖元,两个人就这么死死的盯着对方。

李冯,“好,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你个寄生虫……”

胡祖元咆哮一声,“你妹的,我要是寄生虫,你他娘的就是屎壳郎6……专吃屎的屎壳郎。”

李冯大怒,“敢骂老子是屎壳郎……你妈个大粪,今天不宰了你,我可就真对不起老天了……开枪吧。”

胡祖元,“我数到三,咱们一起开枪?看谁的枪快,看谁的枪准,有没有种?”

李冯冷哼一声,“数就数,老子还怕了你这个大粪不成。”

胡祖元,“一。”

李冯冷冷说话,“二。”

眼看两个人就要数下第三个数字,就这个时候,一只手握住了李冯手里的枪,李冯转头看去,“叶哥?”

叶凡淡淡说道,“他这个人渣就是一坨屎,没必要和他讲什么规矩。他的命是我的,我答应过大仙,离开天翼之后为他做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杀掉胡祖元这个人渣,上一次让他逃了,是他命大。这一次,他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李冯,“叶哥,这等大粪哪需要你来动手……”

叶凡拍了拍李冯的肩膀,低声道,“疯子,你去照顾好韩棠,他受了重伤,这里交给我。”

李冯看了烟地上的韩棠,韩棠已经晕死过去,见叶凡如此坚决,他也就把枪交给叶凡,转身去抱起韩棠。

胡祖元拿着枪的手抖了一下,“叶凡,别以为老子怕你,你也就是个贪生怕死之辈,没什么好怕的。”

叶凡自己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然后吸了一口,“为什么要对韩棠赶尽杀绝?”

叶凡这个家伙似乎有一个习惯,每每在战斗的时候,他总是喜欢给自己点一根烟。

胡祖元,“他知道了他不应该知道的东西……所以他必须死。如果他不死,就有很多人会因为他而死。”

叶凡手上虽然拿着枪,但是他的枪口却不是指胡祖元,他只是一只手很随意的拿着枪,就好像一个人拿着一把玩具枪一样。他的另一只手夹着烟,很惬意的抽着烟。

他丝毫没有因为胡祖元手里的枪对着自己就感觉威胁,他脸上没有任何紧张的表情。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淡定,很随意的说,“说出来,他知道了你们什么秘密。”

虽然叶凡的表情和动作都是很随意,但是胡祖元却分明感觉到一股很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他自己都不知道来自哪里。

按道理说,眼前这个家伙一边抽烟,这么的悠闲。他胡祖元不应该感觉到任何的压力才是。

但是,事实就是有一种无形而强大的压力笼罩着胡祖元,让胡祖元额头上冷汗直流。

没有混过江湖,不会知道降龙十八掌在江湖上意味着什么。

没有看过西游记,不会知道那个温文尔雅的如来和尚有多么恐怖。

没有看过笑傲江湖,不会知道东方不败那个半男半女的人妖有多么的变态。

没有混过雇佣兵,也不会知道登上华夏国荣耀王座的雇佣兵王是一个怎样的人。

很遗憾,这个叫做胡祖元的家伙偏偏就混过雇佣兵。所以他知道叶凡这个家伙有多么的变态。

胡祖元呼吸急促,“我凭什么告诉你?”

叶凡继续吸烟,“因为你如果告诉我,你就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胡祖元一跺脚,“你……你……你是不是真的一位我怕了你。”

叶凡突出漫漫烟圈,“你可以开枪试试。”

胡祖元大喝一声,“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开枪吗?”

叶凡,“请便。”

胡祖元,“叶凡,你欺人太甚。”

叶凡,“我对你已经很仁慈了,说出来,他到底知道了你们什么。如果你骗了我,那么……你懂得。”

胡祖元很冲动,头脑一热,扣下了扳机。

他对自己的枪法一向很自信,但是在今天,在面对这个家伙的时候。他忽然对自己的枪法产生了怀疑。

我靠,这是什么事情啊。

胡祖元扣下扳机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感觉。

如果非要说有感觉的话,那么他只有一个感觉。

那就是扣动扳机的右手食指,好像被蚂蚁咬了一口。

然后,他就看到一道血光飞起,自己的右手中指居然是飞了起来。

右手食指,那一只扣下手枪扳机的右手食指,被切断了。

李冯看到有一道白色的银光在穿透胡祖元的手指之后飞向胡祖元的身后,消失在远处看看不见的地方。

“哐啷!”手枪掉落在地上。

他再也握不住手中的枪,因为他的食指莫名其妙的被切断了;纵然他的手指没有被切断,他也握不住枪,因为他的手在发抖,一只颤抖的手,是无法用枪的。

纵然他的手没有发抖,他也无法握住枪,因为他的内心出现了恐惧。一个内心充满恐惧的人,他手中纵然有枪,也无法打死敌人。

叶凡还是那么悠然的站在那里,他的手里依旧夹着那支烧到一半的烟,他的另一只手依旧握着那一把枪。

他吸了一口烟,“汉三,别挣扎了。这回你断的是手指,下一次你断的就是手臂了。第三次……你就可以见到如来了。”

胡祖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指脱离自己的手,然后跌落在地面。

胡祖元满脸恐惧,他猛的退了一步。

他似乎觉得退一步还是无法脱离这种被威胁的感觉,所以他又退了一步。

胡祖元深深呼吸,“我说,我说还不行么。但是我说了,你真的会放我走么?”

叶凡,“我说话,想来说一不二。”

胡祖元,“好,大家都给我作证,叶凡给我许下承诺了。韩棠探听到了我们君威兵团这一次进入华南市的目的。所以我们才要追杀他,因为这个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

叶凡,“你们来华南市是什么目的?”

叶凡知道,他们上一次曾经组织刺杀马洛曦,但是最后失败了。

胡祖元,“是为了周宇生的货,为了周宇生的货能够顺利进入内陆。”

叶凡,“周宇生的货,什么货?”

胡祖元,“我只知道是一批很重要的货,至于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周宇生没有告诉我们。他只是花高价聘请我们来刺杀马洛曦。帮助他的货物成功进入内陆。”

叶凡,“你没有骗我吧?”

胡祖元摇头,“没有骗你,韩棠醒过来他也会和你说同样的话。韩棠没死,我不敢说谎。”

叶凡沉思起来。

胡祖元额头上汗如雨落,“现在我已经把你要知道的告诉你了,我可以走了吧。”

叶凡,“这一次你们的主事者是君威的狄佳龙?”

胡祖元,“不错,就是狄佳龙。”

胡祖元很想跑,但是想到刚才的情景,他始终不敢迈出逃跑的第一步。叶凡没有开口让他离开,他始终不敢自己离开。

叶凡,“上次你们刺杀马洛曦失败了,接下来你们有什么计划?”

胡祖元,“周宇生好像改变了计划,不让我们刺杀马洛曦了,至于计划的内容,我们还不知道。周宇生只是放出话来,让我们配合他们的货物,在必要的时候做一些行动保证货物成功登陆华南市。”

见叶凡没说话,胡祖元忽然举起一只手来,“我对天发誓,我说的句句属实,如果有半句谎言,天打雷劈……”

叶凡,“好了,你可以走了。”

胡祖元转身就跑,如释重负。

叶凡忽然又加了一句,“我随时回来找你。”

听到这话,胡祖元身体猛的颤抖一下,然后飞快的加快脚步跑走了。

李冯将重伤昏迷的韩棠放在后座上,“叶哥,你不做掉他?你不是说你离开天翼的时候答应过大仙要做掉胡祖元么?”

叶凡,“现在胡祖元还有作用,留着先,等到这件事情完成了在做掉他不尺。先送韩棠去医院。”

(二合一大章节,还有更新。)

……本章完结,下一章“、韩棠这个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