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最强雇佣兵 [目录] > 第165章:、音乐是给懂的人听

《最强雇佣兵》

第165章、音乐是给懂的人听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依蕾去取琵琶用了很长时间,叶凡在这段时间抽了足足五根烟。叶凡都甚至有点郁闷了,有你这么取琵琶的啊?拉个屎撒泡尿也不要这么久啊……

但是等到林依蕾从办公室里面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叶凡就知道了一切。

原来这个丫头不但去取琵琶了,而且还换了衣服。换的是一身滑腻而带点儿紧身的淡蓝色吊裙。换上休闲装的林依蕾似乎更加的多了一丝魅力。有点儿清新脱俗的味道。

她手上拿出来的琵琶是紫檀木制作的,她抱着琵琶坐在叶凡对面的沙发上,挺拔坐立。

她开始在调弦,叶凡看了看就说,“你这个琵琶看起来很不错啊。”

林依蕾不觉得叶凡这样的大老粗懂什么琵琶,当下随口问了一句,“你是怎么看出来这琵琶很不错的?”

叶凡说道,“你别以为我不懂琵琶,其实我度琵琶也有些研究。你这个琵琶的面板是由珍贵的紫檀木制造而成,覆手是由象牙做成。相和品分别用的是牛角和老竹做成,最底端的搏弦也是由珍贵的硬骨做成。特别是在琵琶顶端的那个琴眼之上,更是镶着一个猫眼玉石,这些材料都是不俗,价格必定不菲。这样的琵琶市面上很难买到,一般都是根据用户自己的要求定制出来的。而且你就身上的这个琵琶,没有几十万是不行的。”

林依蕾披着头发,忽然抬头冲叶凡笑了笑,“呦,真没看出来啊,你对琵琶似乎也很了解。那你可知道这样的材料制成的琵琶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叶凡笑道,“你还别说,你这个还真难不倒我。”

林依蕾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那我真是洗耳恭听了。”

叶凡说,“首先看你琵琶最上面的覆手,也就是弦轴。弦轴的材料是象牙,象牙有很好的稳固性,可以将琴弦的张弛松紧度调整到最佳的位置,不容易松动。而且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从象牙覆手内侧开除的音孔,音质更好。而且象牙经过加工之后经久耐用,对于琵琶来说,是很珍贵的材料了。弦轴有四个,牵动着四根琴弦,往下看是出口,出口之下就是一排锯齿形的相。相的材料也很特别,是牛角。弹奏的时候将琴弦按在牛角制作的相位上,很稳固,可以发出最稳定的弦音。再往下看是是十八个品位,品位的材料是老竹,而且用的十年以上的老竹。将琴弦按在十年老竹制成的品位上,音质清脆而纯净。最底端的搏弦是由硬骨加工而成,可以将绷紧的琴弦稳稳的固定在硬骨之上,防止跑掉和杂音。”

叶凡忽然停了一下,指着那琵琶说道,“面板是古老的紫檀木制作,木质坚硬,可以支撑起琴弦的弹奏。而且十分美观,加上琴眼上的那个猫眼玉石,使得外观绝佳。这断的是一副好琴。”

林依蕾根本就没有想到叶凡对琵琶了解的这么多,听完叶凡的讲述后她愣愣的看着叶凡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叶凡淡淡笑道,吸了一口烟,“咋么?是不是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林依蕾笑了,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你说的全对,我只不过是没有想到你对琵琶这么了解。那我问你了,为什么我要用牛角的材料做相位,而用老竹来做品位。为何不反过来?”

叶凡满满自信的说,“很简单啊,相位距离琴弦的出口近,在这里按住琴弦需要用大力,相位若是用更坚韧的材料,可以更好的稳固琴弦。反而到了相位之下,琴弦距离琴弦出口稍远的地方,如果用太过刚硬的材料,反而会影响弦音的朴质。用老竹,特别是八年以上的老竹是最好的选择。当然,有十年的老竹就更好了。”

林依蕾含笑耳语,“厉害,厉害。没想到你居然对琵琶这么有研究。”

叶凡笑道:“略懂略懂。我倒是很期待你用这一副六相十八品的琵琶能够演奏出怎样的乐曲。”

林依蕾已经调好了琴弦,再度笔挺的坐直身体,“你会弹琵琶?”

叶凡一愣,然后哈哈笑道,“我不会,我只会听,不会弹……”

林依蕾说:“你肯定在开玩笑,你肯定会弹。”

叶凡说,“我真的不会,你弹什么曲子?”

林依蕾对叶凡的眼神已然有了一丝丝的欣赏,一个懂音乐的人实在太难找了,“我弹了你就知道。”

说着林依蕾深深呼吸,琵琶放在双膝盖上,她左手压住四根琴弦,右手挑拨琴弦……

琴音散开,清脆的仿佛森林深处那最原始的弹奏,叶凡闭上了眼睛,林依蕾开始在唱歌。

——红尘中有多少梦,曾记谁在敲晚钟。

雾霭情深蒙蒙,花落醉酒伤神。

你在云海之颠,谈笑依旧从容。

叹情浓,这痴情为谁种;问苍天,明月为谁圆;盟海誓,海又为谁泪干。

一生情,随风已无影;忆往事,霜寒夜秋意浓。

红尘中有多少梦,曾记谁在敲晚钟。

雾霭情深蒙蒙,花落醉酒伤神。

你在云海之颠,谈笑依旧从容。

叹情浓,这痴情为谁种;问苍天,明月为谁圆;盟海誓,海又为谁泪干。

一生情,随风已无影;忆往事,霜寒夜秋意浓。

且看人海茫茫,乱红化雨成烟。

蓦然间,已隔世几重天。

一曲落下,林依蕾的眼睛里面已经含满了眼泪。

叶凡也睁开眼睛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她的声音有些凄凉,带着几分让人心酸的味道,“怎么样?弹得如何?”

叶凡吸着烟,“你弹的是乱红,其中有四个地方本来是三连拍的,你却弹成了四连拍,最后一次你直接弹出了五连拍。足见你心中对这份爱情的感情是多么的深。”

林依蕾笑了笑,小的很惨然,“不好意思,我本来就想弹一首好的曲子。我情不自禁,而且没想到你连这么细致的地方都听出来了。”

叶凡深深说道,“我听到的不仅仅是一首曲子,而是一个故事。一个从你口中说出来的故事。”

林依蕾没有说话,叶凡继续说道,“一个刚刚进入社会的纯真少女遇上了自己的白马王子,和白马王子一见如故,二人定下海誓山盟,相约要白头到老。但是却因为无情的世道,因为无情的他,最后把女子狠狠的撇下,剩下女子一个人独守空房,对月空饮。女子一个人感慨万千,叩问天地,却是得不到答案。”

她听完这句话,她已经放下了琵琶,“音乐唱歌懂的人听,就是一首抒情的歌。我这首曲子弹了无数次,却从来没有人听明白其中的故事,一直到今天……你听出来了,你真厉害。”

叶凡苦笑,“我不厉害,我其实没有听明白你刚才是唱的歌词,我不过是从你的手势,你的表情和你的琴弦里面感受出来的。”

林依蕾苦涩笑了,“让你见笑了。”

叶凡摇头,“这怎么能这样说。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总归是有那么一片地方,一些事情是难以忘怀,是刻骨铭心的。很多时候你回过头去看,回过头去看以前走过的一切。不正是因为这些难忘的东西才我们的生命留下了记忆么?如果你回顾自己的过去,没有任何记忆深刻的东西,那么生命是多么的苍白啊。苍白的就像一张白纸一样。人生总归是会有不好的,好的。但是不管怎样,总是那些让我们刻骨铭心的记忆,才让我们的生命变得七彩斑斓。是这些刻骨铭心的记忆,构架起了我们出彩的生命。如果你回想过去,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情,那么你的人生将是多么的苍白?多么的没有意义?”

林依蕾愣住了,在仔细的琢磨着叶凡说的话。

叶凡端起茶杯深深的吸了一口茶,林依蕾半晌后抬起头来,“你这样的话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虽然有些怪异,但是听起来似乎是这么一回事。”

叶凡说,“不错,每个人的生命都是苦涩的。我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你,我始终觉得你是个很优秀的人。或许你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安慰。”

他指着林依蕾手中的琵琶,笑了笑,“曲子弹得不错,真不错。如果你不是刻意的加重那几个连拍的音符。这一取乱红,就是完美的了。”

林依蕾,“谢谢。”

叶凡说:“琵琶有个好处,虽然只有四个琴弦,但是弦音的穿透力极强,尖锐而洪亮。直透人心!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种乐器。要是改天能够听你弹一曲其他的曲子,那简直就是无上的享受了。”

林依蕾破涕为笑,“真的吗?”

叶凡说,“当然是真的了,我很少听到有人弹的这么好。”

林依蕾,“会有机会的。”

叶凡站了起来,“我要去忙乎周宇生货物的事情去了,这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啊。”

他转身走向办公室门口,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回头一笑,“你的茶也泡的不错,下次如果能够一边品你泡的茶,一边听你弹琴,万金难求啊。答应我的事情,别食言啊。”

林依蕾站了起来,笑了笑,目送叶凡离开。

可就在叶凡离开的时候,林依蕾忽然感觉到一阵失落,“可惜了,叶凡,你这么好一个人,却要因为这一次周宇生的事情而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刚才是有心想要告诉你,但是我不能这么做。你是唯一懂我曲子的人,音乐的知己,我真不想看到你这样……”

(还有更新……求收藏推荐打赏……兄弟们猛支持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和你去开、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