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最强雇佣兵 [目录] > 第36章:、嘉兴码头

《最强雇佣兵》

第36章、嘉兴码头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太仓区是华南市最混乱的一个区,这里的治安,经济水平都是比较落后的。包括硬件设施啊什么的,和其他区比起来差距很大。但是太仓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很多的灰色产业基地都在太仓区,包括天上人间等等这些大型灰色产业链,还有一些毒品销售场地,钻石珠宝生产基地等等大型工厂都在太仓区。

地方看起来虽然破烂,但是其中的文章内幕很多很复杂。而且这些灰色产业背后都有很强劲的官府背景,各个都牛、逼哄哄的。如此一来,使得本来就很复杂的局面更加的复杂了。长年累月,太仓这个地方的灰色势力根深蒂固,多少任官府要员想要革新这里的面貌,结果都失败了,原因就是因为这里的灰色势力根深蒂固,想要拔除太难了。

而太仓码头就是太仓区域的一个大boss,每年有大量的商品从太仓码头进入内陆,其中就包括很多合法的、非法的商品。每年的吞吐量达到了上千亿吨,是个庞大的数字。而太仓码头就是马氏家族的地方。

华南市六百里海岸线,八成都控制在马氏家族的手里,也就是在光芒物流公司的掌控下,可见马氏家族的势力有多大了。

而胡斐和谢霖音约好的地方是个旧码头,叫做嘉兴码头。话说在十多年前,嘉兴码头是太仓区最火爆的码头,但是后来因为经济的迅猛发展,嘉兴码头已无法满足海运的需求,重新扩建也受到地域的影响。光芒物流便在十里外重新新建了一个大型码头——太仓码头。嘉兴码头也就渐渐的被荒废了。

车子很快开到了距离嘉兴码头五里外的高速上,车子离开高速后在路边停了下来,叶凡从李冯的装备箱里面拿出一条白金项链,然后递给谢霖音,“这是一条项链,只要你带着它,不管你在哪里,我们都能够知道你的所在地。”

谢霖音瞥了眼那项链,很漂亮很精致,“定位仪?”

叶凡淡然,“你也可以这么认为,记住了,一直带着它,不管怎样都不要让项链离开你,明白?”

叶凡说的比较严肃,谢霖音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下接过项链重重的点头,“嗯,知道了。”

叶凡吸了一口烟,拍了拍谢霖音的肩膀,“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你一定不会有事。记住了,一会儿车速不要太快,我会在暗处一直跟着你。”

叶凡说完就推开车门离开了驾驶位,李冯也跟着下车,叶凡站在车旁边,冲谢霖音挥挥手,“慢走。”

谢霖音还是有点惴惴不安,但也没有说什么,这毕竟是她兴业银行的事情,她身为兴业银行的主事人,没有理由不去承担这一切。

踩下油门,车子缓缓的朝嘉兴码头开了过去,叶凡和李冯则是闪身进了旁边的森林,沿着森林跟着谢霖音的车子。

森林很茂盛,两便都是茂密的森林,中间是一条笔直的大道直通嘉兴码头。车子开得不快,叶凡和李冯从森林中跟随着车子朝嘉兴码头跟了过去。

此刻已经是六点时间了,西方的天边升起万丈霞光,把整个大地都照耀成了金黄色。

李冯背上背着装备箱,一手拿着一个望远镜,时不时的拿出来朝周围观看一番,“叶哥,没看到有什么动静啊,前面就是嘉兴码头了。”

叶凡目光平静,一直快步赶着路,“这很正常,要是我们在这么远的地方就看出了他们藏身之所,那么胡祖元也实在是太菜了。”

两人一车很快来到了嘉兴码头,即便是站在远方也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个巨大的而长满了锈迹的码头,到处都是钢铁和仓库,连绵一两里路都是码头的钢铁设施,足见这个嘉兴码头当年有多么的繁华了。

在码头对面一千米外正好有一个小山丘,山丘上长满了芦苇和零星的一些大树,卡车什么的虽然不太好隐藏,但是要藏一个人却是十分简单。叶凡和李冯就藏在一颗巨大的柳树下,柳树周围都是茂盛、高大两三米的芦苇,从这里可以清晰的看见谢霖音的车子缓缓开进码头大门。

“就这里吧,附近很开阔,没有地方可以藏身。再说了,如果不是因为这码头荒废好些年头了,这里也不可能长出这么茂盛的芦苇。”叶凡在柳树下站定身体,又打量了周围的景色,做出了这个决定。

李冯说,“希望他们没有发现我们。”

叶凡摇头,“不至于,我们一路上都是匍匐着爬过来的,就算他们站在制高点,用望远镜也不可能看见我们隐藏在这里。”

谢霖音把车子开到嘉兴码头大门口就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啦,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下车,一个人来仓库。你下车之后自然会有人来检查你的车里面有没有带隐藏其他人。”

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谢霖音感觉越来越不是滋味,这搞得好像是在绑票似的,对方一点也不尊重自己。但是事已至此,她已无别的选择。只好用手摸了把叶凡递给他的项链,然后犹豫半晌,最后终于是走下车来。

其实她一直在犹豫,她甚至刚才就想直接开车掉头离开这里。对方分明就是江洋大盗嘛,自己一个小姑娘在这样偏僻的地方面见一个江洋大盗,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之前叶凡做的事情,她居然是毫不怀疑的就走下车来。

下车之后,她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的勇气了,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下车之后,果然有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从大门口里面冲了出来,对车子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藏人之后,其中一个西装男说,“小姐,请跟我们来,我们老大就在里面等你。”

谢霖音看着前方那漆黑的阴森的仓库大门,心中就有一种发毛的感觉,一旦走进去了……就算自己挂了也没人知道啊。她很想回头看看叶凡在不在自己身后,但是回头看到的却是一片空旷,根本不见叶凡和李冯的身影。

她心中一阵失望,那西装男又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谢霖音说,“让你们老大出来说话,什么态度这是,好歹我也是兴业银行的主事人,里面黑不拉几的,我进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啊。”

那西装男说,“小姐请放心,我们老大一切都准备好了,请您进去说话,这里风大,不方便说话。”

谢霖音,“放屁,我把话放在这里,要么让你们老大出来,要么我就离开这里。你们老大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摆架子,他还不够资格,要么出来跟我谈,要么我走。”

谢霖音说话很强硬,两个西装男对望一眼,然后走到旁边低声商量了点什么,最后一个西装男说,“这是我们老大的意思,还请小姐你不要为难我。”

谢霖音可不敢自己单独进去,当下转身就要回到车上,“既然你们老大一点诚意都没有,那我就走了,改天再谈。我还不信我堂堂兴业银行还摆平不了你们老大。”

说话的西装男脸色很难看,就要对谢霖音动手,但似乎有所顾忌,也就忍了下来,“那好,小姐您在这里等候,我去通报老大。”

以西装男飞快的冲进仓库大门,进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

黑暗里,摆着一张床,还有一套真皮沙发,一个彪悍的青年就坐在真皮沙发上抽烟。

西装男来到青年面前深深弯腰下去,“老大,那个人不愿意进来,她非要让老大你出去谈,不然她就转身要走。老大,你看我们是不是直接把她帮进来?”

彪悍青年声音冷峻,“这也是人之常情,一个女儿家肯定是不敢来仓库里面和我说话。这也表明这个女娃子是一个人来的。你去告诉她,让她在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就出来。”

“是,老大。”西装男说。

“记住了,别对她动手动脚,要尊重人家,明白不?”

“明白,老大。”

“出去吧。”青年挥挥手,西装男飞快的转身出去,从头到尾这西装男都不敢抬头去看青年的眼睛。因为青年的眼睛很锋利,锋利的仿佛一把刀,看了让人有一种刺痛血肉的感觉。

西装男走后,青年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发现有人进入嘉兴码头两里范围内没有?”

“没有,一切正常。只有一辆车,一个人进入范围。”对方那头传来很肯定的声音。

“那好,计划可能要改变了,那家伙死活不肯进仓库,我只好出去和她面谈了,如果你那边发现有人靠近,立刻通知我。”青年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丝的敬畏。

显然和他通电话的人级别比她要高,不然青年的语言之间也不会带着请示的味道。

对方很冷漠,“连一个臭女人都搞不定,不要回来见我。”

“啪!”

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青年看着手机,冷笑一声,“胡祖元,别以为你有多么的了不起,我胡斐也不是这么好欺负,今天你骑在我头上,他日我肯定要骑在你身上玩死你。”

说完胡斐就起身走出了仓库门口。

******

谢霖音一直想回到车里面,但是旁边那个西装男一直好言挽留,过没多久,另一个西装男就出来了,“小姐,我们老大马上就出来见您,还请您不要生气。”

谢霖音冷哼一声,“这还差不多。”

很快,一个身穿灰色休闲装的彪悍青年从仓库里面走了出来,整个人就是胡斐了。

胡斐自认为自己很有风度的来到谢霖音身边,然后淡淡的笑了笑,“美丽的小姐,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胡斐和胡祖元是表兄弟,曾经也是天翼兵团的人,跟着胡祖元一起转会到君威兵团的。不过和胡祖元的能力比起来,这个家伙显然还比较弱小,至少目前还跟着胡祖元混。

谢霖音冷冷的开口,“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为了让自己的话说的更明白,谢霖音又加了一句,“我说前后盗窃了我兴业银行八千万现金的盗贼,就是你妈?”

胡斐一边笑一边说,“这怎么能叫盗窃呢?这个社会上,向来都是能者居之,妖怪只能怪你们兴业银行没有本事,如果你们兴业银行真的有本事,又怎么可能看守不住这区区几千万现金。难道我说的没有道理吗?”

谢霖音面色冷峻,“强词夺理,明明是自己没素质还说别人的不是。少说废话,今天约我来有什么事情,有事快说,没事我要走了。”

胡斐说,“你别急着离开啊,既然来了,我们不妨坐下来好好谈谈。和美女在一起聊天,我全身都心旷神怡……”

*****

叶凡和李冯两个人此刻就趴在一千米外的芦苇丛中,李冯用望远镜看了片刻然后把望远镜递给叶凡,“叶哥,你看,出来一个了。就是胡斐。”

叶凡看后说,“胡斐……看来胡祖元也应该在这附近。”

李冯道,“怎么办?”

……本章完结,下一章“、完美三连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