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最强雇佣兵 [目录] > 第63章:、两个悲催的家伙

《最强雇佣兵》

第63章、两个悲催的家伙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牛皮鲜显然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冯东本来刚打算好心提醒牛皮鲜两句,告诉牛皮鲜叶凡这个人不要轻易去惹。不想这个时候牛皮鲜就说话了,“小东,这个人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说我的不是。你好歹也给他点颜色看看。”

说完,牛皮鲜转过过头看了叶凡一眼,不屑的冷笑一声,“你算个屁,给我滚,别影响本主任找乐子。”

李冯就要上前抽牛皮鲜一巴掌,叶凡伸手压了压,示意李冯不要冲动。

叶凡说,“冯东,你好像是地税局的吧,这个叫牛皮鲜的是你的小弟?”

叶凡刚才在车里面就看的一清二楚,这个牛丕贤显然是冯东的上司。

牛丕贤听了这话极度不爽,当下暴喝一声,“你混账,小东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上去揍扁他。”

冯东站着不动,他不敢上去揍叶凡,今天叶凡不对他动手他就阿弥陀佛了。再说,听到叶凡用这样的话来形容牛丕贤,冯东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叶凡问,“牛皮鲜,你是地税局什么职位?”

牛丕贤很牛、逼的看着叶凡,一字一句的说,“你给我听好了,我是地税局的主任。”

叶凡往前走了一步,一米八三的身高,居高临下的看着只有一米六的牛皮鲜,“你看就知道你是吃冤枉的。”

“啪!”叶凡不由分说就一巴掌掴在牛丕贤的脸上,用力很大,把他半边脸都打肿了。

牛丕贤顿时尖叫起来,“我草,你他娘的算那颗葱,居然敢对我动手,你他娘的不想混了是吗?”

“啪!”叶凡又一巴掌掴在牛丕贤的另外半边脸上,另外半边脸也高高的肿了起来。

“哇靠你祖宗,你真他娘的不想混了。”

“啪1!”叶凡第三次掴在牛丕贤的脸上,这回连他的脑门都打肿了。

“叫你胡说八道,社会上就是你这样的垃圾太多了,才会导致社会的不稳定。孟婆没给你准备自制的汤药,真是瞎了眼睛。”

“你……妈!”牛皮鲜被打得晕头转向,有点不着边际胡言乱语了。

“我草!你还敢骂我。”叶凡这回直接一脚踹在牛丕贤的裆部,把他踢得跳了起来,双手捂着自己的下面暴跳起来,痛的脸色发紫,眼睛都凸了出来。

“小东,娘麻痹的还不帮我打死这丫的,你还想不想在地税局混了。”牛皮鲜一边捂着下面一边痛呼着。

冯东双手捏紧拳头,对着叶凡做了一个要打架的动作,“喂,你别过来啊,别再欺负咱们牛哥了,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叶凡手里夹了一口烟,“冯东,你不想混了?今天我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你如果按照我说的做,我今天就不打你。”

冯东想到上一次在天上人间,被叶凡搞了一刀的情景,就一阵后怕。

冯东,“别,别打我,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想来想去,冯东还是觉得没必要和叶凡硬抗,不然会有想象不到的后果。

叶凡,“牛皮鲜既然是你的上司,那么正好,你说牛皮鲜是一坨屎。”

冯东,“这……兄弟,这不太好吧,我是跟着牛哥混的,这样的事情做不来啊。”

李冯忽然上前掴了冯东一巴掌,“娘吧麻痹的,叶哥让你做什么,你他娘的就给我做什么,不想混了是吧?”

李冯的这一巴掌,在冯东的脸上留下五个鲜红的手指印,他只觉脸色火辣辣的,好不难受。

叶凡,“李冯,别跟他客气,他不见棺材不会带眼泪,直接动刀子。”

李冯果然从身上抽出一把短刀来,对着冯东晃了晃,“如果你不想在J、J上面留下一个洞啊什么的,最好就配合我们。”

冯东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好吧,我配合你们。牛皮鲜,你他娘的就是一坨屎。”

牛皮鲜脸色直接气成了猪肝色,“冯东娘麻痹的不想混了,回去我就撤了你。”

叶凡很满意的点头,“嗯,不错,有进步。过去,扇牛皮鲜两个耳光,打爆他的脸。”

冯东走到牛皮鲜身边,看着这个大胖子,“牛哥,对不住了。”

牛皮鲜爆喝,“冯东,你真阿娘的是个混蛋,你要是敢对老子动手,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啪!”冯东还真就在牛皮鲜的脸上掴了一巴掌,不过用的力道很小,跟挠痒痒差不多。

“啪!”李冯一巴掌掴在冯东脸上,“娘麻痹的,你当是挠痒痒啊,按照我的力度打,否则我就一直这么虐待你。”

牛皮鲜爆喝,“冯东,娘吗的钥匙敢动真格我弄死你。”

冯东手一狠,狠狠地掴了牛皮鲜一巴掌,这回力道足够大了,打的牛皮鲜脸色都发紫了。

“cào你娘啊。”

“啪。”冯东又是一巴掌掴在牛皮鲜的脸上,让牛皮鲜暴怒不已。

叶凡说,“牛皮鲜,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掴冯东几个巴掌。”

“啪!啪!!啪!!!”牛皮鲜二话不说就给了冯东几巴掌。

叶凡说,“你们两个人互相对打,冯东打牛皮鲜一巴掌,牛皮鲜就掴回冯东一巴掌。”

结果这两个家伙还真的对打起来,冯东一个巴掌摔在牛皮鲜的脸上,牛皮鲜就还给冯东一巴掌,如此循环往复,谁的用力要是轻了,李冯就给他一巴掌做个示范。

你打我一巴掌,我打你一巴掌,两个人就这么没完没了的打了起来。谁也不愿意下轻手,因为一旦下手轻了,旁边的李冯就会给自己一巴掌超重的。

李冯的巴掌,实在太重了,他们谁都不愿意挨。

叶凡说,“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都不许听起来,谁要是停下来,我就挫他一刀,送他去见孟婆。”

叶凡走到李明艳身边,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这些年,你好像做小姐了。为什么?”

李明艳心中百味交杂,见到五年前的恋人,想到当年在校园里面和叶凡的清纯恋爱。恋爱中的点点滴滴都是那么的珍贵。

李明艳忽然苦笑了,“我刚出道的时候只是迫于生计去酒吧做个歌女,那个时候我只卖唱不卖身。但是有一次被酒吧老板和客户骗了,他们联合给我下药了。我头一次被人家弄床。从此,我就没有回头的路了。”

她只是轻描淡写的讲述了当初的经过。

话语不多,语气很轻,就仿佛是在讲述一个最简单的事情。

叶凡也没有追问,而是继续吸了一口烟,“路是你自己选的,怪不得别人,自从你第一天做歌女开始,你就应该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些年你应该攒了不少钱,是时候收了。做小姐,吃的年轻饭,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找一个好的人家嫁了,以后等你老了,你就没办法在小姐这一行混下去了。”

李明艳,“我父亲得了白血病,每一年都需要几十万的治疗费,我不做小姐,我父亲就活不下去了。”

叶凡沉默了,李冯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银行卡塞给李明艳,“这里有一百万,你拿去给你父亲治病吧,以后不要出来做的,叶哥看了很伤心。”

李明艳手里拿着卡片,却没有收起来,只是抬头深深的看着叶凡,“你心里还关心我么?”

叶凡说,“不关心。”

李明艳说,“那你还给我卡做什么?”

叶凡说,“我只不过是同情你,好歹也是相识一场。”

李明艳苦笑,将卡片塞回到李冯的手里,转身走了,“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以后请你不要打搅我的生活。”

叶凡吸了一口烟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你这样是要表达你很有尊严么?你做小姐伺候别人床的时候,你的尊严在哪里?”

李明艳忽然停了下来,“我这是靠自己的双手赚钱,我凭自己赚钱,我不靠别人的同情和施舍。”

她渐渐的走远了,李冯在旁边的看着叶凡,“叶哥,这……要不要找人给她?”

叶凡摇头,“不用了,她既然喜欢过她自己的生活,就成全她吧,我给不了她什么。杯水车薪,没偶用。我们走吧。”

叶凡转身离开的时候,冯东和牛丕贤也都转过头来看着叶凡。

叶凡说,“看什么看?怎么停下来了?找抽不?”

“啪!啪!”

这两个家伙又继续对打起来。

一直到叶凡和李冯上车离开了,牛丕贤和冯东才停下来。

“啪!”牛皮鲜巴掌打在冯东的脸上,连带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冯东,娘麻痹的真不想混了你,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地税局上班了,娘麻痹的,居然敢对我动手。”

冯东连忙追上去,“牛哥,你别怪我,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根本就是迫不得已啊……你要原谅我啊。”

牛丕贤咆哮一声,“娘麻痹的给我闭嘴,你打了老子,老子就要弄死你。”

冯东,“牛哥,不要啊,我都把我马子给你了,对你言听计从,你不能把我开除掉啊,我还想继续伺候你帮你找妞啊。”

牛皮鲜说,“也好,晚上你把艳儿送到我床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另外想办法把刚才那俩混蛋给我绑起来,剁了他们的J、J。”

冯东连连点头,“是是是,谢谢牛哥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本章完结,下一章“、做个示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