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最强雇佣兵 [目录] > 第89章:、大侦探福尔摩斯

《最强雇佣兵》

第89章、大侦探福尔摩斯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冯和叶凡调笑了几句,并且李冯一再表示,今天接到涂飞的很多个电话,涂飞一再要对叶凡和李冯二人表示表示。叶凡忽然说了一句,“我看狄佳龙他们的的计划似乎比之前我们所认为的更加严重,现在我正在去太仓码头的路上,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我有结果了通知你。”

说完叶凡就挂了电话。

旁边的陈雨珊听了似懂非懂,好像叶凡在谈论一件比抓捕雷鸣更重要的事情,“难道你去太仓码头是为了办一件比抓捕雷鸣还要重要的事情?”

陈雨珊实在很难相信,像叶凡这样到处游手好闲每天除了开车去兜风就是摆酷去大街上拈花惹草的男人,还能勾搭上比抓捕雷鸣更重要的事情。

至少,在陈雨珊的潜意识里面,叶凡就是这样的人。或许,陈雨珊也知道叶凡或许是个不凡的男人,但是叶凡和她相处这么大半个月的时间以来,叶凡给她的印象就是这样的。

这个家伙除了每天给自己上一两个小时的课以外,好像就没有其他的事情。拿着自己给他的高昂学费,俨然是去外面勾搭女人了。

说起来,陈雨珊对于叶凡这样的行为还真是很不爽,她听说前不久叶凡勾搭上了一个银行的富家女,又没两天就和另外一个什么什么总裁的秘书勾搭上了,据说这家伙还吃了雄心豹子胆要去勾搭马氏集团的富家女……

这段时间陈雨珊虽然不天天和叶凡呆在一起,但是也还是听说了一些关于叶凡的事情,想想就很不爽。

你用不正当手段索取我高昂的学费也就算了,但是你整天出去勾勾搭搭,难道你不知道么,你旁边坐着的就是一个大美女,你就不会来主动讨好讨好我么?你当我是空气还是说你觉得我的魅力不如她们啊?

想到这些事情,不等叶凡回答,陈雨珊就别过脸去不再和叶凡说话了。

叶凡说,“不是你请我帮忙的么,我现在去太仓码头当然是为了帮助你解决问题了,又怎么会做其他的事情呢。我做人有一个原则。”

这话听在陈雨珊心中,还是有几分欢喜的,“什么原则?”

叶凡说,“就算别人对我不仁,我也不会对他人不义;纵然天下人负我,我也未必会负天下人。”

陈雨珊撇了撇嘴,“你这是在说我对你不义么?”

叶凡转头看着窗外,吸了一口烟,“这是你自己说的,我没说。”

“叶凡!”

“啊!”叶凡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手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到达太仓码头的时间差不多是九点,这个时候太仓码头的各项工作都进行的如火如荼,轮船、货运,水手,处处可见非凡的热闹。

陈雨珊开车到昨天雷鸣上车的地方,将车子停在旁边的停车带上。

她走下车来,指着地面上的一条划痕,“就是这里,昨天雷鸣就是在这里进入一辆黑色面包车里,然后我们就追丢了。”

叶凡看着地面上那划痕,然后在旁边蹲了下来,伸手去触摸那划痕,“这划痕足足有三米长,最深的地方有将近一个厘米。看着划痕的迹象,显然是车子被撞击,车身倾斜,车身地盘的保险杠划出来的。这水泥是普通的矿渣硅酸盐水泥,硬度在70Mpb左右,而一辆面包车的重量加上载重最多不过两吨,要在七十兆帕硬度的水泥上划出这么深的痕迹,可想而知当时发生了多么大的撞击。至少需要一辆车速超过两百码的小车冲击过来才有可能产生这么大的磕碰。”

陈雨珊听的眼睛都圆瞪起来,万分吃惊看,“你就看一个痕迹就能知道这么多东西?忽悠人胡说的吧?”

叶凡不理会陈雨珊的质疑,继续说道,“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当时这辆车的车头朝东,也就是我们来路的方向。然后有一辆车速超过两公里每小时,重量约莫在一顿到两吨的车子以三十五度角从面包车的右后侧撞击过来。撞击之后面包车朝左边倾斜滑行,并且撞在了左边的钢柱上,这才让面包车没有当场飞出去。”

陈雨珊更加的吃惊了,按照叶凡的推测,这等于是完全再现了当时在场上发生的事故,对于陈雨珊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你推测面包车当时停放的方向是车头朝东?”

叶凡说,“一般的面包车,底盘保险杠的钢条都是朝前方微微倾斜。而这个划痕显然是有巨大的钢铁朝东方铲出来的。如果车头朝西面,保险钢条就不是铲,而是拖,拖行的话不可能在七十兆帕硬度的水泥板上留下这么深的痕迹。所以,当时面包车是朝东面,而且撞击的车子是从右后侧斜撞过来。”

陈雨珊,“为什么是三十五度角?”

叶凡指着六米外的一个巨大铁柱路灯,“你看那路灯是新的,周围的路灯都是旧的。显然这个路灯是刚刚被换过了。而且路灯周围还有被滑过的车胎痕迹。面包车受到撞击后滑向铁柱,这里距离铁柱的角度是六十度左右。只有以三十度的角度撞击过来,面包车才会以六十度的角度滑行过去。”

陈雨珊吞了一口唾沫,叶凡的分析确实合情合理,“就算你说的是对的,但是你怎么知道撞击它的是小车而不是大卡车或者是大巴车之类的。要知道,如果是大卡车或者是大巴车的话,就算速度很低,但是动能很大,同样可以产生巨大的撞击力。你凭什么说是一辆时速超过两百码的小车?”

叶凡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很简单,当时这辆面包车受到撞击后并没有翻车。如果是大卡车或者是大巴车撞击的话,面包车肯定翻车了。”

陈雨珊紧紧的看着叶凡,“为什么?”

叶凡说,“因为大卡车和巴车的中心很高,若是撞击在面包车上,撞击的位置也会很高。你想,一辆面包车,如果是在车门上方受到撞击,面包车会不会翻车?如果翻车了,地面上怎么可能只有一道划痕?车身翻到,贴地滑行,至少有十几道划痕。但是目前只有一道划痕?解释不通,但是小车的重心很低,撞击面包车的位置也很低,所以面包车就算是受到巨大的撞击力,但是因为撞击的位置很低,所以也不容易翻车。”

陈雨珊倒抽了一口冷气,她已然不知道如何来形容此刻的叶凡了。叶凡的这一番分析,简直是陈雨珊生平首次见到这么精辟的分析。叶凡不过是看到地面上的一个划痕,居然是完全断定出来当时场上发生的所有一切。而当时面包车面临撞击的时候,陈雨珊她就在不远的地方观看,场景和叶凡刚才说的几乎一模一样。但是陈雨珊所不知道的是,那一辆撞击黑色面包车的黑色小车,正是叶凡在驾驶。

但是这一番分析,却是叶凡真真切切的通过自己的分析得来的。

因为自己的思考,所以下了这样的结论,绝对不是因为自己亲身经历过,才这么说。当时情况太混乱,叶凡也不太清楚的记得自己的车撞了多少辆面包车。但是经过这一番的分析,叶凡断定,这辆面包车是自己的小车撞击造成的。

叶凡踩灭烟头后站了起来,冲陈玉珊笑笑,“当时你应该还在周围,或许亲眼看见了场上发生的一切。不知道我的分析,是不是吻合当时的场景?”

陈雨珊愣住了,她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回过神来,然后她笑了,“真是没看出来,原来你除了射击厉害,侦探也这么厉害,简直就是福尔摩斯了啊你。”

叶凡摇了摇头,很谦虚的说,“过奖了,我也就随便猜猜罢了。”

陈雨珊说,“可是这和抓捕雷鸣有什么关系,如今天大地大,如何才能够找到雷鸣?你既然这么大本事,不如给我指条明路。”

叶凡说,“面包车底盘的钢条刮破地面,底盘肯定受了很大的损伤,他们要做的事情肯定就是去附近的修理厂修车。我料想面包车开不远,如果你去附近的修车厂寻找,或许很快就会寻找到有用的线索。”

陈雨珊大喜,叶凡又加了一句,“但是也不排除雷鸣他们直接把面包车扔掉换乘其他车的可能。”

陈雨珊刚刚喜形于色,听了这句话马上就泄气了,“那怎么办?”

叶凡,“去附近的修理厂,找到那辆面包车,只要找到面包车的下落,距离找到雷鸣就不远了。”

陈雨珊,“为什么?”

叶凡说,“因为只要看到那面包车,即使他们换乘了其他的车,也可以找到他们换乘车辆的现场,找到现场,就差不多能够知道他们换乘的是什么车,找到他们换乘的车。就能够找到雷鸣的下落。”

陈雨珊大喜,直接冲入叶凡怀里来了一个大拥抱,然后飞快的冲进了车里,“你太棒了,你这么说,好像真的很快就可以找到雷鸣了。你简直就是福尔摩斯……快上车,我们这就去找附近的修理厂。”

叶凡还呆在原地不动,他万万没有想到陈雨珊这个丫头居然会主动冲上来给自己一个拥抱。

陈雨珊,“你愣在那里干什么?快点上车去找雷鸣啊。”

叶凡转过头来,“我跟你说个事。”

陈雨珊,“什么?”

叶凡,“以后你要拥抱我,可不可以不要那么突然啊,我喜欢有点前兆的……”

陈雨珊,“xxoo”

……本章完结,下一章“、女人天生妒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