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100章: 懦弱王子不敢触雷池 倔强公主反抗吓惊魂(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100章 懦弱王子不敢触雷池 倔强公主反抗吓惊魂(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蒙古迎亲的队伍走了三天,明天,就要进入蒙古都城了。

入夜,行馆里,来了几个风尘仆仆的蒙古军人,一进行馆,就和挞西耳语,然后,挞西进了呼延吉措的房间。

稚娟将窗户扒开一条逢,偷望对面的窗户。

呼延吉措的房里,还亮着灯,挞西在房里已经呆了很久了。

终于,呼延吉措送走了挞西,吹熄蜡烛,脱了衣服,正要上床。

忽然,门轻轻地响了。

他坐在床上,停顿了片刻,终于还是起身,拉开了门栓。

门刚一开,如幽灵样的,一闪,就进来一个人。

“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跑这来干什么?”他皱皱眉,望着她单薄的衣服,似是在责怪她,连外套都不披一件。

“我,我,”稚娟嗑嗑巴巴地说:“我想来找你说说话……”

他不响,转身,拿起火柴,要点蜡烛。

她疾步向前,摁住他的手。

他抬头,望向她,眼睛里透出光,仿佛在问,为什么?

“黑着说,”她低声道:“黑着说话,我觉得安全。再说,还有月光呢……”

他想了想,退后两步,坐到床上,然后指指桌旁的凳子,示意她坐下。好象,在刻意地跟她保持某种距离。

“你想说什么?”他低声问。

“明天是新汗王的登基仪式?”她问。

“是的。”他回答。

“新汗王是你七哥?”她又问,不等他回答,又自答:“是的,不是你希望的那个人。”

“礼毕席死了。”她突然抬起头来,直直地逼视着他,从窗外透进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是白惨惨的,有些恐怖。

他皱了皱眉,她怎么知道?刚想开口,她又说话了:“我都听见了。”

他又皱皱眉头,她还是,这么喜欢偷听人家说话。

她说:“就算这次他死不了,还会有下次,总之,礼毕席是活不久的。”

“你七哥就要成为汗王了——”她悲哀地拖长了音调说:“我要嫁给他?!”连她自己都不敢想也不愿相信,但她,是真的,真的要做老七的妃子。

“你知道,我不想嫁给他,”她的眼泪一忽儿涌出来,沮丧而绝望地叹道:“噢,小可爱……”

他沉默地听着她的絮絮叨叨,静默地望着她,眼睛,一眨不眨,身体,一动不动。

“刚才你和挞西在说什么?那么久?”稚娟冷不丁问。

他默然片刻,缓慢地说:“加里拉的指令来了,安排我把你直接送到他的寝宫去……”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要说那么久?”她起疑了,打断他,单刀直入。

他不语。

“指令?”她讥讽道:“你听话得如同一条训好的狗。”她冷笑道:“你准备把我乖乖地送过去?”

他望着她,眼睛里有些冷漠的光溢出来,他说:“是的,你本来就是中原皇帝献给汗王的礼物。”

“是的,他是汗王,我理应属于他。”她决绝地说完,却转而变了口气:“可我不想,我不喜欢他。”

他无言。

“你可以说我没有选择,”她站起来,走近他,低声说:“可我告诉你,小可爱,我有选择,我可以选。”

话说完,她已经站到他面前。

他抬头,看着她的脸,不知她打算干什么。

她轻轻地踏上床槛,站到他张开的两腿中间。

她说:“我要把我给你,干净的,不能被玷污。”一抬手,衣裳褪去,里面竟然什么也没有穿,雪白的tóng体以一种绝美的姿态,展现在呼延吉措的面前。她是有备而来的,在她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她想要什么,想干什么,都不后悔。

呼延吉措眼睛一直,内心澎湃难持,他紧紧地握紧了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侧身拾起稚娟的衣服,站起身,替她披上。

他说:“你如果不想回屋,那就在这里睡吧,我到挞西房里去。”

“呼延吉措!”她低喝一声,恼羞成怒。

“如果汗王发现你不是处子,会杀了你的!再次发兵中原也有了借口,这是你希望的吗?”呼延吉措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懦夫!”她恨恨的低语传进他的耳朵,他紧紧地咬住牙关,决然离去。

她终于忍不住了,抓起床上的被褥,狠恨地摔出去,然后,放声大哭。

在她的哭声里,他穿过长廊,走下楼梯,进了挞西的房间,倒头便睡。

挞西听见楼上的哭声,正寻思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该不该上去,但一想到呼延吉措也在上面,应该是公主心情不好,犹豫间,却看见呼延吉措呼呼地走进来,扎进被窝就睡。

挞西怔了一下,晃晃脑袋,虽然不明就里,但显然,是没有什么事情。于是走过去,插上门,也上了床。

进了被子,挞西却睡不着了,他瞪着两只眼睛,望着屋顶。

“梨容!”他裂开嘴,傻兮兮地笑起来,说:“梨容——”

眼前,渐渐浮现出梨容的样子,他笑得更甜了。

冷不丁,胸前横过来一只手,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脸:“别想了,她不属于你。”是呼延吉措的声音。

“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她就属于我!”挞西认真地说:“只要你发兵中原,其余的事情就不必管了。”

“发兵当然可以让你得到她,但得到她的人,却得不到她的心。”呼延吉措淡淡地说:“你觉得有意思吗?”

挞西沉默了一下,说:“至少,我觉得,她不讨厌我。”

“不讨厌?难道不讨厌就表示喜欢?!”呼延吉措嗤之以鼻。

“那,我要怎样才能让她喜欢我呢?”挞西翻身起来,望着呼延吉措问。

“我不知道,”呼延吉措想了想,说:“我只知道,发兵肯定让她反感。”他顿了顿,补充道:“不,不是反感,而是痛恨。”

“不发兵,我就更不可能得到她了。”挞西悻悻地睡下,加重语气道:“还是先得到人,在想办法得到心吧。”

“如果你真的喜欢她,我劝你,还是先得到心,再得人吧。”呼延吉措瓮声瓮气地说。

“懒得听你磨叽,你只管发兵就行了。”挞西不屑道。

“唔,我也不赞成打仗。”呼延吉措回答:“再说了,现在七哥是汗王,发兵得汗王说了算。我没有这个权力。”

“你会有的。”挞西轻轻地说完,闭上了眼睛。

下午时分,呼延吉措带着稚娟风尘仆仆地进了蒙古都城。

一进皇城,稚娟就觉得气氛阴沉,有让人说不出的难受。她默默地跟在呼延吉措身后,只觉得胸口一阵一阵地发紧,不详的预感是那么强烈,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前面就是那央宫,你先在那里休息一下,吃过晚饭后,沐浴更衣,然后,我带你去觐见汗王。”呼延吉措低声说。

觐见?她实在觉得这个词语有些刺耳,从来都是别人觐见她,她何尝这样卑躬屈膝过?

稚娟幽幽地叹口气,想起自己此刻的身份,强压着不悦,一声不吭。

地上的红毡仿佛望不到头,向灯火辉煌的尽头延伸。稚娟穿着蒙古妃子的传统礼服,一步一步走得好生别扭。她实在搞不明白,这皮靴子有什么好,非要缀那么多白毛的边,这么热的天,都快把自己憋死了。还有这首饰,天啊,居然是一串白色的绒球,就垂在耳朵边上,每走一步,就扫一下耳朵,痒死了——

她忍不住嘴唇蠕动起来,诅咒这该死的地方,该死的蒙古。

“你在干什么?”呼延吉措瞥她一眼,沉声问道。

她一撅嘴巴,不声响了,自顾自地朝前走去。

刚走到正殿门口,正要踏步上阶,忽然,两杆长枪横刺过来,停在离胸口半尺之处。

她愠怒地一抬眼,正想开骂,放肆!我是中原的公主!

但一忽儿,她咬住了嘴唇,没有发作。因为,从她进入蒙古开始,就已经不是什么公主,而是献给汗王的礼物,卑微如同物件。

“放肆!”呼延吉措低喝一声:“这是中原公主!”

长枪并没有回缩,她甚至听见了,那两个守门侍卫嘴角绽开的冷笑声。

忍——

她在心底告诫自己。

“滚开!”呼延吉措低吼道:“她是汗王的新妃,汗王等她已经很久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懦弱王子不敢触雷池 倔强公主反抗吓惊魂(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