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102章: 杀汗王呼延吉措冲动 欲顶罪稚娟公主震惊(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102章 杀汗王呼延吉措冲动 欲顶罪稚娟公主震惊(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祸临头了!

明白呼延吉措杀了汗王,稚娟慌了神,一脸苍白地望向呼延吉措。

呼延吉措正望着她,片刻的对视之后,他的目光,静静地落在自己手中的刀上……

他也有些不敢相信,是什么力量,竟然促使他杀了汗王,他本来,是想忍气吞声保平安的,如今这一切,说变就变了!

他没有选择,当他听见她的哭声,听见她撕心裂肺的那一声呼唤“呼延吉措!”他的眼前,就全是她的那张脸,他的世界,就再没有忍让和畏惧!他毫不迟疑,喘着粗气,利落地抽出短靴里的刀,奔进里间,照着汗王的背,狠恨地刺下去!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

血溅出来,带着温热,扑满他的前襟!

他一定要死!我一定要他死!

呼延吉措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毕生的力气,专注于杀人,杀一个人,杀侵犯她的人,杀汗王,自己的亲哥哥!

一切都平静下来。

稚娟徐徐地走到呼延吉措跟前,她伸手,拿过了他的刀,然后走到汗王的尸体前,蹲下,把刀和手重新放到背后的血窟窿中捣鼓一阵,直到自己手上和刀上一派血污,然后,又把血弄到自己前胸,搞得一塌糊涂。

他微微皱着眉,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站起来,走向呼延吉措。

她说:“来,小可爱,亲我一下。”

他默默地看着她,没有动作。

“哦,你不敢,因为你胆子太小。”她轻声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靠近,踮起脚,轻轻地亲了亲他的,唇。

她望着他,静静地微笑着,说:“你终于向我证明,你不是个懦夫。凭这一点,我要奖励你的。”

“去,”她轻轻地一推他:“出去宣布,中原公主,杀了汗王!”

他脸色一变,额上青筋暴起。

“小可爱,你会记得我吗?”她脸上显现出柔美的表情,语气绵软:“只要不进犯中原,随你怎么处置,我都心甘情愿。”

他眨眨眼,沉默地望着她。

“你为什么就不能争取呢?”她幽声道:“我是多么希望你能当汗王啊——”

他默默地低下头去。

她忽一下泪下,他,还是懦弱啊——

“去吧,小可爱,”她催促道:“现在你二哥、三哥、七哥都死了,既然你不敢当汗王,但推举谁为新汗王,你的话还是相当有份量的,如果你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新汗王一定会很尊崇你,那么就请你运用自己的影响,说服新汗王暂时不要因为我杀了汗王而出兵中原吧。拜托你了……”

他默然地望着她,没有任何征兆,猛一下,他劈手夺去了她手中的短刀。

稚娟有些愕然。

然而,接下来,呼延吉措的动作,更叫她愕然。

他割下了汗王的头颅!

呼延吉措把汗王的头提在手里,大踏步地走了出去。回身一扣,把稚娟锁在了里间。

“你要干什么?放我出去!”稚娟冲上去,拍门。

但门外,寂寂无声。

稚娟呆呆地坐在房里,面前,横呈着汗王无头的尸首。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害怕,也不知道忧虑,更不知道呼延吉措要干什么,她只是担心,担心呼延吉措。他那么懦弱,又不肯拿她顶罪,蒙古人这么野蛮,会怎么对付一个弑杀汗王的人呢?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稚娟内心充斥着担心,坐立不安。

忽然,殿外远远地,传来地动山摇的呼喊声:“汗王万岁!汗王万岁!”

她浑身一震!

新汗王!蒙古人的新汗王诞生了!

她疾步奔向门口,妄想看到什么,可是除了从门缝里看到外殿依旧辉煌的灯火,她什么也看不到,连一个活人的气息,都没有一丝一毫。

新汗王这么快就出来了?会是谁呢?

会是他吗?

稚娟瘪瘪嘴,自我否定,不会是他,就算把他摁在汗王的位子上,呼延吉措也没有这个胆子当汗王。

他怎么就这么懦弱?!窝囊废!

稚娟气哼哼地一拍门,马上疼得一裂嘴,她对着拍疼了的手吹口气,忿忿地想,才解决了一个老七,这回知道又是谁当新汗王?谁当新汗王,又怎么样?还不是我不喜欢的!想到这里,她愈加烦躁,不由恨恨地踢了一脚面前的尸体。

讨厌的蒙古猪!

门外传来纷踏的脚步声,甲胄碰撞的声音,配剑的声音整齐地响起。

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两行侍卫列队进来。

稚娟缓缓地转过身来,朝向门口。

“汗王驾临,还不下跪!”为首的侍卫敦促。

稚娟顺从地跪了下去。

“不得无礼!”一个声音插进来说话,有些耳熟,稚娟轻轻地抬起头,看见了挞西将军。

“汗王还有要事,不会来了。”挞西说:“传汗王旨意,中原公主暂时安置丽晶宫,待汗王登基仪式结束后,再另行安排时间册封和接见。”

稚娟的心再次往下一沉,今日汗王不予召见,看来,新汗王对自己,也没什么兴趣啊。她闷闷地想着,反正完成不了计划了,那还不如让这个汗王索性忘记了自己,永远都不召见,那才好呢,清净,省得自己心里挂着呼延吉措,若被新汗王知道了,不定又惹出什么祸端来。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心事重重地低头下去。

稚娟被送往丽晶宫。

丽晶宫,顾名思义,是美丽的水晶宫殿,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富丽非凡,如同仙宫。但稚娟没有心情,她住在宫中,就好象坐牢,除了从中原带来的侍女,没有一个人跟她说话,重重把守的侍卫也不允许她踏出丽晶宫半步。她除了到时间吃饭睡觉,其余的时候就是在宫里无所事事地瞎走,就好象被软禁了一般。

她其实很想打探一下外面的消息,她迫切地想知道,呼延吉措现在怎么样了,他安全吗?新汗王器重他吗?中原会无忧吗?可是,她就象一个聋子,一个瞎子,所有的事情都无从知道。无论她问什么,蒙古侍女只是微笑,除了微笑,她们都不说话。她有时候甚至逮到了她们背着她三五成群地议论,但只要她一近前,她们就散开,无事一般回避掉。

她不敢乱发脾气,只好闷闷地呆坐,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扳着手指头数日子。

一天,两天,三天……

时间已经过了七天了。

她正坐在桌前发呆,忽然,脚步声响起!

这不是宫女的脚步声,是一个男人的脚步声,侍卫?!

侍卫是不会轻易进到内宫的!

她一惊,直起身子,眼巴巴地望着门口。

门口出现了一个健壮的身影——

“挞西!”她惊喜地叫一声,迎上去,终于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挞西此刻的出现对稚娟来说,真是及时雨。

“呼延吉措呢?你见到他了吗?他还好吗?”她一古脑地把这些天憋在心里的疑问都吐了出来。

挞西望着她,眨眨眼,没有回答。

“你为什么不说话?”稚娟急了:“他到底怎么了?他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

挞西垂了垂眼帘,没有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只说:“汗王已经下旨,封你为侧妃。这可是天大的荣幸,从来外族女子,都没有这么高的地位。今夜召见你,”

“我不稀罕!”稚娟顶回去,咄咄逼向挞西:“呼延吉措出什么事了?!”

“公主不要固执己见,小心惹祸上身。”挞西还是不回答她的话,只说:“汗王下旨,今夜召见你。”他顿了顿,说:“沐浴更衣,准备侍寝。”

说完,挞西转身就走。

“挞西!”稚娟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换了副企求的口气:“求求你告诉我,呼延吉措怎么了?”

挞西不想回答,他扳开了她的手,往外走。

“哼!”她忽而冷笑一声,低语道:“你想知道梨容的事情么?”

条件反射般,挞西停住了脚步,慢慢地转过头来。

“条件交换。”稚娟觑起眼,脸上漫起些狡诈:“告诉我呼延吉措的事,否则,你无从知道梨容的喜好,更谈不上攫取她的心。”

挞西沉默片刻,低声道:“他没事。”

她轻轻地笑了一下,如释重负。外面发生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呼延吉措没事。

“我要的呢?”挞西问。

“只要是有关梨容的问题,你可以随时来问我,我随时都会回答你。”稚娟仰起头,郑重地承诺。

挞西什么也不多说了,掉头离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杀汗王呼延吉措冲动 欲顶罪稚娟公主震惊(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