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103章: 杀汗王呼延吉措冲动 欲顶罪稚娟公主震惊(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103章 杀汗王呼延吉措冲动 欲顶罪稚娟公主震惊(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稚娟再一次走向大殿。地上的红毡依然望不到头,向灯火辉煌的尽头延伸。走完红毡,是不说话的汗王,再过一会,汗王就变成僵硬的尸体。稚娟心里又开始嘀咕,这该不会,是七天前同样的场景上演吧?

不,其实不尽相同。

今天,陪在自己身边的,不是呼延吉措,而是挞西;自己身上穿的,不是蒙古服饰,而是自己的衣服,听说这是汗王特许的。不管怎么样,从这一点来看,这个新汗王,应该比那个死去的老七体贴一些。

稚绢胡思乱想着,又一次进入了正殿。

她低头走到殿中,静静地站稳,然后,缓缓地,跪下,俯首称臣:“稚娟拜见汗王,祝汗王万寿无疆!蒙古、中原两国永世太平!”

她静静地等待,周围鸦雀无声,没有任何动静。稚娟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对中原的公主,看来,蒙古的汗王都不打算说话,死去的老七如此,新汗王又是如此。

挞西凑过来,低声道:“汗王让你平身。”

她一怔,忽然有些好笑起来,这个新汗王看样子不过是做了个手势。她有些纳闷,怎么这一切,真的跟七天之前是如此地相似,难道,这个汗王也该死,等着呼延吉措从背后来操刀?!

“走近一些。”挞西又凑过来说。新汗王除了手势,似乎不打算发话。稚娟又一次惊叹,这跟上次,真是雷同得不得了了,她不由得恍惚起来,到底现在是七天之前,还是七天之前就是现在?!

稚娟默默地,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阶前。

她等待着,面前飞过一片小小的阴影,那是汗王要她抬头的手势。她还记得那副宽大的金雕背景,对新汗王,她还是有些好奇的。

可是,没有了下文,面前没有飞过什么阴影。

汗王没有要她抬头的意思,他连看她相貌的兴趣都没有?!

挞西再次凑过来,说:“你跟我进来。”

他带着稚娟走进里间。

一踏入里间,挞西就退下了。稚娟对这间房子并不陌生,她站直了,左右看看,生出些感叹来。

七天之前的这里,七天之后的这里,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汗王临幸。

她关心的是,这个新汗王,会不会跟老七一样短命?!

呼延吉措是不会来救她了,相同的事情是决计不会出现两次的。不过,凭感觉,这个新汗王也不会象老七那么残暴,也许,她该庆幸自己幸运。

稚娟冥想一番,觉得现实对自己来说,真是有些讽刺。

正想着,忽然觉得背后有了些动静。

汗王来了——

她迟疑片刻,转过身来,缓缓跪下:“汗王吉祥。”

汗王还是没有说话,走过来,停在她面前。

她看见一双缀了毛边的软靴,上面绣着金灿灿的图案,它的主人,新汗王,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比呼延吉措如何呢?一想到这里,她不禁恨得牙痒痒。

该死的呼延吉措,既然挞西说你没事,你就该没事,既然没事,为什么也不来给我报个信?!这头蒙古猪!

汗王在她面前肃立着,她跪在地上在心里咬牙切齿地骂着呼延吉措。

恩——

汗王威严地从胸腔里发出一个声音来,是催促,更是暗示。

稚娟收回思绪,缓慢地,缓慢地,抬起头来——

眼光一聚,蓦地一直!

呼延吉措!

面前这个威严的汗王,竟然是……呼延吉措!

突如其来的惊喜,使稚娟的大脑短时间内陷入空白。

呼延吉措站着,望着稚娟,不说话。

终于,稚娟脸上梦幻般的神情退却,她默默地低下头去。

“平身吧。”他也终于说话了,缓缓地,走到床前,坐下。

她站起来,望着他,一言不发,仿佛,不认识他。是的,直到现在,她还不敢相信,呼延吉措,真的成了汗王。

“你不是希望我当汗王吗?”他盯着她的眼睛:“现在你如愿了——”

她微微地垂下头,没有说话,脑子里一团糨糊,呼延吉措怎么当了汗王呢?他怎么当上的呢?难道他杀了老七,没有被追查?他杀老七,是早有预谋?不对,不对,事发突然,但他怎么把这件事摆平的呢?这七天他不见我,到底在忙些什么?他是故意的?

“你一定有很多疑问吧,精灵公主?”呼延吉措拍拍身边的褥子,说:“你坐过来,我慢慢跟你说。”

她依言,坐过来,却跟他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难得见她如此拘谨,他不动声色,想起她在客栈里把自己剥光的那一幕,却忍不住在嘴角滑过一丝浅笑。

“说之前,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呼延吉措侧过身子,望着她的脸,低低地问:“为什么希望我当汗王?”

她的眼皮动也没动一下,但嘴唇蠕动了一下。

“你又在骂我蒙古猪了吧?”他轻轻地笑起来,她在想什么,是逃不过他的眼睛的。

她装傻,不做声。

他伸手过去拉她,一边说着:“每次都是你主动,我已经被你占过几回便宜了,今天也该轮到我试试了——”

说话间,他已经抱住了,想亲她,她扭过脸,同时把他往外一推。

他看见,她竟然,红了脸。

平时她老嫌他懦弱,口口声声窝囊废,如今动真格的了,她居然害羞了起来。

“害什么羞呢?”他坏笑着,继续调侃她:“在客栈里,是谁说,要把自己给我的,恩?”

“刷”的一下,稚娟的脸红到了脖子根,那个窘啊,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嘻笑着,拍拍自己的腿,大咧咧地说:“来,把那天的动作重新演练一遍——”

稚娟的脸变成了酱紫色。

他起身,把她拉起来,站在自己面前,但她,不动,只窘迫地站着,不肯动作。

等了一会,他按耐不住,终于自己动起了手。

手有些笨,但很轻柔地,将她的衣服,一件件剥下,剥得只剩下最后一件。

“你那天,没穿这么多啊——”他说,缓缓地闭上眼,将她揽入怀中,摸索着将最后一件内衣褪去,微微颤抖的手指触及到她光滑的肌肤,这才幽声道:“当时,我真是想啊,差点就控制不住了,可是,我不敢——”

“窝囊废!”她突然出了声,低低地骂道。

“到底有多窝囊,试一试就知道了……”他一屈肘,抱起了她……

阳光洒进房间里,稚娟在呼延吉措的肘弯里,缓缓地睁开眼睛,望着床顶,忽然轻轻一笑。

她一动,他就知道,他早就醒了,为了不吵醒她,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未动。

“笑什么呢?”呼延吉措拥住她,在她耳边低语。

“我真的嫁给你了呢,小可爱。”稚娟缩进他怀里,捏了捏他的下巴。这时候,她感觉自己是如此地幸福,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八天前她还在忐忑和拒绝,埋怨上天,八天后她除了在心满意足中让自己晕晕忽忽,还真的忘记感谢上苍了。

我是在做梦么?

稚娟重重地掐自己一下。

疼!

“嫁给我感觉好么?”呼延吉措偏过头,他很有些好奇,这个精灵般的公主,怎么就会爱上自己呢。

“与其嫁给别的蒙古猪,还不如嫁给你。”她叹一声。

这话听上去很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好象嫁给他并不是上好的选择,而是退而求其次。呼延吉措想了想,问:“那你觉得,要嫁给什么样的男人,才称得上好呢?”

稚娟眼珠子转了转,回答道:“体贴,温柔,壮实,最重要的是,爱我……”

他吃吃地笑起来:“那不就是我么?”

“你?”稚娟翻一白眼,抢白道:“你没这么好,就一窝囊废而已。”

他呵呵地笑起来,也不生气,松开她,把双臂枕到头下,说:“你对我有成见。”

稚娟一愣,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攀住他:“你那天怎么就跑了进来,那么几下,”她做了个握刀的姿势往下锉,瞪圆了眼睛问:“你不害怕么?看你的样子,你是很怕老七的啊——”

“是,我的确有些畏惧他,因为他很阴险,谁也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下步要干什么。”呼延吉措的眼睛望着床顶,陷入沉思,他仿佛又看见了当时的情景:“我听见你叫我,就只觉得血往头上涌,也顾不了那么多,就冲了进去,看见他欺负你,又想起父汗、二哥和三哥的死,我就只有一个念头,宰了他!”

她又忍不住嘀咕一句:“呀,听你这么说,我岂不是红颜祸水,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冲动起来结果了他。”

“如果你愿意这样看自己,我也没意见。”他轻轻地笑了一声:“你不是常常标榜自己是中原最优秀的公主,什么时候又变得这么没有自信了呢?为什么要说自己是祸水,不说是蒙古国的幸运之神呢?”

他侧头望稚娟一眼,沉声道:“你应该自信。因为你,蒙古将诞生一代伟大的汗王!他将带领整个蒙古走向崭新的生活!”

他一改往日的低调,呈现出一副如此自信、自强的姿态,稚娟怔住了,她从来没见过呼延吉措这么豪气的样子,他给她一种全新的体验,他的踌躇满志顷刻间感染了她,她惊呼一声,赞叹道:“你真了不起!我喜欢你这个样子!”

“这是你带给我的思想,蒙古人可以自给自足,可以开展贸易,”他猛一下抱住了她:“我的公主,你是长生天赐给我的福星,赐给蒙古的福星!”

他是如此地陶醉和满足,可是,此刻稚娟的脸上,却掠过一丝凄然,她的心,战栗着。

呼延吉措,现在你把我视做福星,你可知道,六年之后,等待蒙古的,将是灭顶之灾。待到六哥带领中原铁骑横扫蒙古的时候,你还会叫我福星,还会象今天这样爱我,宠我吗?

上天,我还可以有别的选择吗?我是选择做中原的公主,放弃自己的爱情,还是选择做蒙古的汗王妃,抛弃故国家园?

我到底该如何取舍,谁能给我答案?

呼延吉措,我的汗王——

……本章完结,下一章“ 盘问才知汗王位由来 心急迫切要佳人定嫁(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