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105章: 盘问才知汗王位由来 心急迫切要佳人定嫁(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105章 盘问才知汗王位由来 心急迫切要佳人定嫁(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程的路因为没有了辎重,所以速度显得快多了。朗昆归心似箭,每天都尽了力去赶,原本十天的路程,也缩短到了八天。经过十多天的行进,朗昆带的队伍,已经过了回栾山脉,越往回走,越是热闹,隔三岔五的,也能碰上一个人多的集市了。

朗昆回头看看马车,心想既然速度快,梨容她们也颠沛多日了,难得碰上边陲小镇赶集,也让她们清闲一下,于是吩咐:“找家客栈,今天不走了。”

“殿下,还早着呢,天黑前再赶个二十多里地没问题。”侍卫说。

“这几日赶得辛苦,今天就休息,”朗昆看了看热闹的集市,说:“既然早,愿意逛逛的就逛逛吧——”

他其实,是心疼梨容,白天在车里颠簸,夜里休息一会,天不亮又得赶路,难得偷到这半日闲,下车走动走动,四处逛逛也好啊。

在客栈安顿好,梨容和媛贞就出了门。朗昆静静地坐在大堂里,望着她们偎依着出去,低头默默地喝了一口茶。

媛贞的脚已经差不多好了,但梨容的失语,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梨容不说话,并不代表他们没有说话的机会,朗昆也试着,去接触过。可是,似乎梨容自己,不想给朗昆机会,她难得独自行动,无论干什么都拉着媛贞,形影不离。

朗昆再喝一口茶,茶叶不好,穷乡僻壤,自然比宫里的差多了,苦涩从舌尖延伸到舌根,就象他此时的心情。失去了的最要好的妹妹,又被深爱的人误会,兄弟意欲横刀夺爱,皇储之争危机重重,他的心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但,他还是必须,把这些问题一个个解决掉。

所以,他急着回京。回去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禀告父皇,请父皇下旨赐婚。他要娶梨容,一刻也等不及了。不管梨容有多深的误会,他都有信心可以解释得通,不论梨容的失语能不能治好,是不是要当一辈子哑巴,他都要娶她。朗泽已经在加紧行动,并且肆无忌惮了。朗昆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已经预感到了危险的临近,在风中,在空气中,是诡异而压抑的气息,逼迫着他的胸口,都快叫他喘不过气来了。

他没有时间了,不能再耽误,一定要把梨容娶回家,否则,他将永远失去她。

这种感觉在他心里是那么强烈,直到占据他全部的大脑和思维。他象个刺猬,紧张地竖起了全身的汗毛和刺,面向那不知名、无来向的危险,为了梨容,为了他们的相聚,为了前世今生的等待,时刻准备出击!

媛贞已经睡熟了,单纯的面容安静祥和。她并不知道围绕着她的惊涛骇浪,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牵系着江山的未来。在这个山野的小客栈里,她更无从知道,守在她身边的,她最为亲昵的容姐姐的心碎。

进入睡梦之中,她的世界,更加简单纯净。朗泽的忽略,婚事的无奈,她似乎都可以忘记。上天从她一出生,就赐于了她和美安详的一生,她似乎,从前,往后,都不需要去为自己做过多的担心。

只有夜深人静,她熟睡了之后,梨容才会静静地流泪,低低地啜泣。

轻轻地披了一件衣服,梨容徐徐地走到后院的天井中,默默地站定,仰头向天。

天幕漆黑,星星闪亮,一弯上弦月,高挂空中,洒下温柔慈祥的光芒,映照在梨容淡绿的衣裳,象通透的美玉,闪着清冷的光,凄美而寂静。

她安静地站在星空下,仰望着浩瀚苍穹。宇宙无边无际,而人是如此渺小。她忽生好多感慨。人在世间,到底是为何而生,又将因何而死,一世过完,到底为了实现什么,又能留下点什么?生命的意义,是在于让自己快乐,还是让所爱的人快乐?

正想得入神,忽然觉得,背后有些异样,是谁,在凝神注视着她?

梨容背上一凉,她猛地意识到,是他,朗昆来了——

“梨容,你也睡不着么?”朗昆温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她禁不住浑身一震,却不敢回头。

她害怕,一回头之间,她就会退缩,就会前功尽弃。她不能,看见他的眼睛,尽管,她每天,都能在梦中见到,但她,不能面对。因为那是她的死穴,她所有的如意算盘在看他眼睛的一瞬间,就会分崩离析,烟消云散。

这是她绝不能允许自己发生的错误。

“我已经等你很久了,我知道,你会来的。”他轻声说着,走到她的身后,默默地贴近她。

她无语,没有动作。

他缓缓地圈住了她,将脸颊贴上她的发,闭上眼,享受这片刻的宁静和温馨。

她心底,发出一声幽长的叹息。

“为什么不戴簪子?”他低声细语。

她忽然一惊,浑身一颤。

动作细微,仿佛被月光一抚,就幻灭无痕,可是,没能逃过他的感觉。不需要他有多敏锐,只因她在他心里,她的每一个细微变化,都无一例外地,牵动着他的神经。

“稚娟骗我,你也骗我?”他幽幽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怨气。

她一怔,身子渐渐地软了下来。他都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稚娟想替你遮掩什么?”他叹道:“梨容你好厉害啊,不知不觉中,就策反了稚娟,让她在临别关头,还对最疼爱她的六哥撒下弥天大谎……”

“她忍心叫我心痛,你也忍心么?”他喃喃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啊?”

最后一句话猛地提醒了她!

对!我不能心软,我一定要记得还在生他和媛贞的气,我一定要坚信他们在洞中发生了什么!

梨容一咬牙,狠狠地推开朗昆,掉头就走。

他眼明手快,一把揪住她的手臂,反剪过来,不由分说地吻下去。

她拒绝,他坚持,她挣扎,他强硬,她反抗,他勇往直前。吻她,心无旁骛,用无声的柔情,直到融化她……

终于,她还是,决然地推开了他,抽身离去。

“回到京城,我要堂堂正正地吻你。”他没有追,只扔过来一句力道千钧的话语。

月光下,孤单的身影。

他起先,是相信了稚娟的话,但再一细想,却发现稚娟的谎言经不起推敲。只因为簪子太重要,而稚娟的借口太简单,她甚至,连手忙脚乱的解释都没有,坦然得有些过份了。这太不符合常规,因此他推定,梨容收下了簪子,稚娟在撒谎。

他很安慰,她收下了簪子,是因为她还,爱着他。

他又很难过,她让稚娟隐瞒,是因为,她还在生气。

我要娶她,娶了她,再慢慢解释。

梨容回到房里,一头扎进被子。

天,我差点,差点就乱了立场。

好在,好在——

她轻轻地起身,打开随身携带的箱笼,从角落里抽出一个小小的缎包,小心翼翼地打开,玉梨簪,依旧晶莹。

她恍惚地想,怎么可能,他怎么知道簪子没丢,稚娟是骗他的,他怎么可能知道?

她紧紧地咬住嘴唇,望望簪子,绝望地想,

玉梨簪,玉梨簪,他既然知道了,我们的缘份也就尽了,我,断然是留你不得了……

她把簪子紧握在手中,摩挲了一遍又一遍,仿佛是在做最后的告别。

一个多月的路程,朗昆终于带领和亲的队伍,安全回到白洲城。

接风洗尘的宴席结束,皇上回到了正阳殿。

“陛下,六皇子求见。”公公禀告。

“鞍马劳顿,怎么不去休息?”皇上看见朗昆进来,示意他免礼。

朗昆跪下,直奔主题:“儿臣有事禀告。”

“起来吧,”皇上说:“正好,朕也有事要告诉你。”

朗昆一怔。

皇上递过来一份奏折:“看看。”

朗昆接过来,打开一看,竟是蒙古的国书,大意是感谢中原皇帝的慷慨,会善待公主,共同缔造和平等等,跟以往和亲之后的措辞及意思并没有什么不同。

“看出什么了没有?”皇上问。

朗昆想了想,说:“我们才回,国书就到了,速度,比往年快很多啊。”

皇上笑笑,神秘道:“你再仔细看看——”

朗昆将国书在从头至尾仔细地看了一遍,仍旧没有发现什么,他抬起头来,望向父皇。

皇上慢悠悠地点醒道:“看看落款。”

朗昆依言,忽然眼睛一直,落款!

汗王,新汗王竟是呼延吉措。

他们分别才多久的功夫,呼延吉措竟然就当上了汗王!

朗昆太意外了,他无法不愕然……

……本章完结,下一章“ 欲提亲事一再被婉避 春闱落第忽而有惊喜(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