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112章: 谏父勿断药再表心迹 劝儿不动仍做争取(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112章 谏父勿断药再表心迹 劝儿不动仍做争取(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奏章摊放在案上,皇上提笔行云流水地批示,写了几行,忽然抬起头来,问:“尚德宫有消息么?”

公公低声回答:“六皇子殿下只是安静地呆在宫中,没有任何举动。”

皇上沉吟片刻,问道:“他情绪如何?”

“情绪比较低落。”公公答。

“他没有?”皇上低声问:“找朕的意思?”

公公默默地摇摇头。

皇上缓缓地放下笔,陷入烦忧之中。

不到最后关头,他是不想动用那个不得已的办法的,可是,自己儿子的脾气,他也知道,朗昆平素能分清轻重,但一旦铁了心,可就难得撼动了。

左思右想,还是不能轻举妄动,万一把他逼急了,可就适得其反了。

正想得头疼欲裂,忽然胸口一热,“扑”的一下,就吐出一口鲜血来……

公公慌忙上前,托住皇上,疾呼道:“来人呐!快来人呐——”

天旋地转,皇上在模糊的视线中,只看见何居亭隐士直奔自己而来。

“皇上,您醒了——”映入皇上眼中的,是何居亭的脸。

公公端上汤药:“皇上,何隐士说了,等您醒转过来,即刻服下此剂药……”

皇上虚弱地摇摇头,说:“还是去把丹药拿过来吧。”

“皇上,”何隐士阻止道:“暂时还是不要吃丹药的好,您已经坚持七天了,可不能功亏一篑啊。”

皇上皱皱眉,有些不悦:“七天?你也为朕调理七天了,怎么也不见好转呢?朕倒是,比不吃丹药精神差多了……”

“皇上,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急不来的,”何隐士耐心地解释道:“现在还是排毒的过程,可能感觉比较疲惫,过了这头十天,您就会比较明显的感觉,人也会轻松很多的……”

何隐士还想说,皇上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的话,直接吩咐公公:“去拿丹药来!”

公公看看皇上,又看看何隐士,踌躇片刻,终于取了锦盒过来。

皇上伸出手去,何隐士轻轻按住锦盒,再次低声劝阻:“请皇上三思……”

皇上不响,拂开何隐士的手,自顾自地打开了盒子,拈起丹药来,一颗,两颗,三颗,何隐士已提前将手指罩在第四颗丹药上面,再一次阻止:“皇上……”

皇上愠怒地,拨开他的手,拿起了第四颗丹药,然后,又粘起第五颗,第六颗……

“皇上!”何隐士“扑通”一声跪下来,恳求道:“如果皇上一定要吃,最多三颗,三颗足矣——”

“行了,”皇上强撑着摆摆手:“你下去吧。”

“皇上,请先服了草民开的药,在吃丹药吧……”何隐士还在坚持。

“闭嘴!”皇上忽然发作了:“先吃什么,后吃什么朕还不能做主?!”

“草民是为了皇上的健康着想啊!”何隐士跪在地上,仍旧苦求。

“放肆!”皇上的忍耐终于达到了极限,他一把打翻公公手中的汤药,歇斯底里地吼起来:“朕受够了,早就不该吃你的什么鬼药!把他给朕拖出去,朕不想再看见他!”

侍卫一拥而来,夹起何隐士就往外拖,何隐士岂能甘心自己对皇上的治疗刚见成效就完全终止,于是一路号叫道:“草民是为皇上好啊,草民是为了救皇上的命啊,草民之心,天地可鉴,良药苦口,皇上必须完全戒断丹药才行啊——”

“救朕的命?!”皇上冷笑一声:“只怕是想朕死得更早些!”他一仰头,把六颗丹药都吞了下去。

躺下歇了半天,感觉自己慢慢地舒服多了,这才摸摸胸口,翻身坐起来,吩咐道:“朕不再吃何隐士的药了,”停了停,又说:“从现在开始,还是按时服用丹药。”

第二天一大早,公公就赶了过来,喜滋滋地报告:“皇上,六皇子殿下要见您。”

皇上脸上滑过一丝微笑,不急不忙地就起了身:“摆驾尚德宫。”

“皇后娘娘,二皇子殿下来看您了。”阿云轻轻地撩起纱帐,探询地望着皇后。

皇后轻轻地闭上眼,无言地摇摇头。

“您可不能老这么躺着,没病也会躺出病来的,”阿云轻声劝道:“见见二殿下吧,不定有什么好消息呢——”

皇后缓缓地睁开眼,发直的眼神在帐顶上停留片刻,终于,朝阿云抬起了手臂。

“母后。”朗泽见皇后从床上直起身子来,连忙跪下,低声检讨道:“都怪孩儿不孝,惹您生气了。”

不孝?

皇后苦笑着,只觉眼眶开始湿润,她幽幽地叹口长气,斜靠在软枕上,不说话,只直直地望着前方,失神。

“孩儿问过太医了,母后是肝气郁结,不是什么大病,调理些时候就会好的,”朗泽细声道:“母后不要老是躺在床上,出去走走对身体有好处的。”

“走什么走?!”皇后有气无力地开了口:“我就是想出去走,还丢不起这个人呢——”

“母后——”朗泽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自己好心开看她,说着说着怎么又来了。

“唉——”皇后又叹口气:“你不爱听我还不愿去想呢,没什么事就走吧。”

朗泽沉默片刻,犹豫了一下,说:“孩儿还有事想请母后帮忙。”

皇后冷笑一声,自己的儿子,她太了解了,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如今自己的心情如此糟糕,全是拜他所赐,娘家娘家,丢尽了面子;朝堂朝堂,做人不起;最重要的是,刘家婚事一退,从今往后,这天下,都不会是她和儿子朗泽的了。她是又气又急又伤心,又绝望,在这个当口,他居然,还有脸来请求自己帮忙。

一股悲凉慢慢地涌到胸口,皇后默默地靠上软枕,合上眼,发出无奈的哼哼声:“说吧——”

“既然已经退亲了,是不是,”朗泽咽了咽口水,艰难地开口道:“是不是,把谢家的亲事,订了?”

一瞬间,皇后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往上涌,她再也控制不了心中的悲愤,猛地睁开眼,抓起脑后的软枕一把扔出去,歇斯底里地叫道:“你就这么等不及了?!今天我就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吧,只要有我在,你休想娶她谢梨容!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你要娶她,除非我死!”

朗泽静静地站在那里,看母亲狂吼,表情木然。

他并非不知道母亲此刻的心情,但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他必须勇敢面对,面对刘家的责难、母亲的愤怒,甚至是天下的嘲笑,还有梨容的冷脸。这些他都可以不在乎,因为他相信,梨容并非无情之人,终会被他一腔真情感动。

皇后终于平静下来,已经是满脸的汗水和泪水混杂。

朗泽依旧站在原地,微微皱着眉,沉默地望着母亲。

皇后余怒未消,狠狠地瞪他一眼,恨恨地转过头去,不打算再理会他。

朗泽轻轻地走过来,在床边坐下,默默地捋起手帕,细心地为母亲拭脸。

皇后一把打开他的手。

朗泽顿了顿,忽然说:“你恨她,是因为雪儿吗?”

皇后脸色一变,正要发作。

“如果当年父皇爱上的人,是你,你现在,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个人,”朗泽低声道:“与其不喜欢而硬要在一起,彼此之间相互折磨,为什么就不能成全对方呢?”

皇后忽然一下泄了气,眼泪瞬间涌出眼眶。

“母后,你愿意我将来,也象你一样,这样不快乐过一生吗?”朗泽柔声恳求:“您就准了吧,孩儿也别无他求了……”

“不!”皇后断然拒绝。

“母后——”朗泽还想坚持。

“出去!我不想看到你!”皇后决然道:“阿云,把他轰出去!传我命令,从此以后,不准他踏进集粹宫半步!”

阿云走近朗泽,欲言又止。

朗泽拉着脸,拂袖而去。

“想通了?”皇上面带微笑踏进尚德宫,还未落座,就招呼朗昆:“起来,起来,不用跪了。”

朗昆默默地站起来。

皇上看朗昆的脸色,沉郁之色笼罩,满是心事的样子,嘴角不由又泛起浅笑,这么快就想通了,倒是让他有些意外,原本以为,没个十天半月,是出不了结果的。

“还是照朕的意思办?”皇上笑吟吟地问。

朗昆没有回答,却突兀地问:“父皇您停了何隐士的药了?”

“是啊,”皇上说:“吃了几天,也没见什么特别的效果,不如丹药好使,所以不准备再吃了。”

“难道何隐士没有告诉您,丹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朗昆默然道。

“说了,不是对身体不好,而是对身体有害。”皇上慢悠悠地回答,根本不当回事。

“那父皇,为何还要服用丹药呢?”朗昆迟疑了一下,贸然问道。

唔,皇上笑了笑,没有回答。

“昨夜,何隐士来找过儿臣了,”朗昆小声道:“现在,是关键时期,父皇您可不能半途而废啊。”

“原来是这样,他来找过你了……”皇上点点头,沉思。

朗昆见皇上不语,又说:“父皇,不管隐士医术如何,您还是无论如何试完一个疗程吧,也就十天,您已经坚持八天了呀,岂不可惜……”

“十天,已经坚持八天了,”皇上仰天长叹,有感而发道:“是啊,功亏一篑的不仅仅只是朕一个人啊——”

言毕,回头深望朗昆一眼,昆儿,你离皇位也只有一步之遥,火候已到十之八九,最后一拼,也就是等你今天的答复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谏父勿断药再表心迹 劝儿不动仍做争取(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