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113章: 谏父勿断药再表心迹 劝儿不动仍做争取(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113章 谏父勿断药再表心迹 劝儿不动仍做争取(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天,已经坚持八天了,”皇上仰天长叹,有感而发道:“是啊,功亏一篑的不仅仅只是朕一个人啊——”

言毕,回头深望朗昆一眼,昆儿,你离皇位也只有一步之遥,火候已到十之八九,最后一拼,也就是等你今天的答复了——

朗昆从父亲的眼神中,已经读懂了他的意思,可是……

“昆儿,今天你请父皇来,可不只是为了劝朕继续何隐士的治疗吧?”皇上并没有答应继续治疗,却转换了另一个话题。

朗昆默默地低下头去:“儿臣……”

“你娶了媛贞,一切就都成定局了。”皇上很是宽慰,朗昆,应该知道轻重的。

“父皇,儿臣……”朗昆低声道:“儿臣,还是希望能和自己心上人在一起……”

皇上一怔。

他并没有改变主意,朕,仍旧是一厢情愿。

阴云,漫上皇上的脸,他铁青着脸,默然道:“那你今天,叫朕来干什么?只是为了看你再次表明心迹?!”

“儿臣是为了何隐士,”朗昆跪下:“请父皇为天下保重龙体!”

“朕的事情不要你管!”皇上终于发火了:“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儿臣已经不是小孩子,自己需要什么儿臣知道,”朗昆顶嘴:“可是父皇也不是孩子,却不能控制自己的意志,着实让儿臣失望……”

“你对朕失望?”皇上冷笑,朗昆有个性,但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低眉顺眼,惟独这一次,竟然如此强硬,居然是为了一个女人!皇上不由怒从心起,继而愤然道:“朕再糊涂,还知道江山为重,你呢,为了一个谢梨容,居然可以舍弃江山!”

“我没有!要得到江山,除了婚姻,除了用自己心爱的人来换,还可以有别的方法,我就不信没有别的方法,”朗昆回道:“不论人品、能力、学识,孩儿都不比兄弟们差,就凭自己的本事,我也能得到江山,父皇为什么不能让我堂堂正正地得到江山,非要取这样的途径?!”

“幼稚!”皇上嗤笑一声:“你以为自己优秀?你以为优秀就能得到江山?如果没有父皇处处提携,才使你显得突出,不然,你的哪个兄弟会比你差?朕还告诉你,你的任何一个兄弟,都可以成为将来的皇帝!朕的江山,可以不给你!”

“可是,我有抱负,我有信心振兴国家!”朗昆不甘示弱。

“古往今来,有抱负、有信心的皇子还少吗?”皇上冷笑:“可是,能登上皇位的能有几个?!”他竖起一根手指,指着天:“只有一个!什么都是假的,只有谋略,只有后台,才能决定胜负,成就一个皇帝!”

父亲的话,铁一样的事实,朗昆哑口无言,他无以辩驳,只能喃喃道:“除了梨容,我什么都可以放弃……”

“娶了媛贞,你才是最大的赢家。”皇上决然道。

朗昆跪在地上,沉默。

半晌,皇上柔声问:“你想通了没?”

朗昆静静地抬起头来,目光坚毅:“儿臣,不放弃梨容。”

哼!皇上从鼻子里哼一声,忍耐已到极限:“你抱着美人,到梦里去指点江山吧,朕对你,失望之至,已无话可说。”

眼看皇上已经抬脚举步,朗昆跪移几步,低声喊道:“父皇……”

皇上陡然间心软,他落下步子,沉下心,没有回头,只闷声问:“决定了?”

他多么希望,朗昆能给他一个台阶,给朗昆自己一个台阶,只要应下,便是另一个开始了。

可是,他再一次绝望了。

朗昆低声恳求的是:“父皇,请您留下何隐士,继续服药吧——”

朗昆分明,是在回避谈及亲事。皇上默然合眼,他知道,儿子,主意已定。

公公见状,连忙悄悄拉拉朗昆的衣袖,示意他赶紧转舵。

朗昆知道,父亲是真的生气了,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父皇,除非自己答应与媛贞的亲事,但这又是多么不可能。眼看父皇就要踏出殿门,朗昆索性豁出去了,直言道:“父皇当年听信道士的胡言,本就糊涂,这世上哪有长生不老的仙丹,分明是令人成瘾、无法戒断的慢性毒药,如今何隐士开了药方,是为了驱除您体内的毒素,让你不再对那丹药有所依赖,怎奈您讳疾忌医。现时还可根治,再拖下去,病如膏肓,可就迟了……”

“闭嘴!”皇上咆哮一声,打断朗昆的话。

“儿臣要找到那道士,必要将他碎尸万断,省得他再去害人!”朗昆决然道。

“即便他伤朕身体,也还不是狠药,你要伤朕的心,却最是彻底!”皇上气急败坏地说:“朕为你殚精竭虑,你却死不悔改!枉朕为你苦心设计,却不见你有儿时半点志气!既然如此,朕也不勉强,你当离宫,自生自灭,看看没有朕的庇佑,还谈什么雄心抱负!还凭什么跟你的兄弟们竞争!”

皇上一扬手:“来呀,传旨,将朗昆贬往台州,不得朕令,不得进京!”

“父皇!”朗昆大惊失色。

朗昆被贬往台州的消息顷刻间传遍朝野,众臣私下议论纷纷。

刘府。

“朗昆不是皇上最喜欢的儿子吗,怎么说贬就贬了呢?”刘夫人纳闷地问。

刘将军没有答话,皱眉苦思。

“那媛贞怎么办?”刘夫人又问。

刘将军缓缓地回答:“她跟朗泽退亲的事不是还没有公布嘛——”

“你是说,大不了,她还是嫁给朗泽?”刘夫人凑过来:“那怎么行,那丫头,喜欢的是朗昆呢……”

“行了,急什么呢,”刘将军沉吟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你呀,稍安勿躁。”

依刘将军常年对皇上的了解,皇上这个人,心机深重,这件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皇上既然已经放话出来,要媛贞易嫁,那就决不会没有下文。他当然知道,自己拥兵的重要性,也当然想得到,刘家必然是太子的后台。在他看来,朗昆做太子,是迟早的事,尤其是媛贞易嫁的事一提出来,他就猜到了结果。

夫人爱咋乎,这内幕断然和她说不得。但现在,怎么会突然贬了朗昆?刘将军百思不得其解。他联想到,早些日子,皇上还把朗昆幽闭尚德宫,到底所为何事,与这次被贬的,会不会是同一件事?

难道是因为媛贞?刘将军摸了摸茶杯盖,拿起又放下,找不到答案,看来,得进宫去打听了。

他本来是想,过几天,就去禀告皇上,愿意尊崇皇上的意思,听凭皇上安排媛贞的亲事。之所以过几天再去说,他是有想法的。就是媛贞真心喜欢是朗昆,希望嫁的是朗昆,也不能表现出来,女家,总还是是要矜持些,再说了,你再是皇帝,主动退亲,本就不占理的,我要遂你心愿,还不能让你太痛快不是。

对这个皇帝,刘将军还是很有些怨气的,看在媛贞是真心喜欢朗昆的份上,就算了,不然,他定不饶的。

但现在,一切都不明朗,不知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管怎么样,都只能静观其变了。朗昆当太子,媛贞就嫁朗昆,朗泽当太子,媛贞就嫁朗泽。

刘将军拿定了主意,叮嘱了夫人几句,就出门直奔皇宫而去了。

皇上阴沉着脸,重重地合上奏折,扔到一旁,想了想,站起身,在殿中踱起步子来。

公公知道他心情不好,缩到一旁,不敢吱声。

忽然,一声通传:“皇后娘娘求见。”

皇上怔一下,说:“宣。”

皇后居然破天荒地下床了,自从朗泽退亲之事初步议定之后,她就没有从床上起来过。今天,是猫儿闻到腥味了。看来,她是要为朗泽登上太子之位做最后一搏了,皇后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皇上万岁。”

正想着,皇后已经进来了。

“你气色不错,看来,恢复得很好啊。”皇上揶揄道。

皇后不动声色:“谢皇上关心。”

“坐。”皇上指指凳子,随意地问:“来正阳殿,有什么事么?”

“臣妾,为朗泽而来。”皇后一张口,就忍不住想哭。

“泽儿又惹你生气了?”皇上装傻。

皇后不语,抽抽噎噎地哭起来。

“唉,”皇上叹口气,感叹道:“原来朕是不太喜欢这个孩子,但这段时间看来,却发现他很多优点,有勇气、重感情、执着,从前倒是朕忽略了他。”

皇后擦擦眼,在心里哼一声,他冒冒失失退亲,倒是正中了你的下怀,得了便宜之后你再来卖乖,这谁不会啊——

“皇上,您不嫌他唐突臣妾就安心了,这段时间,臣妾一直为此耿耿于怀。,只恨他不成器啊。”皇后顺着也说说漂亮话。

“都是朕的骨肉,对他,朕当然会好好安排的,”皇上话锋一转:“那个,退了亲,还得再给他寻一门呐——”他淡淡地瞥皇后一眼。你为何而来,当我不知道?!

皇后一听,心里凉了半截,看来,想挽回跟媛贞的亲事是没戏了,但她还是不甘心,朗昆不是已经遭贬了么?难道还有更合适的皇子?

她心里一转,徐徐开口道:“依臣妾来看,媛贞那孩子,对泽儿一往情深,这几天,我哥带了消息回去,还不知她怎么过的日子。现时退亲之事还没有公布,不如,就算了,臣妾再去劝劝泽儿,都自家人,当是胡闹一场,过后就没事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心促嫁暗地有盘算 两次入宫还为实相逼(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