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123章: 不惜胁迫保梨容周全 痛揍逼婚为厚木强拒(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123章 不惜胁迫保梨容周全 痛揍逼婚为厚木强拒(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入夜,绛紫宫。

“云姨来了,请坐。”朗泽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招呼宫人上茶。

“娘娘派我送些滋补品过来,嘱咐殿下好好养伤,娘娘还说,皇上那里她会替你遮掩的,”阿云侧身坐下,端详朗泽片刻,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但精神尚好,说话底气也足,想来并无大碍,但是皇后交代的,还是要问个仔细,好去回话。

于是探身过去,关切道:“殿下感觉如何?”

“不太好。”朗泽直言,笑容里,隐现心事。

“怎么?”阿云有些紧张地问。

朗泽勉强地笑笑,不说话。

看他的表情,阿云旋即明白,想了想,低声道:“殿下其实不用再担心了。”

朗泽闻言,抬起头来,眼睛飞速扫过阿云的脸,幽幽浅笑道:“还是云姨懂我。”

阿云淡淡一笑:“心病,还要心药医啊。”

朗泽嘻嘻一笑,又是一副没有正形的样子。

“既然没事了,那就早些休息吧,”阿云起身:“我也该回去了。”

“云姨——”朗泽唤停她脚步。

“还有事么?”阿云转过身。

朗泽缓缓地走过来,在阿云面前站定,轻声问:“云姨,你为什么帮我?”

阿云轻轻地笑了:“因为你是泽儿,小姐的孩子啊。”

朗泽摇摇头,似是不信,他悠然一笑,低声道:“你一定爱过某个人,一定知道深爱的滋味。”

阿云掩嘴一笑:“你说是就是了?”

“你可怜我,”朗泽脸上的笑容慢慢散去:“也可怜梨容。”

阿云的笑容渐渐凝住,眼中,伤感一闪而过。

“你可怜梨容,是因为雪儿,”朗泽默然道:“她长得太象雪儿了。”

阿云终于不再逃避:“也许,是你说的原因吧。”

“你想成全我们,是因为,”朗泽微笑,幽声道:“你知道,爱,却不能得偿所愿的滋味。”

闻言,阿云凄然一笑,回答:“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她缓缓地转过身,不想让眼泪,在朗泽的面前涌出眼底。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朗泽见她要走,知道她是想回避,逃离这个话题。他忽然提高了音调,冲着阿云的背影,带着微笑,真诚地说:“你爱的,是小舅舅吧——”

阿云的身子晃了晃,有些难以自持,她急速几步,匆匆跨出了宫门。

她走得又快又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远远地逃离。离开了绛紫宫老远,阿云才徐徐地停下脚步,身子发软,静静地靠在红色的宫墙上。她觑起眼,盯着宫灯泛出的荧光,照在她身上,白惨惨的如有魅影随行。

皇宫的夜,寂静冷清,风从长长的甬道贯穿过来,掀起阿云的群摆,拂过她不再年轻的脸庞。

她从来,都是镜荻跟雪儿悲欢离合的看客,为他们的相聚而欢喜,为他们的分离而哭泣。谁也不知道,她的心思。

跟镜荻同年的她,只是一个买来的丫环,老实少言,不是特别出色,却也是让老爷和夫人信任的那一类下人。十四岁的她,开始默默地喜欢镜荻,尽管她知道,雪儿才是镜荻指定的妻子,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卑贱的出身,使她从来都不敢有过高的奢望,因为她知道,就算没有美丽温柔的雪儿,镜荻的妻子也轮不上她。

所以,只要能留在刘府,留在荻少爷的身旁,怀着深深的情愫,就这样终老,她就知足了。

可是,就这样一个微小的愿望,都落了空。作为小姐的贴身丫环,她只能作为陪嫁,入了王府,继而入了宫。

她始终是雪儿跟荻少爷一世情缘的见证。她亲眼见到他们的相爱,感叹他们的般配;也亲眼见到四皇子横刀夺爱,唏嘘于他们被拆散;她经历了雪儿的伤痛和绝望,看透了死亡和解脱,也明白了什么叫做刻骨铭心的爱和痛彻心扉的恨。

她的爱,远不及雪儿的那么执着和勇敢。因此,她在为镜荻心碎的同时,也为雪儿难过,她同情雪儿,更钦佩雪儿。

这也是她在看到梨容之后,那震惊之后难以抑制的怜惜。

雪儿你为什么要回来,人世间的苦楚你还没有受够?!

她不止一次地,把梨容当成雪儿,她不止一次地,希望梨容回到刘家,因为,潜意识中,她总是固执地认为,不管是梨容,还是雪儿,都应该属于刘家,都应该回到镜荻的身边,雪儿的心愿,就是要回到刘家。

可是,厚木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跟谢家联姻。

她终于意识到,梨容不是雪儿,无缘于刘家。而此时,她也看清,朗泽,是真心爱上了梨容。她暗暗叫苦不迭,皇后恨雪儿入骨,怎么会玉成他们的姻缘?!

现在,说这些都为时过早,想办法,保住梨容的命才是真的。

想到这里,阿云长吁一口气,是朗泽的坚持让皇后害怕,梨容,暂时是安全的,可是,以后,他们要如何办呢?

皇后,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不杀梨容,定然就会把梨容塞给厚木,那里厚木拒绝接受,这里朗泽拒不放手,但皇后偏执拗着,不会让他们如意。

她有些忧心忡忡。

桌上的烛光忽明忽暗,映照着朗昆深锁的眉头。

父皇的暴怒是他始料不及的,对他的惩罚也是从来没有过的苛责,他当然知道父皇为何会一改往日的态度,不难想象父皇对一切殚精竭虑的操持。这些他都懂,可是,他不能,放下梨容。

的确,他不可能还会记得。南天门,在众仙惋惜的目光里,是谁纵身一跃,义无返顾地从仙境堕入俗世,追随她而来。

守将留情,敝去他天眼时悄问一句,将军,还有什么要紧事么?

他回答,留一点记忆,好让我在众生之中能找到她。

守将默然,伸手,当他额头一拍。

眼前金光一片,顷刻之间,记忆如同他下坠时身边飞升的雾,渐渐散去,丝毫不存,只记得一头乌黑的长发,一根碧玉的簪子,还有,漫天满地的梨花,雪白一片。

梨花……

是谁,在牵引着他,芸芸众生中苦苦地寻找她。

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气眼的小摊,惊现他要找的玉梨簪。一切都突如其来,出其不意。小姐清傲,不肯多看他一眼。集市初次邂逅,他无法确定,她是否,也是奔玉簪而来——

簪子已经出现,捻簪的玉手,是那么陌生。眼睛平静如湖,美丽的脸冷冷相对,看不见往昔的热情,没有丁点的熟悉。

会是她么?

直到梨花深处,雪白的海,他终于,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乌黑的发,碧玉的簪,淡绿的裙,缓缓转过脸来。

是她啊——

如黛的娥眉,白皙的肤,清澈的眼睛,翘稚的鼻,红润的嘴唇,微微上扬的下巴,一张安静的脸庞,美丽,清灵。

她望着他,眼光如水,无爱无惧,什么也没有,她似乎,已经把有关于他的一切忘记。

然而,他心底深处沉睡已久的情感却被唤起,他唯一残留的一点记忆也被激起,瞬间明晰,点亮脑海中的灯。南天门守将的一念之仁,终于成全了他们的今世,不枉他抛弃了一切,为她舍弃神仙躯体和不死的灵魂,如飞饿扑火般选择灭亡,甘愿忍受凡人九世轮回之苦。

他已不记得前世,却知道,今生,他是为她而生,放弃了她,众里寻她就没有了意义,经年等待就没有了意义,这一生,都没有了意义。

所以,他不放弃。

但是,他担心。

父皇,会怎样逼迫梨容就范?

梨容,你可千万不要放弃!

我不放弃!

我们,一定,一定,一定要在一起!

明天,就是皇上大限的最后一天了。

谢府。

谢大人艰难地开口:“夫人,还是这样决定吧,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谢夫人木然的脸上,静静地滑下两行泪水。

“我已经跟梨容说了,她,”谢大人忧戚地说:“她,也是同意的,明天,我就进贡面圣……”

“不——”谢夫人长长地、低低地哀叫一声。

“夫人……”谢大人下颌抖动着,良久说不下去。

“再等一天,”谢夫人不甘心,绝望地要求丈夫:“最后一天,再等最后一天……”

最后一天,会出现奇迹么?

谢大人悲伤地望着妻子,轻声说:“好吧——”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答不答应?”院子里传来刘将军怒吼的声音。

“不答应!”厚木的声音比父亲还大,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地回敬父亲。

“臭小子!老子打死你!”刘将军怒气腾腾地抽出鞭子。

刘夫人一看阵势,有些紧张起来,想阻止,但迟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啪——”一鞭子甩下来,厚木疼得一跳,捂住屁股气哼哼地说:“你来真的?!”转向母亲:“娘,他来真的——”

照往常,刘将军不会真打,刘夫人也会及时劝阻,可是今天,刘夫人叹了口气,没有站在儿子一边袒护,反而劝道:“厚木,你就答应了吧。”

“你们串通好了啊?!”厚木气恼道:“干嘛非逼我娶亲?”

“厚木,今天可不是跟你开玩笑,”刘夫人说:“你都看见了,以前你要怎样,爹娘都由着你,你爹向来也不管这些的,可是,什么都好说,就这一桩,你就应了吧,也省得你爹生气。”

厚木当然不肯干,直起脖子问父亲:“是了,你以前不是都不管么?这次怎么又积极起来了?”

刘将军哑了一下,马上又嚷道:“少管!我只问你,答是不答应?”

厚木眼睛梭溜溜在母亲和父亲脸上扫了几个来回,知道躲不过去了,又不甘心,于是眼珠一转:“只是娶亲嘛,是不是只要我同意娶了,以后就什么都由着我?”

“臭小子,你还想搞条件交换?!”刘将军喝一声,举手又要扬鞭。

刘夫人一把拉住,使个眼色:“他口气都软了,你也见好就收。”掉头对儿子说:“可以答应以后什么都由着你,但是,”刘夫人狡黠地说:“娶谁得我和你爹说了算。”

“不行!”厚木一口回绝:“我自己说了算。”

刘夫人脸色一变,暗自嘀咕一句,难道,这小子心里有人了?想了想,好奇地问:“你想娶谁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以权宜之计侥幸过关 惜红颜薄命意欲赐爵(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