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125章: 以权宜之计侥幸过关 惜红颜薄命意欲赐爵(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125章 以权宜之计侥幸过关 惜红颜薄命意欲赐爵(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来是这样啊,也好,既留下女儿在身边又报了恩,想法不错,”皇上默然道:“这个陈若愚,得的是祖上的荫蔽啊。他父亲怎么会想到,当日的善举,换来今日的福泽延绵。”他颔首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让他们完婚呢?”

谢大人心里一惊,却镇定地回答:“小侄现在需要安心读书,考取功名以告慰臣义兄的在天之灵,因此,臣考虑,还是等明年春闱结束后再说。”

皇上点头,认为他说得有道理,于是追问一句:“需要朕下旨赐婚么?不然,别人看你谢大人的女婿如此没有来头,还不嘲笑于你……”

此话如针,直刺得谢大人心惊肉跳,他头上,悄然渗出虚汗,稳稳神,谢大人轻声回禀道:“请皇上放心,臣既然作出这样的决定,当是做好了被人嘲弄的准备的,臣虽不才,却对人言无所畏惧。圣人云,何以止诽,曰无争;何以止谤,曰不辩。”

皇上淡淡一笑,深知依谢大人耿直的个性,当然对这些风言风语嗤之以鼻。但,出于对梨容的怜惜,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真的不需要么?”

谢大人的鼻尖都渗出了汗珠,他猛地,想起了夫人的话,于是战战兢兢地回答:“昨日夜里,夫人也曾这样要求臣,说是不希望梨容嫁得太委屈,但臣,”他抬头望皇上一眼,紧张得声音开始颤:“臣,怕如此一来,让侄儿压力太大,小侄心性敏感,臣实在是怕适得其反啊。”

皇上沉吟片刻,是啊,从来都是在大臣和王公贵族间赐婚,为一个书生和大臣的女儿,是前所未有啊。这对陈若愚是荣宠,可是总有些不伦不类,难免别人说三道四,谢大人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也罢,也罢,本是为了梨容好,别又到头来让她抬不头来做人,还是等这个陈若愚中了金榜再大施恩泽吧。

他想了想,又问:“你这个侄儿,明年春闱有希望高中么?”

“他很刻苦,”谢大人见皇上不再提赐婚,终于松了口气,说话也顺溜起来:“不敢夸口高中,上榜应该还是没有问题。”

“恩,陈若愚是吧,朕记下了,”皇上提高了声音说道:“明年春闱,朕要亲自批阅他的试卷!”

一听这话,谢大人刚沉下的心一忽儿又提到了胸口。

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

他胸中长叹一声,还是夫人那句话,走一步看一步,事在人为啊。

皇上目送着谢大人出了正阳殿,才默默地靠在龙椅上,闭目休息,头脑却在一刻也不停歇地思考。

这个谢大人,真是不可理喻啊,为了报恩,居然把如花似玉的女儿许配给一个无名小卒。一想到谢大人刚才的道理一箩筐,皇上连连摇头,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他要不这么决定,倒不是谢大人了!朝廷中,谁不知道他谢大人固执、耿直,迂腐得不可救药啊。

可惜了梨容,可惜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子。

嫁给朗泽,不是不好,实在是怕,以后又跟朗昆不明不白,给皇室蒙羞啊。但是她若选择了朗泽,皇上也是决定冒险成全她的,可是,梨容放弃了。

嫁给厚木,其实是比较理想的,只是,皇后那里就有点难缠了,厚木娶了梨容,皇后就会又把媛贞塞给朗泽,那昆儿……

皇上苦笑起来,是啊,朗泽、厚木,看上去都合适,其实说穿了,又都不合适。

那梨容,是否是因为想透了,才屏弃他们俩,另外选择了一个陈什么呢。只有选择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她才能置身事外啊。

聪明的女孩,可惜了啊,可惜了——

皇上睁开眼,把眼光投向穷尽处,殿外,现一小片蓝天。

他忽然有些感伤,雪儿,是你托身于她,来试我是否依然无情么?

你会失望的,我依然无情啊,对她,只能凭有用无用来衡量。

可是,你不会相信,我刚才,在想什么?

我在想,那个姓陈的小子,明年春闱,不管他考得如何,我都要,钦点他一个高中!

谢大人回了家,脱去朝服,中衣,已经全部汗湿。

谢夫人默默地帮他脱下,才柔声道:“吓得不轻吧。”

谢大人重重地叹口气,说:“我一世英名啊,就被你逼得坏了原则……”

“为了女儿,有什么原则是不可以变的?!”谢夫人没好气地说。

谢大人又叹一口气:“这往后,可还要怎么办啊——”

“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谢夫人轻声宽慰丈夫,她心上愁云笼罩,却也只能如此希望。

谢大人歇了歇,说:“皇上已经知道了,想必该知道的人,也都会知道的。”

恩,谢夫人说:“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明天我带梨容去寺里上香。”

能有惊无险地过了这一关,该是要给菩萨烧柱高香啊。

亲事已定,梨容再出门,该是性命无忧了吧。

“喀哒。”门锁打开了。

还不是送早餐的。厚木蜷在被窝里,懒得起来,却听见刘夫人的声音:“起来吧,你自由了。”

他侧过脸:“发善心了?”

刘夫人挨着他,在床边坐下,有些不痛快地说:“爹娘不会再逼你了。”

“就是嘛,”厚木一听可乐意了,得意洋洋地翻身下床:“逼我有什么意思?!”

刘夫人看着他大咧咧的样子,忽然有些黯然。

母亲是个随意的人,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就是没心没肺,如今显出满脸的心事,倒是叫厚木别扭起来,他拍拍母亲的肩膀,担心地问:“你怎么了,老太太?”

刘夫人无言地摇摇头。

“一定有事,”厚木抓住母亲的肩头,固执地问:“出什么事了?”

刘夫人看他一眼,沮丧道:“谢小姐,昨天定亲了。”

厚木盯着母亲,好一会儿,才低声问道:“你,真的那么喜欢她?”

刘夫人重重地点点头。

“我没有见过谢小姐,”厚木忽然认真地说:“但是我敢保证,陈小姐,绝对比她强,你喜欢陈小姐,一定会超过谢小姐的。”

刘夫人勉强一笑,懒得再跟他说话,默默地走了。

失去了谢家的亲事,不仅让刘将军懊恼,也让她感到深深的失落。

多好的一个女孩子,竟然许配个了一个穷书生,怪谁呢?都怪我厚木,任性啊——

“你也锁了些日子了,出去走动一下,”刘夫人清点了一下车上上香的供品,对厚木说:“陪娘去归真寺吧。”

厚木自然答应,憋了这么久,到山上去散散心,当然是好。

“娘,我也要去!”媛贞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刘夫人点点头:“上车。”

归真寺大殿,谢夫人带梨容上完香,到茶厅去休息。

“菩萨是最关照我梨容的。”谢夫人摸摸梨容的发,轻声感叹。是啊,能在最后关头想出这么一招,也是多谢菩萨指引啊。

梨容淡淡地一笑,没有说话。

“过了这一关,就什么都会好起来的。”谢夫人柔声道:“孩子,娘知道,你对若愚,也没什么想法,昨天晚上跟你说了,权宜之计,等到了合适的时候,要你伯娘提出退亲,虽然会使我们谢家丢点面子,可是好歹也可以选亲,终归还是合算的。”

梨容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不太好,好象,看不起伯娘和若愚哥哥似的……”

“你伯娘向来宽厚,我不担心,只是若愚,”谢夫人想了想,宽慰梨容:“你伯娘会去做工作的,没事,若愚只是心眼小,对你伯娘,还是很孝顺的……”

“我们,这样做,”梨容踟躇道:“是不是有乘人之危之嫌,有些过份啊?”

“这也是没有办法啊,”谢夫人为难地说“朗泽你不愿,厚木你也不肯,别人此时又都不肯登门,我们怎么回复皇上啊?”说到这里,谢夫人心里一阵酸楚。

她当然不敢告诉梨容她曾经屈尊去过刘家,就是为了两家联姻,可是,刘厚木直言相拒,着实令她大伤面子。说起来,刘家该是最合适的,就算一赌,她也要宝押在刘家。毕竟,刘家娶了梨容,朗泽的心思就落了空,梨容可以嫁得好,那里朗泽退不了亲,皇后也就无气可生。

那本该,是个多么美好的结局啊,可是,奈何厚木不愿意娶。

一想起这些,谢夫人就只觉心脏尖锐地痛!她咬牙切齿,忿忿不平。刘厚木,刘厚木,我女儿哪点配你不上?我倒要擦亮眼睛看看,你将来,娶个什么样的人,难道还会比我谢家的女儿,更为出众?!

听了母亲的话,梨容默默地低下头去。

既然决定了放弃,就要永远地忘记。她怎么,还能在这些关联中,纠缠,神伤?

朗泽不能嫁,因为他是朗昆的哥哥,难道,她今后,要与朗昆,以叔嫂的身份相见相对?你叫她,情何以堪——

厚木也不能嫁,因为他是媛贞的哥哥,面对媛贞,她已经克制不了难过,还要做为嫂子来面对朗昆、面对他们俩人,无时无刻地提醒自己,那是你的朗昆,却是媛贞的丈夫!你叫她,情何以堪——

谢夫人见梨容良久无语,以为她担心若愚知道真相后胡闹,于是软声道:“若愚那里你不要多想,娘会解决好的……”

梨容摇摇头,勉强笑笑,低声请求:“娘,我出去走走行么?”

“就在寺里?”谢夫人说:“带上佩兰……”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梨容的脸上,一派落寞的神情,让谢夫人心疼不已,她点点头,应允道:“还是别走远了,注意安全。”末了,想想又叮嘱女儿:“想呆多久就呆多久,娘在茶厅等你,不急啊。”心想,让她去散散心,也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寺中偶遇方晓谢姓真 喜讯突来不知美梦假(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