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17章: 阴差阳错认定是哑女 花海邂逅始知为他生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17章 阴差阳错认定是哑女 花海邂逅始知为他生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遇正在研磨,厚木凑了过来:“嗨——”

若愚抬头望望厚木,礼节性地一笑。

“交个朋友吧,我叫刘厚木。”他自我介绍。

若愚点点头,望里面让让,也没有要介绍自己的意思。

厚木见他表情,并不是十分热乎的样子,想来他可能是出于戒备心理,于是说:“我是镇南大将军的儿子。”

若愚抬头看他一眼,想起叔父的嘱咐,不要告诉别人自己的来处,少跟官宦子弟来往,他笑了笑,将头低下去。

厚木有些愕然,难道,他不知道镇南大将军?厚木又认真地看了若愚一眼,发现他确实是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厚木不由得皱皱眉,难道,他不是官宦子弟,可是,看他举止做派,也不是小户人家出生啊。

“你家里,是经商的吧?”厚木试探着问。

恩,若愚含糊地回答。

原来如此啊,厚木呵呵一笑,又问:“白天来送东西的,是你妹妹?”

梨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若愚眉头一皱,有些不满地看了厚木一眼。厚木却误会了他的意思,只当他是认为妹妹被欺负而感到不高兴,厚木低声嘀咕了一句:“他们是太不象话了。”

唉,若愚在心里叹了口气,怎么一说一说又扯到了梨容身上,看来,这个刘公子,也被她美丽的外表欺骗了。

厚木那里还兴趣盎然,所有的话才刚刚起了个头,若愚这里却恨不得马上结束这个话题,他是一刻也不想多待。因此不管厚木多么来劲,若愚也不接话,开始收拾书本,想走。厚木已经看出,若愚并不想在他妹妹这个话题上纠缠,一个这样美丽的妹妹,应该是件多么引以为傲的事情啊,可他的态度,这么冷淡,难道,有什么难言的苦衷,难道,那个美丽的女孩,真的,是个哑巴?

“陈兄,你似乎不太愿意我提到令妹,如此回避,到底是为什么呢?”厚木突然提问,想印证自己的猜想:“她,是个哑巴,对吗?”

若愚吃了一惊,猛然抬头,望着厚木,思绪开始飞速旋转起来。

他怎么这么说呢?

他这么关心梨容,是喜欢上她了么?

若愚心里,就开始有一股酸溜溜的东西泛上来。面前的这个公子,可以称得上是一表人材,他是镇南大将军的儿子,镇南大将军?我听说过的,不就是当今皇后的亲哥哥么?权倾朝野,官宦世家,他看上了梨容,那岂不是梨容梦寐以求的好归宿?!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呢?他竟然以为梨容是个哑巴,来向我求证。看来,如果梨容不是哑巴,他早就上心了。

一个哑巴?他在心里哼一声,偷笑起来,这样有权有势的人家,怎么会娶一个哑巴做少奶奶?!他的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

“我,不幸言中了,是么?”厚木的声音,已然低了下去。

若愚低下头去,没有作声。他当然,不能撒谎,但他知道,此刻自己的默然,等于是回答了厚木。他的心里,开始止不住地狂笑,谢梨容,你要好好感谢我,断送了你的大好前程啊——

唉,他听见,厚木一声沉重的叹息。

报复的快意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失落,我这样做,对么?!因为自己得不到她,就破坏她,陈若愚啊,陈若愚,你怎么变得如此卑劣和下作?!你这样虽然教训了谢梨容,可是,对得起叔父和婶娘吗?!

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复杂,自责多过了报复得逞的快意,他有些后悔了。

“令妹……”厚木还想说什么。

“不要再提她!”若愚猛地粗鲁地打断了厚木的话,这个人,怎么回事,老是不停地不停地戳我的痛处,没完没了,他烦躁地说:“你再提她,朋友没得做!”

厚木被他狂躁的态度吓了一大跳,他哪里知道,梨容,是若愚心里的一根刺,长在肉里面,永远存在,不能碰,却又无法不去想。他爱她,又恨她,他不能看见她,看见她他就来气,然而,不看见又想。他就是要卯足了劲跟她过不去,破坏她的好事,让她难过,他就开心,开心过后,他又后悔,又自责,又心疼她。他不得不承认,他是在乎她的,他多么希望,能得到她的重视,能得到她正眼相看,能得到她所有的感情。

厚木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他更加坚信,那个女孩,一定是个哑巴,一定是若愚这个做哥哥的痛处,不然,若愚,为什么会发这样大的脾气,并且禁止他再提到她?!

他的眼前,再一次浮现起那个淡绿的身影,如此妙曼,如此清丽,怎么竟会是个哑巴?真真是可惜啊——

厚木的心,隐隐作疼。

清明过了,眨眼又是三月三,踏青的好时节。

“好在少爷去太学了,我又可以跟小姐去交庄踏青看梨花了,真是好啊。”白颜兴冲冲地将食盒放上马车,对佩兰大发感慨。

“天天在梨园里,你还没有看饱啊?”佩兰笑她。

白颜也不生气,说:“梨园怎么跟交庄比啊,那交庄,可是花海啊。以前小姐住在梨园,到了三月三,还不是一样每年都去交庄看梨花?!”

佩兰打断她:“行了,我不过说一句,你还没完了。”

白颜扮个鬼脸,不做声了。

说话梨容就出来了,谢夫人跟着出来,叫住她:“你过来。”

“出去要打扮得体面一点,还不知道碰上什么人,万一是……”谢夫人猛地打住,生生地把话咽了下去,万一碰上刘夫人,她说了后面半截话:“可不能被别人轻看了。”谢夫人轻轻一抬手,把玉梨簪插到了女儿发上。

梨容有些不情愿,正要抬手去摘,谢夫人制止她,低声道:“听话。”

她望母亲一眼,收了手。

谢夫人叫道:“佩兰,你照顾好小姐,看好白颜。”

佩兰应了,谢夫人这才把女儿送上马车。

交庄真不愧是梨花的海洋,这里的农夫家家户户都种梨树,以卖梨子为生,所以逢到春天,漫山遍野,都是雪白的梨花,好象整座山,都还沉浸在冬天里,白雪皑皑却又暗香涌动。来交庄看梨花的人,并不是很多,普通人家,是没有这种闲暇的,只有大户人家,才有功夫来踏青郊游。

谢夫人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梨容此次,不知又会遇上哪家的夫人。母亲对此很有兴趣,可惜梨容,恰恰没有兴趣。她嘱咐车夫,将马车停到一个僻静的山脚,就下了车,徒步而行。

远远的,梨花深处,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梨容停住,唤佩兰:“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佩兰回来说,是太学的老师,带了学生来看梨花,布置了写景的作业。

她忽然心里一动,太学生来了,那若愚,会在里面吗?

梨容不动声色,带佩兰和白颜往相反的方向走出一段距离,然后说:“就到这里休息吧,佩兰和白颜,你们把毡布和食盒安顿好,我转转就来。”

“我跟你去,小姐。”佩兰说。

“不用了,我不走远,等你们安顿好了,我就回来。”她不想佩兰跟着自己,佩兰也知道小姐的心思,虽然夫人有命,但她也不敢违抗小姐,无奈地作罢,只好在心里暗暗祈祷,少爷,你千万不要在这里出现啊。

梨容循着声音,走近。

远远地,看见一群蓝衫的太学生,正在树下聚集,三三两两,或嬉戏打闹,或吟诗作赋,或闭目深思。她不敢走得太近,又惟恐被人看见,悄悄地隐在树后,张望。

他,真的是他!

她看见他,一个人,拿着书,背着双手,走向梨花深处。她悄然地跟上去,跟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他已经觉出了异样,停住,回过头来,却看见是她。他眉头一皱,似乎并不愿意看见她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冷冷地说:“你来干什么?”

“梨花开了——”她柔声道。

梨花开了——

声音温馨,软软地落在他的心头,他有些情不自禁,却一抬眼,望见她头上的玉梨簪,眼中、心里同时扎下一根刺,不由得冷冷地哼一声。

巧言令色,你大概,是怕我明年春闱高中,所以预先埋个伏笔,省得到时候难做罢?!我岂会上你的当,被你轻易地利用?!你怎么竟忘了,送簪之辱?你怎么会不知道,那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竟然还厚颜无耻地戴着这支玉梨簪出现在我面前,在你想成为一个八面玲珑的人之前,还是先处理好这些细节吧!

他恨恨地望了一眼她发上的玉梨簪,拂袖而去。

我一定会努力,等我高中,再回头来好好教训教训你!趋炎附势,哪里有半点你父亲的风骨?!

梨容想张口叫住他,却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对她的成见,是如此之深,她没有办法去改变。他们原本可以成为朋友,可以象亲兄妹那样相亲相爱,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在深感无奈的同时,梨容觉得惆怅满怀。

她从没有把他当成外人,象父亲希望的那样,视他为亲人,为故交,她对他好,没有任何来由地想对他好,象很久以前就约定好了似的,总是不由自主。可是,他为何,总是不接受,总是象一只刺猬般地针对着她呢?

今天我大概又伤害到他了,梨容黯然地将发上的玉梨簪摘下来,拿在手里,心想,母亲,为什么总是要那么在乎身份地位呢?难道,每一个人,生来不都是平等的么?所谓富贵,所谓贫穷,不过是一个人的运气好坏,降生在哪样的家庭而已,有什么好在意的呢?玉簪子也好,木簪子也好,同样不过是发上的饰物,有什么区别呢?

她心里其实很明白,若愚哥哥,大概是认为我嫌弃他罢,可惜,我都不知该怎么跟他解释。木簪子,母亲是故意要给白颜的,我断然是要不回来了。算了,汲远大师不是警告过我,不能接别人的簪子么?

可是,她的目光,再一次停留在手中的玉梨簪上,这支簪子我该怎么处理?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接受了么?

接下来,它将带给我怎样的命运?

梨容的眉间,涌起浓浓的愁云。

她正手拿玉梨簪,站在梨花下发呆,忽然感觉,一片阴影笼罩了下来,抬头一看——

这不是,六皇子么?他依旧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平静略带阴沉地望着她。

她一言不发,转身欲走。

“你一个人在这里站了很久了。”他终于说话了,这是她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浑厚,缓慢,低沉压抑,跟他的表情一样,也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在里面。

她不由得抬头望了他一眼,在这样安静美丽的环境中,通过这样近的距离来看他,却感觉,他没有显得象以往那么骇人了,虽然不够和悦,但这张棱角分明的脸,还是称得上相当英俊的,尤其是鼻子,挺拔修长,与那犀利的眼神匹配,显得沉稳而威严。

她无惧地迎上他的眼光,令他颇感意外,她,竟然不怕他。

“你,怎么来了?”他沉声问,看看她,又环顾四周,少顷,自语自答道:“梨花开了——”

梨花开了——

她心里一动,仿佛,随着他的话音,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她怔怔地重复了一句:“梨花开了——”

声音轻微绵软,小心翼翼,似乎,是怕惊动梨花蕊里酣睡的精灵。

“再说一遍,”他轻声请求:“你再说一遍。”

“梨花开了——”她静静地重复一次。

他闻言,对她展开笑颜。眼角往上弯曲,嘴角往上翘,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来,整张脸,顿时变得柔和生动。他说:“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态,真是可爱——”她神圣而向往的模样,柔柔地打动了他。

她从没有被人这样直接地夸奖,有些害羞,有些恍惚。

他居然会笑?!那样沉郁紧绷的一张脸,原来也可以这么开朗。这个笑容,似曾相识,她开始努力的搜索,有关于这个笑容的,记忆中可能曾经出现过的片段,可是,头脑里一片空白。周遭静悄悄的,她又一次,听见了梨花开放的声音。

他深深地望她一眼,眼光静静地落在她手中的玉簪上,她也看着玉簪,然后,缓缓将玉簪朝他递过来。

他抬眼,锐利的眼光射到她的脸上,似乎在捕捉她的心思。

“还给你。”她说。

他的嘴角轻轻一牵,笑容浅淡,稍纵即逝,抖落了些意外:“怎么,你已经猜到了?”

“本来只是怀疑,直到你送端砚来,才敢确定。”她说。

他轻轻一笑,别过头,望向满树梨花,沉吟道:“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聪明。”

“我不该收你的簪子。”梨容将玉簪又往前送了送,已靠近他的胸口处。

“不喜欢?”他的声音依旧低沉,有了些柔和洒落下来。

她无语,迟疑着看了一眼玉簪,我不喜欢?恩,其实,我还是很喜欢这支簪子的呀。

他紧盯着她的脸,看见她的表情,仿佛猜到了她的心意,微笑着伸出手去,接过她手中的簪子,轻声问:“你喜欢的,是吗?为什么不要?你是在担心什么,还是在害怕什么?”

她一惊,他怎么,一下就说中了自己的心思,难道,他会读心术吗?

他看见她象小鹿一般惊恐的眼神,跳跃着,躲闪到了长长的睫毛后面,不禁悠然一笑,一抬手,将玉簪往她发上轻轻一插,望着她狡黠一笑,沉声道:“这不挺好的吗?”

梨容顷刻间面红耳赤,她从未与哪个男子如此接近,更不要说被男子这样亲昵地抚上秀发,象恩爱夫妻般无间地戴上发簪,一时间,顿觉忽然,慌乱之下,手足无措。

他望着她皎白的皮肤漫上嫣红,愈显娇羞可爱,心里忽然间涌起对她温柔的爱意,忍不住一把揽过她,抱在怀里,轻轻一下,吻下去——

他的手掌,厚实而温暖,她的身子,却似柔弱无物,一吻而下,周遭静谧,只有她唇间的温润,只有他的浑厚的气息,和无边的梨花似有若无的淡淡清香。

他沉醉了,她,迷失了——

她睁大了眼睛,惊慌地从他怀中挣脱,他从她幽深如潭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有几分深沉的微笑,他就一直带着这样微笑着,望着她。

她已经慢慢地平静了,眼里,开始闪现出戒备和气愤。

“盖上个印,你就属于我了——”他说,渐渐敛去笑容,听上去,却象是玩笑。

她诧异,感到话里的轻薄,还来不及发怒,脸,复又涨红。

“我不是二皇兄,簪子你是还不了了,”他看见她的愠怒,却不为所动,再一次靠近她,缓缓地将手指捋上她的鬓角,低声清晰地说:“梨容,你是为我而生的,知道么?”

他一直,都没有再笑,认真,严肃,甚至透着略微的寒意。

她一怔,只觉得心,颤抖。

梨容,你是为我而生的,知道么?

她望着他的眼睛,感觉熟悉而亲切,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听从自己的指挥,她应该快速地离开他,离开这里,离开危险,可是,双脚,却象被钉住了一般。他的眼睛,仿佛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透出的光芒斑斑点点,象梦幻星空,象一段被淡忘了的遥远的记忆,她的耳边,似乎响起了仙乐阵阵,她仿佛,看见了云雾缭绕、轻歌曼舞……

这样熟悉,这样地令人怀念,说不出理由,梨容就陷入了迷醉。

她感到了危险的靠近,但她,已经无力挣脱。甜腻的气息弥漫,瓦解了她的理智,诱惑,使她在眩晕中沉沦。

“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他温柔地告诉她。

她闻言抬头,凝神之中,眼神重又变得宁静。

“不要再往里走了,二皇兄在那里,”他低声督促她:“快些回去啊。”

她瞪着眼睛,迟疑着,点点头,却没有动。

“朗昆——”林子深处传来呼唤,那正是二皇子朗泽的声音。

他急切地探头望过去,又不舍地看看梨容,而后将嘴唇重重一抿,终于还是抬起了脚步,走出几步,忽又回头,折回来,静静地望着她,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深深一吻,才一步三回头地去了。

他频频回头,招手低低地告诫她:“快回去——”

漫天的梨花,无言怒放。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停止了思绪。

只是人群中无意的一瞥,他在她眼里和心里,都还模糊。一支簪子,一方端砚,他的有心,却厚重深沉。为什么,要在这里遇到他,要在梨花下,任他轻轻一抬手,为她插上发簪,使她再也无法退还,无法拒绝。

轻轻的一句“梨花开了——”,似乎是他们的暗语,她先说,他再说,而满林的梨花,似乎就随着他的话语绽放。这难道,是前世的约定?注定了她,必将在梨花怒放的地方遇见他。

他吻她,大胆热烈,她的唇上,还残留着他的温度;被他拉过的、吻过的手,还悬在花香里,再浓的香气也掩盖不了他留下的气息。他靠过来,她的心,就停止跳动,静止如水,一切,都只是为了等待,等待他的来临。

我是为他而生的吗?我真是为他而生的吗?

那么,他是谁呀?

是我的坎,迈不过去的坎?是我的祸,躲不过去的祸?是我的幸,不用再无端害怕的幸?还是我的命,为他而生就的命?

梨容站在梨花下,脸色潮红又退,退却复又潮红,恍惚之间已经失了神。

“陈小姐,陈小姐……”

是谁在叫?

梨容静静地回过头去,只见一个穿蓝衫的太学生,看他的神情,分明是在叫自己啊。

刘厚木,刘公子?!

她惊讶地眨巴两下眼睛,忽然想到,他定然也是随着太学大队伍来的,可是,他为什么口口声声叫我“陈小姐”呢?

“陈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啊。”他抱拳略一鞠躬。

她想起太学门口他仗义出手,于是微笑着点点头。

“你是来看梨花的吧,”他问:“你哥哥也来了,要不要我带你去见见他?”

哥哥,若愚哥哥?梨容一愣,踌躇着摇摇头。

哦,一定在太学门口的一幕刺激了她,她对太学生,可能还心有抵触吧。厚木想着,既然她不愿意,也就不要强求了,人家一个哑巴,要面对众人,当然是难堪。他好意道:“要不,我陪你走走吧。”

梨容一听,猛然想起朗昆的话,不要再往里走了,赶快回去——

她连连摇头,也顾不得礼节,匆匆忙忙就走了。

厚木有些愣神,不知她为何忽然离去,匆匆似一阵风。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举止轻浮惹耳光响亮 结马迂回受梨容所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