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20章: 结发一世奈何宫怨深 坠马小事全仗弟遮掩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20章 结发一世奈何宫怨深 坠马小事全仗弟遮掩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怎忍心,将刘府置于死地,你怎忍心,毁了镜荻的一生?!”刘夫人跪上地上垂泪长呼。

这最后一句话,显然触动了雪儿,她静静地闭眼,泪水滚滚而下,缓缓地抬手,抱住了镜荻狂舞的身体。

“我走。”她说:“镜荻,我走。”

“不!”他撕心裂肺地阻止,却感觉到力气,正一丝一丝地游离,化为虚无,他无力地挣扎道:“不——”

“我不能恩将仇报,我不能,毁了你的一生。”她说。

“我不能让你走——”他说着,泪下。

“我也不想走,”她含泪,望着他微笑:“镜荻,我不能连累你们。”

呜呜,他象个孩子般的,拥着她哭泣。

她轻轻地推开他,接过他手中的剑,举到发侧略微一抬,剑尖锐利,一下便削下鬓角的发,她低头握住,慢慢地仔细地结好,放入他的手心。

她说:“镜荻,我是你的妻,以你为天,不管今生还是来世,一经结发,永不反悔。”

满院听见的人,无不动容。

“镜荻,你要象你父亲一样,做个顶天立地的大将军,”她深情的眼光洋溢着水意,定定地望着他,仿佛一眼一眼,就从此可以把他的模样雕刻进脑海:“你要记着,无论天上地下,多么遥远,我永远注视着你,永远跟你在一起。”她用无比温婉无比柔媚的声音说:“你要永远记得我,记得你的妻,你的雪儿啊——”

他低低地哭泣着,慢慢地滑下去,单腿跪下,拥住她的双腿。

她的手颤抖着,抚过他的发,泪水,一滴一滴,从脸颊滑落,隐没在他的黑发里。

“我走了,镜荻,珍重。”她决然转身,步履匆匆,不再回头。

他呆呆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不见,痛苦地哀号一声,双手捧头,扑倒在地,凄切而绝望的哭声,响彻刘府,听者无不心悸。

云姨说到这里,良久无语。

朗泽只觉一阵心酸,棒打鸳鸯,情何以堪——

“从那以后,荻少爷,你舅舅,再也没有跟你外婆说过一句话。”云姨说:“我死都不会忘记,雪儿走的时候,望荻少爷的那一眼,绝望、无助和忧伤,仿佛从此之后,就是诀别,”她的泪水夺眶而出:“谁能想到,那真的是诀别啊——”

王府。

雪儿满脸忧戚地站在四皇子面前。

四皇子柔声道:“你坐啊。”

雪儿坐下。

“你是不是在怨我?”他问:“难道这王府,还不如刘家?”

她别过头去。

“你现在肯定会有些难过,不过,我相信,你会喜欢这里的,”他顿了顿,自信地说:“你会喜欢我的。”

她无语。

“你想象一下,将来有一天,你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母仪天下,”他自信满满地象是宣布什么事情:“那样不好么?!”

窗外,两个屏气偷听的人,阿云大惊,慌忙用手捂住呼之欲出的声音;秀淑一怔,哀怨的眼神刹时变得可怕起来,

而屋内,雪儿依旧无语。

“不好么?”他凑近过来。

“扑通”!她忽然双膝跪下,企求道:“求求您,殿下,放我回去吧——”

他的脸瞬间变色,却没有发作,反而低声道:“你那么想回刘府,是为了刘镜荻么?”

她一惊,脸色“刷”的一下苍白。

“你害怕了,你爱他,是吗?你怕我对他不利?”他眯缝起眼,显得阴险叵测。

忽然,他轻轻地笑了:“我不在乎你现在爱着谁,我只要你将来爱上我。”他说:“我不会放你回去的,我有的是时间,也有的是耐心。”

她绝望了,怅然低头。

“你父亲苏牧群,你希望替他翻案么?”他温柔的声音,在她听来,却象晴天霹雳,更象冰刀利刃!

人家都说四皇子非同一般,的确如此啊,他早就知道了真相,知道她的来路,知道她本该是镜荻的妻,却故意去刘府唱那么一出好戏,他已然料定,刘夫人不敢承认,只能乖乖地把她送回来。

她全然明白,他是不会放过她的,这一世,她都无缘和镜荻再聚了。可是,她也不会遂了他的心意,她绝不会受他任何的人情。生是镜迪的妻,死是刘家的人,她断然道:“不需要。”

他脸色大变,没有想到,她竟如此死心眼。不一会儿,他又变回笑脸:“只要你留下,刘家的罪我就当不知道,可是,你要保证,得好好地活着。”

是的,她如此刚烈,他怕她,自寻短见。

阴测测的话飘到她的耳边,带给她的是更大的绝望,她横下一条心,这个恶毒的人,妄想以镜荻来控制我,既然你如此怕我离开,怕我寻短见,那我也绝不会让你轻易如愿,我也要要挟你一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打定了主意,冷冷道:“要我不死,除非你答应,永远都不碰我。”

他一愣,完全没有料到她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可她脸上的决绝,分明地告诉他,不答应,毋宁死!

他默然道:“好吧——”

“父皇对她好么?”朗泽低声问。

“当然好,好得无法形容,”云姨说:“你父皇从不高声对她说话,永远是低低的、柔和的,带着商量的口气;来了什么稀奇的贡品,头一个想到的,也必然是她。他将明禧宫修缮一新,布置得金碧辉煌,专给她住……”

“明禧宫?”朗泽嘀咕一句,为什么是明禧宫?他一拍脑袋,忽然明白了,明禧宫,不就是当年他的太奶奶端宁皇后做清妃娘娘的时候住的地方么?端宁皇后风清扬是太爷爷孝威皇帝文举一生挚爱的女人,他们的爱情故事千古流传。父皇将雪儿安置在明禧宫,显然是深有用意的,因为雪儿,也是父皇一生挚爱的女人,父皇,必然是想,要雪儿步端宁皇后的后尘,从明禧宫迈入集粹宫,成为一代皇后。

“这么说来,父皇对她用情颇深,所以,她终于被父皇感动了,所以,就有了昆弟?”他好奇地问。

云姨摇摇头,说:“我们也没有想到,那么柔弱的一个人,会那样固执。”

“一个宫女,住在明禧宫,总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你父皇几次要册封雪儿为妃,雪儿抵死不肯,她说,她甘愿当一辈子[gong]女。”云姨说。

“那父皇,就这么由着她?”朗泽问。

“当然不会,”云姨说:“你父皇采取的是迂回的策略。他知道荻少爷一直不肯娶亲,对雪儿来说就是还有希望,为了让她死心,亲自把慧玲郡主赐婚给你舅舅。我只知道,你舅舅在结婚当夜,借醉酒嚎啕大哭,众人问起,只说圣恩隆重,感激涕零!”

朗泽听得一愣一愣的,他没有想到,父皇,真的是为她这么煞费心机。

“那她就从此死心了,顺从了父皇?”

云姨还是摇摇头,说——

镜荻与郡主大婚的当夜,皇上到了明禧宫,对雪儿说:“镜荻已经弃你另娶了,你还不死心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她满面泪光道:“我宁可嫁他为妾。”

皇上脸上隐忍的怒火,渐渐变成凄然:“你宁可为他做妾,也不愿从我为后?!”

“你把我留在这里,我只有,一天比一天更恨你。”她说。

皇上绝望了,仰天大笑而去。

“你父皇受了如此重创,跑到正阳殿里借酒浇愁,而后,来到明禧宫,借着酒劲,强行占有了她。”云姨脸上一派沉痛的表情:“你父皇,还是违背了自己的诺言。那一天,正是六月初七。”

“那雪儿——”

云姨打断了朗泽的话:“深受刺激的雪儿痛哭良久,跑到御花园里投了井。”

她拭了拭泪,悲怆地说:“可惜,她一心赴死,还是没有死成。皇上从此后再不敢碰她,只对她严加看管,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又寻了短见。”

云姨叹了口气,接着说:“不久,太医说她怀了孩子,皇上欣喜若狂,她却一直哭哭啼啼,郁郁寡欢。我劝她,孩子总是无辜的,找点别的事情做,分散一点注意力,尽量不要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后来,她就开始绣那幅《春江水暖图》,因为哭坏了眼睛,所以绣得很吃力。我又劝她不要绣了,她说想留点东西给镜荻。”

原来,那幅《春江水暖图》,是绣给舅舅的,朗泽有些吃惊。

“那幅图,在水面翻腾的,应该是鸭子,”云姨神秘地压低了声音,说:“可你留心,仔细地看看,她绣的,可不是鸭子……”

“对,”朗泽说:“我也觉得那鸭子绣得不好,影响了整个绣品的质量。”

“傻子,她绣的是鸳鸯!”云姨说:“不过是怕皇上发现,所以故意绣得摸棱两可,看着就是两不象。”

难怪,他点点头,叹息一声。这样煞费苦心,绣品,还是被父皇扣下了,没有转到舅舅手上。

“她生下朗昆两个月后,就撒手西去了,至死,都不肯接受皇妃的名号。”云姨低沉地说:“雪儿死的那天,正好也是六月初七。”

朗泽随着云姨的叙述,仿佛看见了当日的情形。

明禧宫,低垂的幔帐,到处都弥漫着哀伤,她一息尚存的时候,正是早朝,皇上将所有大臣抛在前殿,自己就跑了过来,握着她的手,劝她看在孩子的份上,接受皇妃的称号,可是她一口拒绝,她说:“如果你要死后给我追封,我宁可永世不再为人!”

皇上大恸:“你为何一直不肯接受我?”

她怒睁着双眼,切齿道:“我恨你——”

“可是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啊——”

“你的爱,太自私,太霸道,太无情,我永远,永远也不需要——”

“可是,我们还有孩子,昆儿,因为你叫坤雪,我才给他取名昆儿啊——”

她猛地睁开眼睛,抖抖梭梭地伸出手去,苍白而冰冷的手指抚上儿子稚嫩的脸庞,潸潸泪下,气若游丝:“他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皇上流着泪说:“不,他是我全部的希望,我会把所有的爱都给他。”

“如果你还觉得尚有亏欠我,就好好爱这个孩子,”她望着儿子,哀声道:“如若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皇上涕泪横流:“我保证,我保证!”

“叫我再如何相信你——”她叹道。

皇上动情地说:“我向天盟誓,绝不再毁诺。他不单单是你的儿子,也是我的亲生骨肉啊——”

她似乎放心了,吃力地抬起眼,望过去,是桌上那幅《春江水暖图》,她缓缓地抬手,指向那里,白纸一般的脸上,浮起几丝红晕,她,笑了。笑容里,是镜荻那张憨憨的脸……

“雪儿,雪儿!”皇上大声喊道:“你是要留给昆儿么?”

她蠕动着嘴唇,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她知道,他不会转交镜荻的,她如果开口,只怕会给镜荻带来祸端。

“为什么会是这样?”她将脸转过来,凄迷地望着皇上,喃喃地念了一句:“刘家与我有恩,你答应我,不要因为我,跟刘家过不去——”

“我答应你,答应你……”

她那苍白的嘴角牵起一丝微笑,那长长的睫毛便覆盖过来,永远地盖上了那双美丽的眼睛。

“不!不!”皇上一手抱着郎昆,一手抱住雪儿,不顾尊严和颜面,放声大哭。

云姨的声音渐渐戚然:“她辞世的时候,那样苍白没有血色的一张脸,仍然是绝美凄艳,就象,就象一朵坠落的梨花,带着满腹的伤感和绝望,无暇,轻盈,绝尘而去——”

朗泽心里猛地一动,梨花?!不由自主地,他又想到梨容。为什么云姨偏偏用这两个字眼,难道,只是碰巧?!

他不禁唏嘘起来,六月初七,是舅舅大婚的日子,也是父皇侵犯雪儿日子,更是雪儿告别人世、放下一切的日子,这个日子,对太多的人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一个日子。

“依她的遗愿,你父皇没有封她做王妃,可是作为皇上的女人,她还是被葬在了皇陵。”

“皇陵?”朗泽奇怪地问:“我好象从未看见过有苏坤雪字样的墓啊?”

“你还记得那个空冢么?”

“那不是预留给父皇和母后百年后合葬的?”

“那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

“可是,幕碑上什么也没写啊?”

“是一个无字幕碑,”云姨说:“那就是她的墓碑。”

“啊——”朗泽大吃一惊,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父皇竟是这么爱她,可惜,他的爱,真的是太自私、太霸道、太无情了。至死,他都要守着她,得不到她全身心的爱,便要得到她全身心的恨,好可怕,好恐怖的爱啊——

“你明白么?”云姨说:“苏坤雪,你可以说她是一个宫女,可她,是按皇后的规格葬的。”

“父皇这么爱她,所以对昆弟,也就格外垂青了。”朗泽的话里,有嫉妒,也有无奈。

“格外垂青?”云姨笑道:“那是没有用的,自古以来,只有嫡子,皇后的儿子,才能当太子,你不要忘了,苏坤雪,始终都只是一个宫女。”她说:“所以,殿下,您要好好听皇后娘娘的话,不要老是在外面玩,要好好地多学习才行啊。”

“哎呀,其实我对当太子,没什么兴趣。”在从小呵护自己长大的云姨面前,他丝毫也没有顾虑。

“风花雪月当不了饭吃。”云姨嗔怪道:“你说话小心点,不要让人家听见了。”

朗泽扮个鬼脸,说:“堂堂皇子怎么会没饭吃?!父皇希望昆弟当太子,我就让给他好了,那辛苦的劳什子,没什么好稀罕的。”

云姨忽然变了脸:“闭嘴!这岂是你说让就让得了的,要被你母后知道,又要责罚你了。”

他一听,象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对了,为何我犯了错就要罚,昆弟犯了错母后从来不说什么?”

云姨没有做声,她总不能告诉朗泽,皇后当然不会管教朗昆,放任自流的目的就是希望他变成一个不成器的人,让皇上对他失望,并且厌恶他,这样,朗泽才有更大的希望。

“母后是怕父皇吧?”朗泽想了想,问。

云姨点点头:“是啊,当年雪儿走了,你父皇把昆儿指给皇后娘娘,说‘有他便是有你’。”

朗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母后不敢管教他,原来真的是怕父皇责怪啊,后果,居然会这么严重!”以父皇多疑的性格,定然还派人监视着母亲,正因为怕引起误会,所以母亲一直都对朗昆很是客气。从这句话看来,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依父皇对昆弟的偏爱,因此废后也不一定呢。怪不得,母亲对昆弟这次坠马,如此紧张。想到这里,他对母亲,充满了同情。而父皇对昆弟不加掩饰的重视,更是让他心里好不是滋味。

朗泽从云姨那里离开,回到寝宫,四处一找,没见到朗昆,把公公叫来一问,公公答:“今日是三月三,殿下您忘了么,皇上吩咐过的,每逢三的日子,六皇子殿下都必须到正阳殿去接受皇上考核的。”

“他真的没事了?”朗泽问。

“太医都检查过了,而且,六皇子自己也说没事。”公公说。

朗泽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父皇一定会问起坠马的事,不知朗昆会如何做答,万一没说好,父皇误会了,那后果,真的会很严重。如果在以前,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可是,今天听了朗昆的身世之后,他觉得还是要重视这个问题,并不是他怕父皇对自己印象不好,而是怕这件事情牵连到母亲。

想到这里,他问:“朗昆什么时候去的?”

“没多久,刚一小会。”

朗泽拔腿就追了出来,还是先拦到弟弟,问问他准备怎会回答,不要引起父皇的误会才好。一气跑过甬道,远远看见,朗昆已经进了正阳殿,他莫名其妙地,有些着急起来。气喘吁吁地来到正阳殿,正好看见公公庸懒地靠在石柱上,他眼珠一转,乘着公公仰天一个大呵欠,猫着腰,顺着墙角一拐,躲在了立柱后。公公左右看看,无人,悠哉游哉地到大殿门口去守着了。

朗泽偷偷一笑,轻手轻脚地转到正殿门外,将耳朵贴在门上,又透过门缝往里望。

皇上正在考问朗昆新近的课业,一问一答,总共有近二十个题目,朗昆基本上都是对答如流,皇上点点头,似乎比较满意。

“昆儿,过来。”皇上招手。

朗昆上前,皇上将一堆奏章推过来,说:“把这些仔细看看。”

朗昆靠近书案,拿起奏章,皇上站起身,说:“朕坐了好半天了,也是累了,来,你坐下看,”他一指龙椅:“就坐这里吧。”

朗昆望父亲一眼,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说:“儿臣还是站着看吧。”

“唔,你坐,”皇上警觉的眼光将他上下一打量。

朗昆只好移过来,小心地坐下,他不敢不坐,可是,坠马之时正好挫伤了大腿根部,走是没有问题,一坐,就扯得痛,他只想雌牙裂嘴,却拼命忍住,生怕被父亲看出不对劲。

然而,皇上此时,却伸出手在他肩上重重一按,他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一阵刺痛,他忍不住“哎哟”叫唤一声。

“交庄的梨花好看么?”皇上问得很缓和,目光,却犀利,一语中地。

朗昆的脸一下红了,知道自己的掩饰已被父亲看破,他心虚地说:“好,好看。”

“把袖子捋起来。”皇上依旧是缓缓的口气。

他慢慢地把袖子掀起,将完好的那一面手臂露出来。

皇上无声地皱了皱眉,冷不丁捉住他的手一反,朗昆“啊”的一声惨叫起来。手臂的另一面,血肉模糊,遍布新鲜的血痂。

“恩,打算瞒朕瞒到什么时候?!”皇上鼻子里低沉的声音。

朗昆慌忙离座,跪下:“父皇,是儿臣不对,儿臣不该私自出宫去看梨花。”

“看了也就看了,朕并没有说你不该去。”皇上慢悠悠地说。

“儿臣,儿臣不小心,从马上跌了下来。”朗昆低头道。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怎能如此不小心?!”皇上说。

朗昆道:“儿臣下次一定小心。”

皇上望了地上的朗昆一眼,说:“起来吧。”他从书案前踱过去,问:“你不是一个人去的吧?”

朗昆一惊,知道父亲肯定已经知道了真相,遮掩是遮掩不了了,只好老实招供:“是跟二皇兄一起去的。”

“是你邀他去的,还是他邀你去的?”

“是儿臣强拖二皇兄去的。”

皇上似乎不相信:“你拖他去的?”

“是的。”朗昆撒着谎,在父亲的逼视下,背心已经冰凉。

“为什么要去看梨花?”

朗昆吞了口唾沫,用蚊子般的声音说:“因为,宫里太闷。下次再也不敢了。”

皇上眨眨眼:“你想什么时候出去都是可以的,但是,以后再出宫必须跟朕说。”

“是。”

皇上随手捏了捏龙袍,又问:“你怎么会坠马的?”

“儿臣急着回宫,马速快了些,缰绳绊了腿,所以就,坠马了。”

“你坠马的时候朗泽在干什么?”皇上的眼睛直盯着朗昆。

“二皇兄超出我好远,我就是为了追他,一着急,才坠马。”

“坠马的时候,你身边,都是你的侍卫,还是他的?”皇上的眼睛一眨不眨。

“当然是儿臣的侍卫,二皇兄的侍卫都跟在他身边,在前面甩我们一大截。”朗昆回答。

皇上放在书案上的食指轻轻地敲了敲桌面,他说:“以后要小心,想要你命的人,多着呢。”他指了指那堆奏章,说:“先看,看完了再说。”

殿外,偷听的朗泽,此刻终于长吁了一口气,胸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方才惊觉,额头上、手心里,全都是汗,背上的衣服,也全都是湿透了。

好在六弟机警,也好在六弟仗义,不然,父皇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可是,父皇,分明是在怀疑,是自己设计陷害朗昆啊。

朗泽的心里,忽然一阵悲凉。

为什么,我不能得到父皇的爱、父皇的信任?为什么,我不是雪儿的儿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 爱子情深圣意有暗指 昭山相会皇子起心潮”↓↓↓更精彩哦!